麥凱恩傳奇與「舊美國夢」

美國資深參議員麥凱恩病逝,其他地方的人,大概不容易理解他在國內的份量。觀乎美國媒體鋪天蓋地的關注,與及各黨派政客、輿論領袖、藝人與運動員的悼念,反映他的重要性超越一名「資深參議員」或單純的「前總統候選人」,已經成為「美國夢」代言人之一。但這是哪一種的美國夢?和特朗普的「夢」又是否一樣?這首先要從他的家世談起。

麥凱恩家族是海軍世家,他的祖父、父親都是海軍四星上將,這也是美國歷史上首對四星上將父子兵,極得軍人敬重。麥凱恩一世在二戰立下不少功勞,積勞成疾,在日本投降後數天就英年早逝,輿論普遍認為是國家欠了他。麥凱恩二世則是越戰期間的太平洋司令,兒子被越南俘虜期間,他一方面指揮對越作戰,另一方面盡力營救兒子,也是心力交瘁,最終也不長壽,70歲就心臟病發身亡。美國海軍有一艘驅逐艦以「麥凱恩」命名,就是紀念這三代人。退伍軍人是特朗普票倉之一,他卻開罪這樣的軍人世家,可謂十分不智。

除了代言了愛國主義,麥凱恩的第二春,也是舊式「美國夢」的童話故事:1980年,他遇上比他年輕18歲、美國啤酒大亨Jim Hensley的女兒,不久就結婚。二人認識時,作為公眾人物的麥凱恩和第一任妻子,依然維持公開的婚姻關係,不少人都認為再婚是一宗「財權結合」的買賣:麥凱恩病逝時,現任妻子估計有身家兩億美元,主要是繼承自家族財產。在一些國家,這足以成為「世紀賤男醜聞」,但麥凱恩的前妻不但原諒了他,還繼續為麥凱恩的競選活動站台;至於新任麥凱恩夫人則不斷通過家族財富、人脈和影響力,令麥凱恩成為重量級人物,同時又保留夫婦分開納稅的獨立自主。結果,麥凱恩的婚姻,反而成了美國「自由戀愛」典範。

雖然麥凱恩是共和黨人,但一直是國會獨行俠,具有跨黨派影響力,經常統籌兩黨之間的協商。這角色相當超然,呼應了克林頓任總統期間設計的「第三道路」,也是喬治布殊、奧巴馬任內的行政、立法關係樞紐。根據傳統精英政治,這樣的角色足以避免國家撕裂,令兩黨的分野趨向模糊,最終會達致傳統精英共識政治,無論選民選擇了誰,表面上代表不同利益的精英,其實都是「自己人」,都會用自己的語言和潛規則,達到大同小異的結果。

直到特朗普冒起,走的同樣是「第三道路」,但卻是打破兩黨精英共識、向民粹主義靠攏的新路,這自然和麥凱恩三十多年在國會的努力背道而馳,卻呼應了社交媒體興起後的全球新趨勢。所以二人關係之差,完全是路線之爭。美國傳統精英嘉許麥凱恩的努力,他們成長的背景,習慣由一小撮精英控制權力核心,自然也會通過麥凱恩病逝,重新弘揚這種價值。至於特朗普的支持者,自然不會肯定麥凱恩是「英雄」,也會認為他對特朗普的「偏見」,反映了傳統精英主義的傲慢。喜歡哪條路線,就人各有志了。

延伸閱讀:四星上將

根據美國軍階,戰時才會授予五星上將,相等於其他國家的元帥,至今才出現九人,包括馬歇爾、麥克阿瑟、艾森豪威爾、尼米茲等。因此目前以四星上將為實質上的最高軍階,海陸空三軍分別頒授,自美國立國至今,共出現了200多位海軍四星上將,通常每年晉升2-3人。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8月28日

延伸閱讀:麥凱恩的黃昏,依然燦爛

One thought on “麥凱恩傳奇與「舊美國夢」

Add yours

  1. 關於「麥凱恩號」還有一個小八掛:紀念麥凱恩一世的USS John S. McCain (DDG-36)在1952年7月12日下水,當時16歲的麥凱恩三世出席了下水禮;40年後的1992年,紀念麥凱恩一世和二世的現役USS John S. McCain (DDG-56)下水,出席典禮的麥凱恩三世成為了聯邦參議員,艦艇是由他的妻子Cindy McCain擲瓶,典禮主講是前總統老布殊;或許是知道麥凱恩大限將至,海軍在上個月7月12日(第一代麥凱恩號下水64周年)特別舉行儀式,將麥凱恩三世也加入「麥凱恩號」的紀念對象。對外人來說這或許不算什麼,在美國社會(特別是軍眷社群)卻有重要意義。

    談到支撐美國的道德價值,除了經常談及的「美國夢」,還有較少提到的「共和德行」(Republican virtues)。麥凱恩祖孫三代,正正是這方面的代表人物。美國歷史上有過多次「民粹」挑戰「精英」的政治角力,代表「民粹」的一方在不同時代都曾登上總統寶座,然後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Thomas Jefferson,Andrew Jackson,Teddy Roosevelt,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都曾令到當時失勢的「精英」感到「世界末日」。但就算是民粹代表,人民對於誠信、榮譽、正直、犧牲--所謂共和價值的追求,是始終如一,無關精英與否。這也是特朗普永遠無法和麥凱恩企及的一面。Alt-right把握了傳統精英在新時代集體失語乘勢而起,但如果他們認為靠著alternative facts和social media就能夠保持政治能量,未免太過天真了。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