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貿易戰的勝利:假如加拿大沒有NAFTA

經過連番博弈,加拿大、墨西哥終歸同意按美國意願,更新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為「美加墨協定」(USMCA),一切都是特朗普口中所說的「美國優先」,這「NAFTA2.0」不啻是特朗普和各國打貿易戰的一大勝利。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雖然不喜歡特朗普,但深明NAFTA簽定至今二十多年,已深深融入加拿大人的日常生活,一旦推倒重來的震撼,並非自己所能承擔。

筆者在加拿大的學生常說,曾幾何時,加元匯率甚至高於美元,加拿大人會駕車過境到美國購物。美國水牛城距離多倫多,只是一個多小時車程;美國貝靈漢,更只是離溫哥華少於一小時車程。這樣的貿易一體化,放諸更大格局,自然影響更大。假如談判破裂,一個沒有NAFTA的加拿大,會變成怎樣?

早前為了準備以防萬一要自力更生,加拿大聯邦與省份之間的平衡,已經受到衝擊。加拿大聯邦政府與省政府分的權力限制由憲法定明,由於各省資源不同,往往發生貿易磨擦。例如亞省(Alberta)盛產油砂,一直想將油砂提煉的原油賣到美國及世界各地,而運送原油需要輸油管,輸油管則必須經過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卑詩省卻一直反對興建輸油管,因為會污染省內天然環境,對旅遊業和三文魚養殖業造成破壞,而這些都是卑詩的主要產業。今年8月,為了增加談判籌碼、保證加拿大能出口原油到世界各地,聯邦政府決定全面收購管理輸油管的公司,使公司成為國營機構,結果兩邊不討好,亞省、卑詩省都齊聲責罵。

法裔的魁北克省,也可能是另一戰場。魁省與美國之間存在重要貿易關係,而且具戰略性,特別是由魁北克水電公司提供的電力。魁北克水電公司是國營機構,目前是出口電力予東岸州份的主要提供者之一,例如每年可提供超過二千萬兆瓦時電力予紐約州;今年更與馬薩諸塞州、緬因州達成初步協議,在未來二十年為它們供電。假如加拿大被踢出NAFTA,魁北克或會以此作為與聯邦政府談判的籌碼,爭取更多自主權,甚至令獨立運動死灰復燃。

假如沒有NAFTA,加拿大可能會步沒有歐盟的英國後塵,不得不尋找新的緊密貿易伙伴。隨著美國於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TPP已改組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要推動美國以外的多邊貿易,CPTPP不失為加拿大的選項之一。但更可能被使用的平台,卻是「CANZUK聯盟」,即加拿大、澳洲、紐西蘭、英國組成的非正式聯盟,也就是英聯邦的白人核心。自1960年代起,已有人提出此概念,但真正令其受關注,還是由英國脫歐公投開始。加拿大與英國王室的關係素來比澳洲好,經濟上又比紐西蘭強,和英國更容易深層次整合,當英國脫歐後面對連串經濟、文化、乃至身份認同危機,假如加拿大又被美國「拋棄」,倒很可能一拍即合。但與近在身旁的美國相比,英國遠水不能救近火,杜魯多權衡輕重下,還是要向特朗普低頭。現實政治,畢竟很現實。

小詞典:「NAFTA2.0

正式名稱是「美加墨協定」,和舊版相比,美國明顯享有更多優惠,例如美國入口的汽車要增加「北美自製率」,免關稅的汽車要由三國符合最低工資的勞工生產、以免墨西哥獲利,加拿大同意對美國開放乳品市場等。此外,美國依然以國家安全維由,對加、墨徵收鋼鋁關稅。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0月9日

延伸閱讀:魁北克獨立還有市場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