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Vs「官商鄉黑」之戰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形象鮮明,無論是對內反毒,還是大規模引入中國資金,都希望貫徹「做實事」風格,不希望受任何官僚制度制肘。他的反毒戰爭,經常出現電影才有的情節,支持者津津樂道,反對派人人自危。不久前和一些菲律賓精英聚會,就被告知了不少戲劇性故事。

根據菲律賓國情,不少民選地方官都充滿「背景」,用香港術語,就是集「官商鄉黑」於一身,民主不過是身份合體的程序,政府並不能有效制約這些大大小小的江湖猛人。杜特爾特的「反毒戰」,卻正是向這些人宣戰,上任以來除了有約二萬人因販毒被處死,居然還包括了十一名市長、六名副市長。由於這些地方領袖各有盤根錯節的勢力範圍,並不容易將之處決,種種非常手段,就應運而生。

今年七月,被控與毒品案有牽連的八打雁省塔瑙安市(Tanauan)市長哈利利(Antonio Halili),在出席市政廳升旗儀式期間,竟然被狙擊手從遠處擊斃,由於距離甚遠,一眾保鑣都無能為力,可見行兇者的神通廣大。市長被暗殺後,傾向官方的評論多認為當地毒䲷是幕後黑手,因為哈利利曾讓毒販遊街示眾,可能招惹報復;但反對派政客相信杜特爾特才是元兇,因為哈利利雖然也「反毒」,但自身利益和毒梟關係千絲萬縷,加上杜特爾特確喜好私刑了斷,空穴來風,也未必無因。

對人民而言,當對法律失去信心,支持非法處決,其實就是變相授權總統便宜行事。然而這種「授權」是非正式的,一旦有明顯的過火行為,民意也可能瞬間逆轉。例如菲律賓警方曾於2017年8月在未獲司法授權下,非法殺害一名17歲少年,導致大批民眾上街抗議,逼使菲律賓政府短暫將掃毒職責交由禁毒部門負責。曾抨擊反毒行動的國會議員亦受牽連,如杜特爾特政敵德利馬(Leila de Lima)、特里蘭里斯四世(Antaonio Trillanes IV)等先後被捕,到這次哈利利被處決,都充滿疑竇。據今年9月的民調顯示,菲律賓民眾對杜特爾特的信任度急跌15個百分點,雖然總體依然高企,但似乎鐵腕的邊際效益已開始遞減。

問題是,多少受害人是死有餘辜、多少是因不同理由被無辜牽連,永不會有客觀基準。杜特爾特的非法處決雖然被人權組織、聯合國詬病,但始終受到相當支持,因為除了這樣,要根據正常程序制裁江湖猛人,根本是天方夜譚。例如奧扎米士(Ozamiz)市長帕若及諾(Reynaldo Parojinog)曾遭杜特爾特公開譴責,被指涉嫌販毒,據友人所言,他是「眾所週知的江湖領袖」,平日守衛森嚴,受到地下勢力、地上勢力雙重保護,結果他本人、妻子及四名隨從卻在一次突擊行動中,被警方集體槍殺,生還的女兒也當場被捕。另一名被懷疑涉毒的安巴端鎮(Datu Saudi Ampatuan)鎮長迪莫肯(Samsudin Dimaukom),亦因懷疑運毒,而在安檢站與警方發生槍戰,最終命喪槍下。這些大案震撼全國,批評聲音雖然不少,但拍手稱快的百姓更多。假如你是一般菲律賓百姓,真的會不支持嗎?

小詞典:哈利利(Antonio Halili1946-2018

菲律賓八打雁省塔瑙安市(Tanauan)市長,2013年當選,此前是一名成功商人,經營房地產、資訊科技等不同業務。他當選市長後,表面上嚴打毒販,下令讓毒販遊街示眾,但同時被指自己也是販毒集團一員。他一方面表示支持杜特爾特的反毒戰,另一方面也不時批評官方的反毒黑名單,令其他人人人自危。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0月8日

延伸閱讀:「菲律賓特朗普」的政績:從杜特爾特訪港談起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