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右派心聲:沙特人卡舒吉,與我何干?

在美國工作的沙特新聞工作者卡舒吉被殺,事發在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疑兇很可能與沙特王儲有關,案件轟動全球。假如這是前特朗普歲月,不難成為影響美沙關係的大事,但到了「後真相時代」,一切精英的舊共識都已被打破,不少「另類右派」對這個沙特人獲得的關注嗤之以鼻,似乎也代表了不少美國人心聲。例如Fox News著名保守派評論員Tucker Carlson認為,主流媒體對此案鋪天蓋地報導,只是別有用心轉移內政視線,根本是炒作的噱頭(a stunt);一系列另類右派網台和沙特官方統一口徑,把卡舒吉標籤為「恐怖份子」、「壞人」,認為他的死是別國內政、咎由自取。

從普世價值角度,根據已公開資訊,卡舒吉被殺是赤裸裸的政權暴行,但在這個「新部落主義」時代,不少美國人卻有渠道表達了從前不敢、不能、不獲准說出來的話:「這與我何干?」這本身就是特朗普上台大推「美國優先」的一體兩面。

然而單看論述,這觀點也不能說沒有道理。卡舒吉是沙特國民,死於法理上的沙特領土(駐土耳其領事館),這確是沙特內政;卡舒吉雖然是《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以「傑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簽證」居留美國,但工作模式類似自由工作者,自然沒有公民或綠卡持有人的權限。假如持工作簽證、留學簽證到美國的所有人的「家事」美國也要管,根本不可能;加上卡舒吉背景複雜,捲入沙特不同權貴陣營之間的權鬥,又和各國情報組織藕斷絲連,更令美國人覺得與我無關。

特朗普秉承這一思維,公開說不希望因此影響沙特對美的1100億美元軍售協議,令100多萬美國人失去就業機會。其實,他就是說:「就是沒有卡舒吉案,我們也知道沙特政權是甚麼回事,但他們是我們金主、也是國際貿易著名的羊牯,這次又不是殺害美國人,我們譴責一下就是了,怎能為了與自己無關的道義,制裁金主,損害美國優先的利益?沙特做事這麼不乾脆利落,確是不該啊。」這種話難聽,卻「貼地」,美國人以沙特包底的約定俗成由來已久,包括自由派在內的所有權貴都心照不宣,要是有心干涉,這些年來更合理的理由多的是。

假如美國明天有一個公投,讓美國人選擇「制裁沙特彰顯公義」和「失去1100億美元軍售和100萬個就業」,結果如何,可能令人大吃一驚。即使受害人是美國公民,例如去年被囚禁在北韓後身亡的美國學生Otto Frederick Warmbier,又如何?案發後,美國確是通過了制裁北韓的新方案,但這完全沒有影響美國利益,到了特朗普、金正恩忽然「墮入愛河」,這位慘死的學生就不再被提及。更何況沙特人卡舒吉?

小詞典: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 1958-2018

土耳其裔的沙特人,來自權貴家族,美國大學本科畢業,然後回國擔任新聞工作者,更成為沙特情報局長助手,曾隨同訪問世界各國,也曾訪問拉登,被指與不同情報部門關係密切。早年同情伊斯蘭份子,近年立場轉為親自由派,先後為不同沙特王子、富豪效力,逐漸因批評王儲成為政府眼中釘。2018年10月到沙特駐土耳其大使館辦理離婚證明,死在當中。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0月25日

延伸閱讀:沙特反貪腐:第三次世界大戰導火線?

One thought on “另類右派心聲:沙特人卡舒吉,與我何干?

Add yours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