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之馬爾代夫的抉擇

「一帶一路」計劃在馬來西亞被推倒重來後,除了在緬甸、斯里蘭卡有類似案例,印度洋小國馬爾代夫也出現同樣爭議,而且和前述國家相比,馬爾代夫的國家規模要小得多,面積不足1/3個香港,全國人口不及屯門,能否負擔如此龐大的基礎建設借貸,更缺乏迴旋空間。

不久前,馬爾代夫舉行大選,新總統薩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在就職典禮上,公開指摘被指為「親華派」的前總統亞明(Abdulla Yameen),為了個人政治目的和經濟利益,而向中國籌借15億美元興建大量基建,最終令國庫空虛,國家負債纍纍。雖然薩利赫要履行「與中國重新就貨款安排談判」的競選承諾並不容易,但美國和印度樂見印度洋後院倒回自己勢力範圍,也可能會因為戰略理由而出手相助。印度總統莫迪出席薩利赫的就職典禮,本身就具有象徵意義。

亞明任內和中國簽訂的大量雙邊合作框架,不少都以促進經貿往來為目的,例如2017年12月簽訂的自由貿易協議,豁免雙方95%的貨物進口關稅之餘,同時簽署的諒解備忘錄也旨在深化兩國在健康、旅遊、氣候變化等領域的合作,官方策略是借參與「一帶一路」引入中國資金和技術,以進一步發展基建和旅遊業。這願景自然很好,但馬爾代夫的財力能否承擔,卻是另一問題。

事實上,馬爾代夫至今已欠下中國13億美元債務,約佔其國內生產總值的30%,根據另一些數字,累積款項甚或倍之。過程中,亦自然不無爭議之處。例如2013年,馬爾代夫政府把原本價值1億美元以連接首都馬累(Male)及當地機場的「中馬友誼大橋」造價,忽然增加至3億美元,最後中國政府出資1.16億美元、及提供7200萬美元貸款,才令項目完成。又如2012年,政府突然終止了一份與印度公司價值5億美元的機場重建項目的合約,後來透過中國交通銀行發行2億美元國家主權債券,去繼續工程,然後亞明的政府把工程加碼至10億美元,再將價值4億美元的跑道項目,外判予北京城建集團,其中3.73億美元都是由中國貸款支付。除機場及大橋外,馬爾代夫也把價值3.7億美元的公共房屋項目Hiyaa-Hulhumale第二期,外判予中國機械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及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財政則由中國工商銀行提供年息4厘的15年分期貸款承擔。而與此同時,馬爾代夫政府則以低於市值的400萬美元,把首都馬累附近的一個島嶼,租賃予一家中國公司經營50年。

以上從中國財經體系借貸、聘請中國企業興建基建、讓基建留在本國、再由本國政府還債的模式,基本上是「一帶一路」的常規項目。這對中型國家而言,可以有各式各樣辦法籌募經費,但對馬爾代夫這類微型小國,難免是沉重負擔。2018年2月,馬爾代夫前總統納希德(Mohamed Nasheed)批評中國掠奪的海外土地,「比19世紀的東印度公司更多,最終會令馬爾代夫主權嚴重受損」,亞明最終下台,和這論調大有關係。現時中馬兩國的談判仍未開始,究竟新政府只是要談一個更好的條款,繼續「對沖外交」,還是全盤倒向印度,目前尚未可知,但已難免令北京不安。

小詞典:薩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

現任馬爾代夫總統,記者出身,1994年當選參議員,2011年成為反對黨民主黨的國會黨團領袖,2018年擊敗現任總統亞明當選總統,本身是前總統納希德的盟友,二人共同反對「親華派」亞明。薩利赫競選期間公開以「一帶一路洗劫國庫」批評亞明,當選後姿態親印度,或出現外交大逆轉。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23日

延伸閱讀:馬來西亞:馬哈迪回歸與一帶一路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