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歐盟回絕意大利預算案

英國脫歐方案出爐之際,歐盟未來應偏向硬指標還是軟指標,卻依然未有共識。這時候,歐盟歷史上首次回絕了意大利的2019年財政預算草案,要求對方三週內重新提交修訂案,可能令相關討論再被炒熱。

這是歐盟自 2013年主權債務危機後,首次動用經濟調控的法案《經濟穩定與增長協定》,退回成員國的財政預算。根據意大利的預算草案,來年財政赤字將提高至國内生產總值的2.4%,除了比上屆政府高出2倍以上,直逼歐盟規定的3%上限。歐盟指責意大利政府擴大财政支出「前所未有地偏離原則」,違反歐盟的財政政策目標和國家預算赤字要求,會對歐元區構成不可接受的風險。不過,由五星運動與聯盟組成的意大利聯合政府,則表明堅持擴大赤字預算計劃,反對歐盟緊縮措施的提議;經濟和財政部長特里亞更強硬回應,矢言意大利需要以發放福利的方式促進消費和企業開銷,才可剌激經濟復甦 。

其實,相對意大利在2017年佔GDP 2.3%的赤字,這次預算並不算特別高,也沒有超過歐盟上限。歐盟反對的,其實是意大利經濟計劃的目標:背棄緊縮承諾,增加福利開支,擔心意大利逐步「希臘化」。目前意大利經濟計劃的種種內容,例如將每月最低收入和退休人士養老金上漲到780歐元、把退休年齡降低至62歲、為企業規定單一稅率、實施債務大赦等,都不是所謂「長遠經濟計劃」,並沒有改革困擾意大利多年的工會和老人福利問題,只是五星運動為了兌現選舉承諾而行。儘管意大利近年經濟增長回歸正數,但去年整體增幅僅1.5%,絕不足以承擔聯合政府「派糖」。

五星運動等極右政黨,本來就以反歐盟情緒來拉抬支持。意大利政府和歐盟之間的分歧並非新鮮事,歷屆政府也曾把本土問題推到歐盟身上,但遠不及本屆政府的民粹操作。假如歐盟妥協,放寬對成員國的規範,自然有助五星運動在未來選舉的聲勢;即使不成功,也已經是成功的政治炒作。不過意大利聯合政府也深知,不可能由歐元換回里拉,意大利不堪一擊的經濟狀態,加上英國脫歐的樣本在前,「Italexit」的支持者甚少。意大利與歐盟矛盾加劇,已導致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紛紛下調意大利的信用評級;總理孔特也連忙保證糾紛可談判解決,以免假戲真做。

歐盟的反應則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意大利是繼希臘後,歐盟負債比率最大的國家,2017年的政府債務總額相當於GDP的131%。作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的任何債務危機,都會對歐盟造成極大威脅,令歐元的公信力再受衝擊。然而歐盟也必須正視一個結構性問題:目前歐洲一體化下,只能有統一貨幣政策,但歐元區國家在經濟結構和發展水平存在莫大分歧,成員國在經濟發展和歐元區整體穩定之間,往往難以平衡。制度不更新,希臘、意大利的危機只會再三出現,要是再遇上特朗普式民粹領袖席捲全歐,問題就大了。

小詞典: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

意大利新興極右政黨,2009年由演員卡塞雷吉奧成立,主張右翼疑歐主義,同時關注左翼環保議題,但由於操作手法民粹,亦提倡普及全民投票的直接民主,普遍被媒體歸類為「極右政黨」。2016年有五星運動候選人當選首度羅馬市場,並在2018年國會大選成為第一大黨,首次與其他政黨組成聯盟,聯合執政。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20日

延伸閱讀:英國「硬脫歐」的未來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