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簡史》:甚麼才是真正的國際關係議題?

在國際關係層面,究竟甚麼是「落地」,甚麼是「離地」?中美貿易戰、南韓峰會,在五十年後看來,究竟有多重要?曾出版暢銷書《人類簡史》、《未來簡史》的以色列學者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 剛出版的新書《今日簡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正正指出今天一切的國族、宗教爭鬥,都已經是明日黃花,因為真正重要的國際大趨勢,都已經被科技革命徹底改變。

人類面對的真正威脅:人工智能和生物科技

《今日簡史》並不是系統性專書,而是作者一系列課堂、演講和文章的結集。有別於《人類簡史》聚焦人類發展至今的歷程,以及《未來簡史》展望人類未來發展的圖景,《今日簡史》則關注當下這個轉捩點的挑戰。在赫拉利眼中,科技的顛覆性發展、生態危機和核戰爭,才是人類面臨的三大真正問題。由於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獨自應付這些挑戰,人類要求存,必須超越民族國家的界線:「在一兩個世紀內,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的結合將可能產生在身體、物質和精神上均脫離人類自古以來模樣的人類…… 以色列、俄羅斯或法國的民族主義對此可說些甚麼呢?」

事實上,筆者想到的比作者更擔憂,而我們目前熟悉的一切論述,都已徹底被這些科技改變。例如從前的左翼理論,無不強調資產階級剝削窮人,或發達國家剝削邊緣國家,所以我們必須群起改變社會不公義云云。但正如赫拉利所言,假如工人還有被剝削的價值,這起碼證明他們是有價值的,這正是為什麼蘇聯時代的宣傳,都強調人的功能性價值,人起碼自我感覺是重要的。但人工智能、機械學習,除了可以完全取代勞力密集的工作,連智力密集工作也能取代,醫生、律師、會計師、教授一類職業,都存在大量重複性工作,都已經證明足以被人工智能輕易取締,人類真正的挑戰,是自己的不關連 (irrelevancy),而這連抗爭的支點也沒有。

又如自由派理論,無不強調市場的積極性,足以調動人類無窮無盡的創意、創造力,這是社會進步的一切原動力,也是人類勝過機械的最後憑藉。但正如赫拉利所言,現在有了大數據分析,和生物科技的進一步發展,我們才知道所謂藝術靈感,不過是神經末梢的調節,而所謂商業天才的市場觸角,絕不會敵得過掌握大數據市場分析的企業。換言之掌握科技的人或單位,也可以基本上取代創意工作(例如電腦根據公式作曲、畫畫都已經完全成熟)和商業決定,那樣人和創業、市場的關係,還剩下甚麼?

以往人類還被認為有創造財富的價值,這是新興市場發展的重要基礎,人口紅利也是不少國家催生內需市場的最後殺著。但赫拉利警告,其實未來的商業活動,可以完全不需要人類,電腦與電腦之間已經可以進行交易,然後不斷交易下去,可以自動創造財富,而目前那些投資程式之複雜,也早已超過一般專家人力所能獨自理解。假如一個獨裁者能夠靠科技就能創富,其實不會有動力去理會絕大多數人類的死活;而只要威權主義政權掌握了大數據、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一般人要反抗,也是無從談起。

我們是否已經失控?似乎這是一條不回頭的路,而目前的民族主義、本土主義思潮,似乎正是令問題加劇的一大原因。接受《泰晤士報》訪問時,赫拉利進一步指出,人工智能的急劇發展,加上不同國家在這方面的競爭缺乏相應規範,更使問題進一步加劇:「在五年前,很多人並不知曉人工智能是甚麼….但到了2018年,我們已正面臨著在此方面激烈的軍備競賽。我覺得中國在三四年前已意識到這一情況;歐洲現在也已意識到了。但世界現正面對這樣的軍備競賽,而這爆炸性的技術又無法規管,這正導致可怕的狀況。無人能信任彼此,無人想落於人後,而這一切正令最槽的可能性終將發生。」

近年特朗普主義盛行、英國脫歐、難民潮等議題,卻顯得與對全球合作的需要背道而馳,這其實也是源自人性。為何人們會廻避真正重要的問題?赫拉利認為,當人們面對無法獨力解決的重大問題時,往往會被一些相對熟悉而具體的事物轉移視線。當花上無數精力去處理這些問題時,意味著我們投放在真正重要問題的時間和心力,卻不斷減少:「脫歐最糟糕的是機會成本。在歷史上的這一刻,當我們討論這些問題時,民族主義正在轉移我們的焦點。英國政府每花一分鐘去處理脫歐,就少一分鐘處理氣候變化和人工智能,而這已花上好幾年時間。那麼十年後,當我們錯過了規管人工智能的時機,回望過去就會說:對呀,因為我們都在忙脫歐。」特朗普其實沒有提供任何問題的答案,只是一句「令美國再次強大」,通過重溫歷史,來暫時麻醉國人,本質上其實和提倡回到哈里發制度的伊斯蘭極端主義者,沒有分別。這些思潮的支持者也不見得真心相信這一套,只是未來太不可測,總要找一些東西來依附,所以特朗普也好、伊斯蘭國也好,在人類大歷史的過渡期,就準時出現,只是他們提供的不是答案,而是延緩答案的出現;代表的不是任何具體形式型態,而是一種虛無主義。

可惜,對不少人而言,這些「真正」的問題,卻是離地的。《泰晤士報》對他的訪問中甚至反問,在不同國家均面對自身種種問題下,赫拉利對「人類重大問題」的強調,是否只是轉移了對當下各種切身複雜問題的關注?不過正如同一書評指出,隨著人工智能和生物科技的發展,北韓等被視為極權和封閉的國家將會加以利用,發展社會的監控系統強化自身統治,顯出這兩個層面並不對立,而是相互糾纏的。只是科技發展正以幾何速度前進,「傳統議題」的討論卻停滯不前,這樣下去,後果自然不堪設想。

小詞典: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

以色列歷史學者,2002年牛津大學博士畢業,目前任教於以色列,因觀點不符傳統猶太教義,並身為同性戀者,而不時被保守派批評。近年出版了暢銷書昨日、今日、明日簡史三部曲,主張以人類、意識等角度宏觀閱讀歷史。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9月24日

延伸閱讀:真國際關係:生活革命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