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Tesla到中國設廠

中美貿易戰似成為持久戰之際,特朗普「二號國師」納瓦羅呼籲華爾街財閥們回國投資,不要再「幫助中國」,偏偏電動車Tesla的鬼才CEO Elon Musk反其道而行,毫不理會特朗普「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呼籲,更積極在世界各地分散投資。不久前,Tesla與上海市政府達成協議,在臨港興建超級工廠,11月又決定向中國銷售備受追捧的「Model 3」。

Musk推出的產品和意念都屬劃時代,假如只在美國設廠,難免出現生產瓶頸,到海外設廠只是早晚的事。在上海的超級工廠,除了生產Model 3電動車外,也會大量生產Tesla引以為傲的電池。這樣既可繞過美國徵稅,又能直接接觸中國這個龐大的市場,成本效益甚大,Tesla出貨量可望大大提升,從而穩定Tesla不時波動的股價,可謂一舉數得。

表面上,這只是Tesla逃避美國稅率的商業行為,但Elon Musk對整個特朗普經濟理念的否定,也值得各界關注。早在2015年,Musk已經認定特朗普不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理想人選,到特朗普成為總統,Musk依然沒給面子,2017年更聯同多個工業巨頭,退出美國製造業議會。美國各界都透過業界組織為政府出謀獻策,企業家也樂於成為總統幕僚,但特朗普的作風已引起不少業界不滿,跨國企業如思科(Cisco)、戴爾(Dell)、惠普(Hewlett-Packard)等,都不滿特朗普的貿易戰,紛紛向美國政府提出豁免、甚至抗議,Tesla用腳投票,對其他企業自然不無啟示。但他們也要面對納瓦羅一類「愛國主義」壓力,如何回應,實在費煞思量。前財長保爾森就在不時巡迴亞洲演講之際,忽然強調自己也是「愛國者」,似是要和被視為「離棄本土」的企業劃清界線。

中國對於Musk的投資當然十分歡迎,因為中國一直希望以電動車闖出名堂,為人熟識的比亞迪雖獲股神巴菲特投資,但產品技術始終和Tesla相差太遠。雖然中國的電動車製造量和使用量都已是世界第一,但比起歐美產品的技術,恐怕依然落後數年,國內產品大部份只能內銷,即使近來發起「電動巴士外交」,以電動巴士代替熊貓作為對各地的見面禮,但實質訂單尚不多。以香港為例,雖然特區政府補貼香港巴士公司購買國產電動巴士,但最終不是停駛、就是被投閒置散。有了Tesla進駐,國內技術門檻也可望躍升。

特朗普對這類行為,自然十分不滿。他一直聲稱為了維護國家利益,要用盡方法限制高科技投術流出,以免中國竊取美國技術;北京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進一步觸動美國,擔心這是大量盜取美國技術的掩飾。其實Musk近來也麻煩多多,例如因為私有化Tesla與股東意見相佐,NASA又因Musk在深夜節目吸食大麻而對SpaceX展開品格調查,陰謀論一點,假如對家有部署,說不定Musk有一天會像Steve Jobs一樣,被踢出自己創立的公司。但假如這類非常舉措依然天馬行空,美國政府能做的著實不多,這也反映了在全球化時代,國家雖然擁有主權,卻控制不了大企業,貿易戰的瓶頸,也在於此。

小詞典:Elon Musk1971-

美國企業家,出生於南非,以創立SpaceX、聯合創立Tesla和PayPal馳名,對推廣電動車普及化有重要角色,被視為最創新使用高科技到日常生活的企業領袖之一,同時也在推進太陽能城市、太空旅遊等新概念,然而個人生活充滿爭議,也不時作出爭議性言論,令他經常成為新聞人物。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28日

延伸閱讀:Tesla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