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博爾頓:美國的計時炸彈?

昨天談及公開恐嚇國際刑事法庭法官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John Bolton),而自從特朗普「國師」班農離開白宮,他團隊內的頭號狂人,已經變成這位傳統精英出生的奇人。雖然博爾頓在外交界口碑甚差,但他顯然與特朗普惺惺相惜,成為不少人眼中的定時炸彈。

博爾頓是耶魯大學高才生,在那裏完成學士和法學博士畢業,然後以律師身份被吸納到聯邦政府,早在列根時代就做過助理司法部長,然後在老布殊政府任助理國務卿、喬治布殊政府任副國務卿,特朗普據說最初是考慮他為國務卿,只是因為爭議過大而作罷,但最終還是把他送上國家安全顧問的高位。這樣的資歷,本應精英得不行,但偏偏博爾頓特立獨行,從不遵守精英圈子的潛規則,無論是政見、還是說話方式都劍走偏鋒,大概就是這樣,才得到特朗普青睞。

美國有不少主張走強硬路線的右翼政客、顧問、學者、評論員,但很少有博爾頓那樣,全方位的主張強勢。對奧巴馬時代的幾乎所有外交政策,例如在以巴衝突「偏袒」巴人、伊朗核協議、和古巴復交等,博爾頓都嚴詞批評,但即使是特朗普現在和北韓和解、與俄羅斯友好,也不為他所喜,因為他是力主推翻北韓「邪惡政權」、與俄羅斯重啓冷戰的推手。喬治布殊的伊拉克戰爭受盡千夫所指,博爾頓是少數至今堅持出兵正確的人;不少美國政客會打「中國牌」抽水,但公然主張華府正式和台灣建交的高層,卻只有博爾頓一人。他十年前就高調批評歐盟,有瓦解歐盟的「宏願」,認為英國脫歐是「偉大決定」。而且博爾頓身為律師,卻對國際組織有根深蒂固的不信任,認定聯合國只是貪官污吏的腐敗官僚場所,本來就不應該存在,近年還被利用為反美俱樂部,所以美國根本不必理會。前朝喬治布殊卻偏偏委任他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世人驚訝可想而知,最終他知道任命不會獲國會正式通過,而主動辭職。

高盛出身的班農和財經界關係千絲萬縷,博爾頓則是美國保守派智庫的殿堂級人物,著作甚豐。和班農赤裸裸的計算相比,博爾頓還能提供符合美國法律定義的論述,這可謂他的最大功能。關於此人的逸聞很多,最著名的是他的辦公室曾擺放了一個未引爆的手榴彈,作為「裝飾」,旁人因此視之為瘋子,這卻正是博爾頓希望樹立的公眾形象。雖然明知道不可能得到主流認同,但博爾頓在極右陣營有一定公信力,還曾有意問鼎總統寶座。

不過博爾頓上任以來,角色似是特朗普的傀儡,多於能建言特朗普的智囊;即使特朗普的最新北韓政策和本人「理念」大相逕庭,博爾頓也不見有任何動作,反映說到底,這人還是「務實」的。但是,當特朗普要對世界各國全方位出擊,博爾頓這樣的棋子,自然比上任國務卿蒂勒森、乃至現任國務卿龐貝奧方便使用。假如博爾頓能為特朗普這套思維,提供一個自圓其說的論述,在自己的陣營,乃功德無量。

小詞典:伊拉克戰爭

2003年,美國總統喬治布殊發動伊拉克戰爭,官方原因是伊拉克持有可能影響美國和盟友利益的大殺傷力武器,以及伊拉克境內的恐怖份子可能與9/11事件的恐怖份子有聯繫等。戰爭未得聯合國授權,以美國為首的「志願者聯盟」最終推翻薩達姆政權,但未能建立穩定的新政府,除了中國、俄羅斯,連法國、德國等美國傳統盟友也公開反對這場戰爭。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9月20日

Source of Picture: Zero Hedge  

延伸閱讀:美國Vs國際刑事法院:道德高地有多重要?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