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之父Stan Lee:非洲未來主義傳道人

美國漫畫「超級英雄」系列原創人Stan Lee病逝,他和不久前離世的武俠小說大師金庸,同樣創造了自成天地的平行時空,啟發了幾代人的無窮想像。他的超級英雄雖然「超級」,但一律以充滿人性、各有弱點著稱,背後的科技想像,則充滿對未來的前瞻,兩個元素加在一起,構成了獨一無二的未來學視角。最能反映這世界觀的,當屬筆者最喜歡的一套動漫《黑豹》。

《黑豹》是首個以黑人為主角的超級英雄,改編自動漫的電影不久前上映,在美國叫好叫座,雖然不無對非洲的獵奇鏡頭,但遠比一般套版東方主義電影有深度,堪稱「非洲未來主義」(Afrofuturism) 的代言作品。所謂「非洲未來主義」源自冷戰期間的美國,和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同步出現,雖然到了九十年代才被正名,但在非裔美國人當中,擁有由下而上的生命力,也逐漸成為文化主流。

這思潮認為,假如歐洲白人從來沒有殖民非洲,本來就孕育了獨特文化的「黑暗大陸」,絕對有條件創造不遜今日最先進國家的高度文明,不用像現在那樣,只能跟隨歐美發展模式,失去祖先的靈魂。基於這假設,「非洲未來主義」通過音樂、文化、藝術等創作,建構了一個又一個的平行時空,把先進科技、太空探索和傳統非洲文明、部落傳統結合,既滿足了當代全球非裔人口的想像,也比教條式左翼的反殖民主義多了文化包容,能以平起平坐、不亢不卑的心態,和其他文明一起向前望。

在「非洲未來主義」薰陶下,《黑豹》幻想了一個虛構的東非小國「瓦干達」(Wakanda),表面上是全球最窮國家之一,實際上卻因為擁有能製造各種高科技產品和先進武器的「反金屬」「汎合金」,成為全球最先進、最繁榮的地方。不過作為瓦干達國王的前任「黑豹」,雖然一方面派遣國內優秀學生到西方留學,吸收科技知識再自我研發,另一方面卻擔心外界發現真相,於是以貧窮的外貌掩飾自身的烏托邦,同時刻意保留傳統文化,讓高科技和傳統並行不悖。「黑豹」和其他國內部落的信仰,都源自古代神明,有些還與古埃及產生聯繫,而古埃及正是傳說中人類和宇宙產生互動的源頭。

新任「黑豹」雖然經過一輪博弈,從奪位者手中重奪王位,但對方也是王族,並非樣板式反派,只是因為被流放到美國黑人區,見盡黑人在美國被壓迫的面貌,希望通過「瓦干達」先進武器改造世界,顛覆黑人處於下風的秩序,才產生奪權大計。這思想最終也影響了「黑豹」本人,令他結束鎖國狀態,決定和全球共享繁榮的秘密。

這樣的情節,既令非裔美國人感到有平權、充權效果,主流白人也不覺得反感,因為最終殊途同歸,美國隊長和「黑豹」成為英雄世界的戰友,這正是Stan Lee成功之道。但對非洲未來主義而言,「瓦干達」絕對是一個里程碑,美國人的烏托邦居然在非洲,這和六十年代黑豹黨的意識形態,到奧巴馬當選總統後祖家肯雅掀起的旋風,都完全吻合。單是這部作品,Stan Lee已足以躋身殿堂級大師之列。

小詞典:「汎合金」(Vibranium

Stan Lee動漫作品《黑豹》虛構出來的金屬,來自外太空,因為隕石撞擊地球而落在「瓦干達」領土內,可以融解其他金屬,所以是「反金屬」,又能吸收聲波和動能,令其堅硬無比,適合用來做各種超級武器,例如美國隊長的圓盾,以及「瓦干達」的所有先進科技設備。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15日

延伸閱讀:白宮管家:美國黑人史觀的局限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