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連城訣》的紅線談起:推倒重來的年代

每到飯局,「地球病了」、「道德淪亡」,總是在社會賢達口中出現。其實,這也是一個國際關係問題。

國際關係有一個建構主義學派,主張世界秩序由無形的話語權規範,而不一定要通過有型的官僚機構維繫。例如當蘇聯上下都接受了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國家就失去維持下去的動力,無論軍隊多麼強大,也自動崩潰。

由於人類具備七情六慾七宗罪,假如沒有底線,可以催生無數可怕行為,所以不同社會都有「紅線」的建構。定義紅線不能單靠嚴刑峻法,也需要社會共識、道德規範,但也存在相對性。例如在任何社會,食人肉都是被建構的「文明價值」容許範圍之外,但到了戰爭最慘烈時期、或在雪地求生的存亡時刻,「人相食」,卻屢見不鮮。

只要基因改造未完全成功,人性的陰暗面始終存在,但光明一面也不會被完全抹煞,不少偉大文學作品之所以「偉大」,就是探討在熟悉的時空被扭曲後,人性會放大哪一面。金庸短篇小說《連城訣》被不少人忽略,其實也是探討「紅線建構」的問題。小說有「南四奇」四大俠「落花流水」,在大雪山遇上雪崩,其中三人身亡,剩下的花鐵幹向邪派血刀老祖跪地求饒,然後,「紅線」一過,他被壓抑多年的人性劣根性洶湧而出,想到的一切,都是卑鄙無恥的典範。這反映一個飾演正義角色的人,只要打破了自己強加的規範,往往比日常生活的真小人「去得更盡」,因為對他而言,偷一文錢、講一句粗口和殺一萬個人,代價都是一樣的。而且,要建構完美無瑕的道德天尊形象,必須把所有人都有的人性陰暗面努力隱藏,到了爆發,就更一發不可收拾。

今天的國際社會,正是一個「紅線」被不斷推倒重來的年代。這本身並非新鮮事:任何社會的道德、宗教,多少都是因應當時社會經濟需要,而被制度化,紅線也被不斷建構和重建,本來就沒有絕對對錯。例如原始部落最重要的是繁殖,母系社會應運而生;古希臘軍隊上下長期共同生活,同性戀就被接受為比異性戀更高階的社會常態;伊斯蘭教先知眼見女性不受保護,教義就有了四個妻子;19世紀巴拉圭戰爭後失去90%成年男丁,一夫多妻就被法律容許。

問題是,現在資訊科技、互聯網、人工智能、演算式帶來的變革,速度極快,推倒重來的規範來自方方面面,根本沒有時間沈澱,這是人類社會自古以來鮮有的大變革。可惜不少上一代社會賢達,卻不自知。例如從前菁英圈子定義的「政治不正確」話語、粗口,紛紛成了網絡潮語,紅線一散,一切不可能回頭;又如當自拍變成比寫字更方便的家常便飯,數十年前社會會看作「荒淫無道」的自拍性愛片段,現在卻是不少情侶的指定動作。

結構改變了,卻繼續用舊紅線議論是否合理,已經沒有意思。不時有前輩要「重整道德」,希望重新樹立昔日的權威,可惜技術上已不可能。在可見將來,肯定有一套全新的論述,合理化我們所處的時代,無論是自由主義、社會主義還是民族主義,因為定義的紅線都已被越過,屆時都會被取代。

小詞典:《連城訣》

金庸武俠小說短篇,1963年成書,主角狄雲是一個樸實鄉間青年,進入江湖後,才發現自己崇拜的師傅、享負盛名的大俠,原來都是和邪魔外道血刀老祖一樣,行盡卑鄙無恥之事,這些人最終因為爭奪被下毒的寶藏,全部身亡。狄雲看盡人性陰暗面,心灰意冷,在獲得絕世武功後隱居。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9月21日

延伸閱讀:金庸武俠小說的國際關係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