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貿易戰?特朗普的混沌戰略

特朗普針對中國的貿易戰規模越來越大,但這並非唯一戰場。與此同時,美國和歐盟、墨西哥、加拿大等,都在爆發不同規模的貿易戰爭,連日本也成為最新目標,二十多年前令日圓被逼大幅升值的「廣場協定」一類「陽謀」,也可能重來。

根據傳統科班分析,特朗普此舉是沒有章法,不可能全方位的和世界各國同時打貿易戰,要是各國連成一線、孤立美國,只會有反效果。但特朗普其實只是用自己在商場打滾多年的直覺,主導這場戰役,信念就是沒有全盤規劃、也無需沙盤推演,才能有意外收穫。

這種做法有幾個假定。第一,其他各大國各懷鬼胎,雖然都想聯合對抗美國,但缺乏互信,也假定對手會與美國私下了結,結果還是會被各個擊破,有點像Game Theory囚徒博弈。朝鮮半島六方會談的六方,就是這樣互相計算,結果被握有主動權的金正恩各個擊破,創造了目前的生機。

第二個假定,在於每個小棋局製造出來的機遇,自身也許無甚斬獲,卻可能對另一些棋局有利,這是單獨分析另一個棋局不能預測的。雖然特朗普本人也不能預測未來,但起碼是主動方,其他對手要研判,更不可能。例如美國和墨西哥的貿易壁壘談判、邊境圍牆爭議,結果是直接影響了《北美貿易協定》,加拿大相信始料不及。中國回應美國貿易戰時怎樣調整匯率,在美國同步向日本施壓之時,也會對東京的決策造成影響。

第三個假定最「進取」,就是相信新一輪全球金融風暴逼近,這時候進行全方位貿易戰,會有助進一步打擊競爭對手,製造恐慌。由於美元強勢,美國國內經濟數據其實也很好,加上高利率政策持續,新興市場資金持續外流,阿根廷、土耳其等國經濟已先後爆破,其他新興市場危機恐怕陸續有來。但這次和十年前不同,美國卻是避險天堂,反而可以主動選擇打擊面。假如金融風暴重臨,內地、香港市場同樣難倖免,那時候再加上貿易戰,一切就充滿變數;當自身難保的內地資金再也救不了香港,會發生甚麼事,難以想像。特朗普挑選這時機,並非全為內部選戰,而是有一定戰略思維的。

最後,自然還有屬於內政層面的假定,就是特朗普支持者偏好高姿態、大動作,但對實利的感受需要時間領悟,所以每當關鍵選舉臨近,特朗普對各國拉高姿態,就能夠一舉滿足對不同國家有意見的全體支持者。成效如何,卻不是眼前事,何況一旦出了問題,例如貿易戰對出口帶來負面影響,也足以被支持聲音抵銷,還不說特朗普可以抵賴「官僚精英背叛」。計算下來,風險自然存在,但可以獲利的機會更多,作為生意人的特朗普,就不在意處處火頭了。

小詞典:土耳其經濟危機

土耳其近年經濟發展迅速,是新興市場中的佼佼者,但也面對發展過熱、債務過多等問題,今年通脹超過15%,土耳其里拉對美元則下跌了45%,已出現拋售恐慌。總統埃爾多安以民族主義回應,鼓勵國民增持里拉,又親自兼任主權基金主席,宣傳一切是美國貿易戰的陰謀,希望國民團結渡過難關。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9月14日

Source of Picture: The Election Game

延伸閱讀:中美貿易戰前傳:美日貿易戰的教訓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