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之後:「非洲未來主義」的未來

昨天談及剛逝世的「超級英雄」之父Stan Lee,和他的「非洲未來主義」代表作《黑豹》。作為具前瞻性的思想,「非洲未來主義」並非虛無飄渺的離地創作,在可見將來,部份綱領的確有化為現實的可能。

「非洲未來主義」的早期影響在於流行文化,代表人物是自稱「來自土星」、以埃及神明取名、結合黑人文化和宇宙觀的現代黑人爵士樂手Sun Ra,不過他在世時其不主流,只是一個先驅。但隨著全球進入互聯網時代、電商時代,人口紅利變成虛擬經濟的極大優勢,無論多麼貧窮的人,也可以通過點擊率造王,作為人口增長速度最高的大洲,非洲的潛力一下子被釋放出來。

今天尼日利亞、埃塞俄比亞已有過億人口,埃及、剛果、坦桑尼亞等國人口也很快過億,這還不算美英法等大國的非裔人,相反從前主導主流文化的白人出生率則持續下跌。發達國家為了回應網絡演算式,消費不得不越來越迎合非裔口味,Rap音樂的大行其道不過是例子之一。本欄年前介紹過《公元3000年歷史上最有影響力100人》一書,入選者除了耶穌、牛津與令人類長生不死的未來科學家,還包括一位以尖端科技變革人類飲食習慣的未來非洲女廚師巫吉吉。如此結合發達社會和非洲文化,不正是「非洲未來主義」產品?

下一步是結合「非洲未來主義」與政治權力,這其實是無數非洲領袖的夢想,種種去殖化行為,都有類似目標,只是過猶不及,變成純左翼宣示,反而失去了對未來的想像空間,不過還是有些創意之作出現過。正如《黑豹》的「瓦干達」王國使用一隊戰力強橫、擁有先進科技的女兵,利比亞已故領袖卡達菲也培訓了一隊私人女兵,西方媒體笑稱這是仿效昔日達荷美王國的女兵編制,但卡達菲女兵身兼保鑣、作戰、高科技特工等多重身分,既是還原達荷美傳統,也是邁向未來。當非洲逐漸富起來,自然逐步與「中東未來主義」看齊,像杜拜、多哈那樣,以最新科技,重構非洲版本的天方夜譚。

即使在科技層面,非洲掌握的各種資源自然不容小覷,近年在結合自身國情的太陽能、電商、生物科技等領域的創科發展,更是一日千里,昔日低度開發、沒有經過固網電話的失衡發展,與及地處熱帶、各種罕見生物橫行造成的困擾,居然逐漸變成優勢。例如本來擁有核技術而自願放棄的南非,除了繼續在高科技研究與發達國家合作,近年還研發了補足食物鏈的蒼蠅工場,去完善漁業;二十年前發生恐怖種族滅絕的小國盧旺達,有點像《黑豹》的小國「瓦干達」那樣,現在卻成了創科遙遙領先的「非洲新加坡」;摩洛哥、尼日利亞等國的太陽能發電技術越來越成熟,正充份利用撒哈拉沙漠,希望向歐洲反過來供電。20世紀美國激進黑人領袖Malcolm X以「黑就是美」為宣言,號召回非洲尋根,到了以一百年後的未來,誰說不可能是事實?

小詞典:Sun Ra(1914-1993

美國非洲裔音樂人,作品歸類為「現代爵士樂」,創作出「宇宙理念」為個人哲學,風格別樹一格,也是普及使用電子合成器於爵士樂的早期人物。Sun Ra宣稱是土星天使族人,以埃及太陽神Ra為名字,不時以法老王頭飾、宇宙太空船、星際旅遊、外型誇張的「外星珠寶」造型出現,被後人視為「非洲未來主義」先驅。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16日

延伸閱讀:超級英雄之父Stan Lee:非洲未來主義傳道人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