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亞新畿內亞:全球最危險的地方?

出發到巴布亞新畿內亞前,不少朋友警告,說這是「全球最危險的地方」,警告的朋友甚至包括資深戰地記者張翠容,令人不禁忐忑。雖然這樣的警告,在我到巴西、巴拉圭、巴基斯坦、巴勒斯坦等國前,都曾出現過,但在網上隨便搜查,巴布亞新畿內亞作為非戰區的恐怖事蹟,還是俯拾即是。究竟這個國家有多(不)安全,反而教人有親身觀察的衝動。

巴新治安差的結構性原因,首先是全國60%以上的失業率。當地獨立後,只有首都莫爾斯比港急速現代化、城市化,找工作機會的年輕人都聚集到首都,貧民窟隨之而生,這一切,都和有類似「聲譽」的巴西里約熱內盧貧民窟的出現異曲同工。一大群年輕人失業無所事事,自然有人變成童黨、黑社會,坐大後自制路障、攔途截劫,逐漸成為家常便飯,即使是本地人,一個人逛街也人心惶惶。站在風景優美的山頂、海灘,卻不敢拍照,這也是當地人的忠告。不過這樣高的失業率其實有水份,巴新只有15%人口在城市,其他農村中人,基本上都是自給自足的農民,談不上就業、也談不上失業。

另一原因是巴新始終是部落社會,八百多種語言、數千個大大小小的部落,基本上未太受現代化影響,部落戰爭的傳統也維持下去,特別是選舉期間,衝突特多。到達東部山地Goroka的部落時,村民除了展示作戰使用的矛盾、弓箭,還很自豪的介紹「鎮村之槍」,黑市價只需約一萬港元,這卻是唯一「現代化」之處,結果部落戰爭死傷率比從前更高,而槍械失控後,又有流回城市幫會,令問題進一步加劇。其實當地人有時候也不知為何要戰,但反正已是日常生活一部份,甚至連他們養的狗也會參與「戰爭」,「國情」可見一斑。不過這種衝突很少波及外人,不要說遊客,即使是衝突部落之外的本地人,也一般不受牽連,但也因為同一原因,警察也不太願意干涉。

巴新另一聲名狼藉之處,在於「全國有70%女性曾被性侵犯」的網絡傳聞。這種數字又是明顯有水份,巴新全國連普查的資料也不準確,不可能有科學性的「#Metoo」數據,不過巴新一些部落有以「搶女人」行成年禮的傳統,這確是事實,只是這和巴布亞數十年前依然有食人族一樣,多少已是傳說,不應對現實社會有太大影響。在首都,的確有外國女性被強姦、乃至姦殺的案例,但當地人覺得以偏概全的定型十分不公平,認為過份渲染,只是澳洲媒體要證明殖民者離開後、巴新不能照顧自己的陰謀。說來,多年前香港發生的寶馬山雙屍案,其實也有可能令香港在國際社會聲名狼藉,逃過一劫,就是話語權的功勞。

縱然有這樣那樣的警告,但我在巴布亞新畿內亞,還是遇到大量極其友善的人,由在機場自願護送到酒店的保安,到熱情洋溢的部落原住民,都令人感到城市久違的人情味。巴新被形容為「世上最後一片未開發的神秘土地」,治安惡劣的「口碑」,反而有助它保留不受外來影響的傳統,禍為福之所安,或是如此。

小詞典:Goroka Festival

每年9月16-18日的國慶期間,巴布亞新畿內亞大城市會舉行盛大活動,全國所有不同部落中人都派代表穿上傳統服裝,表演傳統舞蹈和音樂,其中著名「泥人」Asaro部落的家鄉在Goroka,因此Goruka Festival成為眾多遊客到巴新參觀國慶歌舞表現的朝聖地。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0月5日

延伸閱讀:巴基斯坦有多危險?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