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凱恩喪禮,也是美國傳統精英的喪禮

美國資深參議員麥凱恩的葬禮,一如所料,成了「去特朗普化」的政治活動,而葬禮的策劃人,正是麥凱恩本人。自從他知道自己患上腦癌,時日無多,每週都和顧問、密友在國會辦公室開會,討論如何籌備葬禮。有局外人或會覺得這是公私不分,但事實上,他是以公務的心態,精心籌劃這場自己的葬禮,作為對美國的最後貢獻。

早在他病重時,麥凱恩已親自放風,不會邀請特朗普出席葬禮,同時卻對重量級嘉賓逐一邀請,有些是親自拜訪,有些是通過電話、電郵,總之務求做到「應該」出席的都會來,「不應該」出現的也不要來。獲邀者都心領神會,出席不單是給面子麥凱恩,同時也是對特朗普出氣。結果,所有在生而行動良好的前任正副總統幾乎全體出席,包括奧巴馬、拜登、喬治布殊、切尼、克林頓、戈爾等;由基辛格以下的歷任國務卿、參眾兩院的兩黨議員,也蜂擁而至。即使是特朗普政府那些傳統精英、軍人出身的要員,也大都和麥凱恩交好,副總統彭斯、國防部長馬蒂斯、白宮幕僚長凱里等都有出席,更令特朗普的缺席格外注目。

奧巴馬、喬治布殊的悼詞,通篇都是對特朗普的「抽水」,例如奧巴馬說「當前的政治充斥刻薄和狹隘,這種政治表面強悍,實質源於懼怕」;喬治布殊說麥凱恩「痛恨濫權,無法忍受偏狹自負的暴君」;麥凱恩的女兒說得更直白,幾乎每一個字,都是否定特朗普和「新時代」,主軸就是「麥凱恩的美國不需要再次強大,因為它從來都很偉大」。這個主旋律,可謂美國跨黨派精英的共識,而他們對特朗普的仇恨,已經失去體制內解決的可能性。

問題是特朗普代表的「新美國」,卻得到不少人支持,無論他們水平如何,也是實實在在的美國選民。這些人支持特朗普,不是覺得這個人道德高尚,而是覺得他「貼地」;不在乎他經常說謊,因為所有精英都是天天語言偽術;不一定相信特朗普能做實事,卻深信傳統精英做的事反正不會對自己有幫助。這無疑是民粹,但在互聯網時代,民粹一發不可收拾,乃不能迴避的事實。特朗普的支持者看見傳統精英在麥凱恩葬禮「曬冷」搞「大和解」,只會更堅定對「精英」的厭惡。即使特朗普退隱,這個市場已經被發掘出來,總會有人繼續經營、收割。

在精英圈子當中,有麥凱恩式涵養的人其實不多,日後更難有超然於派系政治的重量級人物出現。何況即使是麥凱恩的喪禮,也是另一種的二元對立,除了謝絕特朗普,也排拒了麥凱恩競選2008年總統時的副總統拍檔佩琳,就令人莫名其妙。佩琳雖然老早表態支持特朗普,但從沒有對麥凱恩不敬,更不斷發悼文悼念這位長者,不過她作為「茶黨女王」,明顯和麥凱恩路線背道而馳,卻和特朗普交集甚多,大概在麥凱恩眼中,也屬「政治不正確」之列。然而單是居於道德高地,也是圍爐取暖,除了令特朗普沒趣,又能怎樣?

小詞典:葬禮式婚禮

指一些人以籌備自己葬禮的心態,籌備自己的婚禮,作為對個人青春歲月、自由天堂時代的道別,也是對一個階段認識的人的集體道別,傳遞自己下階段往何處去的訊息。同理,不少人也以籌備婚禮的心態規劃自己的葬禮,通過賓客名單、葬禮安排,定義自己的一生,進而催生日漸普遍的「生前葬禮」概念。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9月4日

延伸閱讀:麥凱恩為何是越戰英雄?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