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大視野:「一帶一路」是新殖民主義?

中美貿易戰鬧得沸沸揚揚,令中國外交同時面對的另一大挑戰,卻暫時被按下不表。其實長遠而言,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決定撤銷中國承建的「東海岸銜接鐵路」合同,並間接警告中國的「一帶一路」是「新殖民主義」,令其他沿線國家都對「一帶一路」心生警惕,對北京的影響,可能更大。

馬哈迪作為93歲高齡的著名世界級老狐狸,政治智慧、國際視野都無庸置疑,不但國內所有政客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上,連帶美國、中國也是他利用作「對沖外交」的工具。馬哈迪上次任內持相對反美立場,對美國財團在亞洲金融風暴的興風作浪高度批判,也是亞洲價值觀、威權主義的擁護者,北京一度對他高度肯定;年前他曾訪問香港,也是應「幫港出聲」召集人之一的東南亞專家鄭赤琰教授邀請演講,順道對佔中作出批評。

由於馬哈迪是李光耀那一代的前輩,輩份、資格都比習近平更老,國際人脈也甚廣,這次他又親自到北京為推倒合同「謝罪」,算是給足面子,只說希望中國體諒馬來西亞經濟苦況云云,中國也不好說甚麼,只能「硬食」。但這自然不代表馬哈迪真的感到「抱歉」,恰恰相反,他的說話相當有骨,例如會見總理李克強後,公開說「我們不想要一種狀況,窮國因無法和富國競爭,而發生新版殖民主義」,已經是赤裸裸的正面諷刺。

馬哈迪的取態之所以重要,不單是因為馬來西亞的新立場,也是說出了不少「一帶一路」國家政要的心底話。客觀而論,「一帶一路」的原意,其實是相當正面的:冷戰結束後,不少發展中國家要爭取資源,只剩下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機構體系一途,但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等,每每提出種種不設實際的借貸條件,例如全面撤銷國家補貼、進入完全市場經濟、實行多黨民主選舉等,令發展中國家成了「IMF殖民地」。加上這些國家從借貸得到的資源,往往得物無所用,又沒有多少硬件留下,只是加深了對發達國家的依賴,於是中國崛起後,提出另一條路,通過所謂「無附設條件」(no strings attached)的借貸,以及集中為發展中國家興建基礎建設,希望把它們拉攏過來。

這套思維,並非習近平時代的「一帶一路」原創,早在江澤民時代,中國「重返非洲」,就已經看準IMF模式的漏洞,部署具有針對性,也頗受當時的非洲政要歡迎。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決定興建「東海岸鐵路」,固然有他個人的政治考量,也是與美國因貪腐醜聞鬧翻後的應變舉措,但上述邏輯,也依然實用。那麼究竟問題出在哪裡?

一帶一路是「新殖民主義」嗎?

昨天談及理應相當正面的「一帶一路」戰略,被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間接警告為「新殖民主義」,假如北京不正視箇中問題,未來的骨牌效應,可大可少。

雖然「一帶一路」以填補「IMF模式」漏洞為切入點,但是正如毛主席教導我們,「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中國雖然崛起了、雖然擁抱「亞非拉人民大團結」,但依然不可能免費、無償為「一帶一路」各國大興土木結帳。興建這些鐵路、大橋、隧道等,都是戰棋級數的超巨型項目,所費極大,這些國家本來就是「發展中」國家,不可能獨自承擔如此天文數字,於是資源又是來自中國、或中國主導的國際機構如亞投行,不過不是贈品,而是借貸。假如是向中國的銀行借貸,在商言商,自然要付利息,結算單位自然也是人民幣,結果匯率、利率都沒有主導權,中國卻可以通過調控這些債務,達到經濟、戰略、地緣政治等層面的槓桿效果,於是本質上,這和淪為「IMF殖民地」並無太大差異,是為國際政治經濟的「債務外交」。更甚的是,到了還款日,具體要付出多少,目前誰也說不准;這些國家假如到時未能還款(這極可能發生),要麼北京容許撇帳(內地民意不可能不反彈),要麼另外「想辦法」,屆時中資興建的基建、乃至整個建設中的港口,就可能成了抵押品,變成中國「租界」;中國的角色,也有純粹的承辦商、貸款人,反客為主變成「合夥人」和「金主」。

即使最終這些國家能還清債務,整個興建過程中,本國人民的受惠還是很有限。根據一般已公佈的「一帶一路」合約,承建商基本上都是中國公司,公司請的工人也大多來自中國,基本上和在中國國內搞基建無二,唯一差別,只是完成品留在海外,卻因為這樣,需要別國共同承擔經濟風險。根據純經濟角度,也許聘請「任勞任怨」的中國工人,可以繞過「一帶一路」國家的勞工保護法律,更能達致效益最大化,但實際上,這也是解決中國國內工人下崗、經濟轉型的最有效途徑。至於技術轉移、中層管理,更與本國勞動力無緣,幾乎清一色會由中國人承擔管理角色,興建過程中的所有溢出效應,幾乎本國無從分享。

到了這些大型建設完工後,當地能有多少實惠,同樣是疑問。以馬哈迪拉倒的「東海岸鐵路」為例,他強調馬來西亞東部人口、消費模式,根本沒有這樣的交通需要,鐵路絕非經濟發展首選;另一方面,根據「高鐵經濟模式」,這類鐵路在世界各地,到頭來只會淪為一個地產概念,沿線地段會被炒高,但本國人民沒有需求、也不能負擔,結果投資者又是來自海外、特別是中國,自己人反而可能被高地價拖累,被逼遷離故鄉。那時候,國內貧富懸賞會更嚴重,本國經濟更依靠不能控制的外匯,也會變得泡沫化,一旦金融風暴一到,就無力招架,而馬來西亞對1998年金融風暴的教訓,依然記憶猶新,當時的首相,正是馬哈迪。以上種種,加起來,就是左翼「新殖民主義」理論的典型,馬哈迪的用詞,不是特朗普式的順口開河,而是精雕細琢的。

小詞典:東海岸銜接鐵路

「一帶一路」項目之一,計劃連結馬來西亞吉隆坡與東海岸經濟特區,原訂第一階段全長600公里,第二階段增加88公里。2016年11月,馬來西亞政府和中國交通建設(CCCC)正式簽訂合作協議,估計造價131億美元。雖然項目於2017年已動工,但2018年8月,馬來西亞政黨輪替後,新任首相馬哈迪宣佈取消項目。

小詞典:東海岸經濟特區

納吉時代構想的馬來西亞經濟特區之一,前任首相阿都拉的構想,2007年開始建造,目的是調節東西部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主要涵蓋區域是吉蘭丹、登嘉樓等東部州份,也是納吉時代的三大經濟走廊之一,主要贊助商是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一帶一路」項目「東海岸鐵路」理論上是促進特區發展的基建配套,但被新任首相馬哈迪喊停。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9月26-27日

Map: The Malaysian Times

延伸閱讀:馬來西亞:馬哈迪回歸與一帶一路

One thought on “馬哈迪大視野:「一帶一路」是新殖民主義?

Add yours

  1. 小更正: 东海岸经济走廊是上两任首相阿都拉的计划。他在任期内在马来西亚全国各地推行了5个经济走廊/特区。最有名也较为成功的其实只有柔佛南部的Iskandar Project。其他的收效甚微, 联邦政府派出去的钱很大一部分都被朋党以各种名义赚走。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