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逾淮為枳:芬蘭教育是萬靈丹?

「芬蘭式教育」近年被世界各地吹捧為未來教育發展方向,海量的學術與非學術文章紛紛出現,然而橘逾淮為枳,到了東方社會是否適合,卻是另一回事。

芬蘭教育制度在東方初試啼聲,始於2009年的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 (PISA)。PISA是OECD每三年舉辦一次、比較世界各地15歲學生能力的評估測驗,以往名列前矛的,通常都是香港、新加坡、南韓等重視催谷的亞洲地方,直到芬蘭這個北歐國家連續兩年得到閱讀與科學能力第一、解難和數學第二,可說打破了東亞教育的壟斷。芬蘭政府也有意藉PISA宣傳,和乘機輸出「芬蘭教育模式」作為軟實力,儘管諷刺的是,芬蘭教育的成功原因正是不著重排名,強調不同學生的能力不能以成績比較,假如單以排名宣傳芬蘭教育,本來就有點本末倒置。

芬蘭小國寡民,經過冷戰時代對蘇聯百般忍讓的「芬蘭化」時代,今天擁有全球最完善的福利社會之一,教育自然是基本福利之一。當地教育制度宣稱教育的目的是學習、不是競爭,沒有甚麼學校有「名校」標籤,學生不用預備面試,老師著重的也不是拔尖,而是補底。因為芬蘭教育相信只要教懂學生「如何」學習,聰穎的學生自會預習往後課程,甚至自學其他內容,較弱的學生才需要老師。芬蘭教育經費近20%就是用在中小學生的輔導,務求在「愉快學習」的前提下,達至「一個都不能少」,同時重視「閒科」的興趣培訓,也強調掌握多種外語的必須性,這些都令芬蘭學生的水平得到保證。然而芬蘭教育不用推行精英主義,因為國家經濟基本上能平均消化畢業生,到了人口龐大、優越公眾又有限的地方,卻是另一回事。而且東亞企業也是精英制度的推手,例如被南韓財閥控制的社會,新鮮人的一生,就不可能與芬蘭教育沾邊。

芬蘭教育的另一關鍵,在於老師的地位相當崇高。芬蘭教師入職要有碩士程度,師範課程每年只有10%錄取率,可以說在「愉快學習」氛圍中,老師已是相對精英化的行業。芬蘭教育改革也是由老師提出,老師對教學也擁有很大決策權,例如用什麼教科書就是老師自行決定,不用通過其他甚麼評審。芬蘭教育當局也對自己的師範課程和教育制度很有信心,不會定期評核學校和老師,結果反而令教導愉快學習的老師充份得到尊嚴。相反在東亞,教育一方面已完全變成服務業,老師要服侍學生和家長「顧客」;另一方面則變成官僚體系,大中小學對老師的各項評核越來越氾濫,令老師要追逐「影響因子」,又要「不務正業」應付各樣非教學工作,同時薪金和社會地位都有限,也得不到學生的高度尊重。

東亞社會推行芬蘭式教育的唯一前景,在於互聯網經濟徹底改變社會結構,令各式各樣技能都能依靠網絡經濟如電子商貿生存,同時人工智能等科技發展,又顛覆傳統精英職業的就業前景。那時候,傳統教育的需求才會結構性下降,芬蘭教育模式就會自然而然出現,否則無論怎樣抄襲,也是失諸有相。

小詞典: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 (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統籌的國際教育評估測試,以全球15歲學生為對象,2000年開始每三年進行一次,去評估各地教育方法的不同成效,2015年有72個國家地方的53萬學生參與,被視為全球最權威的評估機制之一,但統計數據往往被過度簡化,其實除了各地排名,尚有大量數據可供研究分析。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21日

延伸閱讀:未來國際教育:「42學習模式」的衝擊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