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滿清盛世下的滅妖奇案,與21世紀網絡時代(上)

中美貿易戰在G20峰會達成暫時共識的同時,其實G20各國內部都充滿暗湧,這類太平盛世下的潛在危機,自然為古今中外所共有。只是在今天的網絡時代,一切操作都大不相同,群眾可以怎樣反應集體意識,政府又能如何回應?美國漢學家孔飛力 (Philip Alden Kuhn) 的經典名著《叫魂:1768年中國妖術大恐慌》,重構了中國上一個盛世的一件偶發危機,設想發生在今天的中國或美國,當令人有相當啟示。

孔飛力探討的奇案發生在1768年(乾隆33年),正值清朝統治達到巔峰之時,在富裕的江南地區,卻一連發生的幾宗神秘「叫魂」案件。所謂「叫魂」,據說是一種對活人姓名、毛髮或衣物作法的民間巫術,相傳只要術士將特定人士的姓名寫在紙片上,或是取得其毛髮或衣物的一角,然後施以法術,就能偷取其精氣,令其為自己服務,或可致其生病、甚至死亡。「叫魂」從偏遠鄉鎮開始流傳,引起當地居民恐慌,石匠、乞丐、游方僧侶等成為替罪羔羊,不少被村民捕捉至官府,甚或毆打至死。然而傳言並沒有終止,反而越演越烈,遍及遠至陝西的全國十二個省份,最終甚至引起了乾隆注意,更下旨進行「全國滅妖運動」。

孔飛力認為,「叫魂」危機反映在大清盛世,隱藏了大量社會矛盾,導致人心不穩,雖然社會經濟迅速發展,但人口也隨之急劇增加,至乾隆中期,中國人口已增至逾兩億,令每個人的生活空間愈趨狹窄,而且耕地開發已近飽和,意味著已沒有足夠糧食,去養活過多的新人口,人均收入的增長早已進入瓶頸,基層平民基本上不可能分享任何經濟發展的紅利,雖然未有後來大規模民變的催化劑,但生活已經開始不安。

在這種隱藏矛盾與危機、同時也是中央集權的社會環境,生活變得愈來愈困難的平民百姓,很容易變得更自私,由於缺乏制度保障,容易動輒為自己的利益而犧牲他人。在「叫魂」事件中,不少人以為是面對生死攸關的危險,引起他們對自身生存的恐懼,從而令流言迅速蔓延,而且輕易將帶來這些恐懼、不安和危險的責任,歸咎於社會上的非我族類和邊緣群體,也就是今天社會科學術語的「他者」。孔飛力指出,「叫魂」正體現了基層平民的補償心理,在生活困苦中,通過遷怒和迫害邊緣群體,來為自身帶來心理上的補償。

當時大清雖然未「改革開放」,但民間教育程度並不低,本應對「叫魂」一類傳言有一定抵禦能力,但結果卻演變成全國危機,假如當時就有互聯網一類科技,恐怕羊群效應也許更快速而嚴重。而且在同溫層主導的網絡世界,尋找他者本來就是基本運作模式,不斷被點名出來的「叫魂司」,其實就是今天網絡社會經常出現的「鬼」,而最熱衷「捉鬼」的通常都不是有權有勢的人,而是處於權力核心以外、滿腔不忿的失敗者,他們對找出連自己也能加害的對象,以示自己依然有存在價值,從而掩飾自身的結構性問題,往往最為熱衷。既然了解了上述結構,沒有大數據輔助的乾隆可以怎辦,和今天的各國威權領袖又有何不同?(明續)

小詞典:孔飛力 (Philip Alden Kuhn,1933-2016)

美國漢學家,生於英國倫敦,哈佛大學歷史系博士畢業,師從費正清等,其後曾參軍,然後長期於哈佛大學任教。孔飛力擅長研究中國社會史,並修正了主流西方史觀,認為在鴉片戰爭前,中國社會已經出現內在結構性變革,這觀點影響了他之後的一代人。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2日

延伸閱讀:虛擬國家論:由特朗普到旺角黑夜(上中下全集)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