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s人物誌:海外升學公司,與我的前PA

基本上,這裏還沒有介紹過GLOs的業務,包括海外升學公司。這次也不是打算介紹,只是想介紹一下Cindy。

Cindy本來是我的學生,畢業時,我剛好需要一個助手,協助籌備婚禮,而這人又需要認識我有哪些不同類型的朋友,於是,就請了她當作跟這個「project」;完成後,留了下來,成了私人助手幾年。雖然她很交帶、盡責,而且自從婚禮後,已經融入我的家人和朋友圈子,但我們都知道,PA是一個dead-end 工作,為好員工著想,應該幫她走到人生下一階段。假如下一份工作和自己繼續有關,固然很好,否則,也是了結一段因果。於是我不斷想,她為我搞婚禮的履歷,以及交帶盡責、而又不過份進取的特質,有甚麼合適的出路,可以成為一個careers?

這時候,正好我和遵理的老闆娘June Leung合組子公司,其中一間是做海外升學服務,即Glocal Education Services (GES)。籌備期間,我們找到業界內的專才阿姐牽頭訓練新人,也有相關海外網絡配套,但缺乏一個manager。於是,我想這是一個Cindy可以發展的位置:雖然她不是sales出身,但正因為這樣,免除了業界種種陋習;她不是KOL,但前線代言反而人才濟濟;加上我們希望建構「科目導向」模型,過程中需要勞煩一定人脈幫忙,她對這些卻駕輕就熟。就這樣,她落戶了這間新公司,由零開始接受前輩再培訓,再逐漸獨當一面。雖然距離我們理想的目標還有很遠很遠,不過隨著母公司上市,一些大動作也在醞釀中,前景自然比繼續當私人助理,起碼有趣得多。

說回來,這些年,和不少助理合作過,有相當成功、互相增值的案例,也有相當失敗的故事,但總括而然,人生的轉捩點,都是二十五歲左右的階段:假如那時候想通,知道社會潛規則,一生就豁然開朗;否則依然被象牙塔虛假的那套洗腦,只會越來越和社會脫軌,後果不堪設想。其實升學顧問,也是這麼一個概念:成功渡過旋轉門的海闊天空,否則卻可以永續混沌。假如我身邊最終有50%成功案例,已經心滿意足。

2018年9月16日

延伸閱讀:GLOs人物誌: 天才・宅男・教授・Simon Lui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