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谷理論的國際關係:為何我們恐懼擬真機械人?

中國科學家聲稱通過「基因編輯」技術,成功製造了「基因改造嬰兒」,引起國際社會廣泛討論。其實即使沒有「基因新人類」,人工智能催生的「智能機械人」,也會早晚出現,同樣會對人類世界、國際倫理造成深遠影響。首先,自然是人工智能機械人可能消滅一批工種,導致人類將來大規模失業,這在現實中其實已經發生,例如店鋪的收銀員、清潔人員、醫院中照顧病人的送藥員等,都在首要被裁汰之列。然而人工智能畢竟也能催生現在沒有的新工種,並非完全是危機,反而是人類社會適應過程帶來的問題,卻值得深思。

2018年初,英國愛丁堡的一家連銷超市引入了一款名叫「Fabio」的機械人,當「客戶服務助理」。Fabio是英國赫瑞瓦特大學 (Heriot-Watt University)於2014年開始研發的產品,功能包括與顧客對話、迎送、幫客人找尋商品位置等。這間超市引入Fabio,應該只是測試自動化銷售的前景,而不是打算立刻完全取代活人。而他們似乎也是對的,因為事情並沒有科幻小說想像那麼簡單。

當Fabio獨自「上班」的時候,就立刻出現很多問題,例如現場雜聲太大,令它聽不清楚客人說話,導致語無輪次;它對顧客的用處也不立竿見影,像有客人問它啤酒放在哪裡,Fabio的回答是套套邏輯的「在酒精飲料區」。最致命的是,這個「另類員工」對客人的親和力嚴重不足,假如超市的任務是在十五分鐘內吸引顧客免費試食,根據實驗,真人員工能成功吸引到12個客人,Fabio只吸引到兩個,還有些顧客被Fabio嚇到,故意避開它。

總之,實驗結果顯示,除了機械人本身未夠「智能」,顧客對機械人產生的恐懼,更是科學研究未能完全理順的副作用。Fabio並非常見的機械人,其實是有人類五官的,至少在臉孔設計上,它是設計來跟人類互動,跟進入輻射區工作的「功能型機械人」不同,它是一個「社交型機械人」。問題是正因為這樣,人類對「類似人類的東西」,反而一向有莫名恐懼,如果Fabio像《星球大戰》的R2D2,而不是人型,被它嚇到的顧客可能卻少一點。

要理解這現象,我們必須參考早在1970年,日本機械人學者森政弘提出、後來被稱為「恐怖谷理論」(Uncanny Valley;不気味の谷現象)的理論假設。他認為人類對於機械人、人偶等「類人型物體」,有一種共同的好感和反感增減模式,例如模仿人類的機械人,因為與人類很相似,所以我們對這品種比起其他形狀的機械 (例如一條工廠生產線、一部衣車),初時會產生更多好感和親近感。但當機械人與人的相似性越來越高,到達某個臨界點,我們就會突然感到它「太像人類」,產生莫名的恐懼和嘔心,好感度急速下降,在圖表上就好像一個山谷,於是被稱為「恐怖谷」。「恐怖谷理論」雖然已有數十年歷史,似乎卻是今天人工智能進軍服務業的最大挑戰。

很多關於電影、動漫的討論,都援引了恐怖谷理論,當觀眾確實在作品中感受到恐懼或衝突,某程度上也證明了這理論,例如《詭娃安娜貝爾》那個擁有人臉的洋娃娃、《攻殼機動隊》人機合一的草薙素子、史蒂芬金創造的恐怖小丑等。畢竟在恐怖作品中,怪物總要有一點像人,才算恐怖;猛獸或其他怪物當然也能製造驚恐,但怪物如果是人形變種,通常更令人心裡發毛,因為那觸及心理學的深層恐懼,而不只是官能性的恐懼。

假如我們進一步思考這悖論,可以聯想到更多。人工智能機械人現在被設計成「人」的樣子,而不是R2D2,因為它們是用來深度幫助人類、與人類互動和社交,所以才必須令人類感到親切。理論上,成為人類的「同類」,自然是跟人類打成一片的最好方法,但人類卻會對接近那個「臨界點」的擬人物感到恐懼,潛意識擔心自己被取代,從而產生妒忌、反感、恐懼等無以名狀的心理反應。其實以往的機械也可以做得更像人,但正是因為「恐怖谷理論」,才讓它們不那麼像真,以免立刻激起更多人對失業的憂慮,這是為甚麼特朗普的選民情願相信是中國、而不是人工智能令他們失業的主因。

當人工智能機械人大規模出現後,世界又會變成怎樣?香港漢森機器人技術公司製造的Sophia,可能是現在最高水平的人工智能機械人,她能夠跟人類對答如流,甚至會開玩笑 (聲稱要「毀滅人類」),但她的外表明顯還是人工味重,人們一眼就看出她並不是真人,所以目前還沒有引起恐慌。但假如Sophia持續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各行各業紛紛現身,人類對智能機械人的恐慌卻可能擴大,甚至在支持、反對推廣人工智能機械人的兩派之間,造成社會衝突。

然後,關於人工智能機械人是否應該有「人權」和「公民權」的爭議,恐怕也會隨之出現,其實現在已經初見苗頭,只是世人不察覺而已,因為Sophia居然已拿到沙特阿拉伯的「公民權」──當然,這只是沙特的宣傳,以鼓勵參與沙特「未來投資計劃」的Sophia生產商,從而希望吸引更多創科專才服務沙特,配合沙特的減低依賴石油的「改革開放」。但這類事情可一可再,假如有其他要另闢蹊徑的國家大規模給予人工智能機械人「公民權」,慢慢人類的倫理道德,就會不再一樣。

還有一個和「恐怖谷理論」有關的現實問題,就是越來越普及的性愛機械人。根據傳統道德標準,不少性愛方式都被判斷為不倫,但假如對手是仿真度高的人工智能機械人,則只屬個人行為,理論上,和性愛公仔沒有分別。不過同時出現的,也包括以兒童型態出現的人工智能性愛機械人,滿足像是戀童癖一類,普遍不被任何國家法律容許的性癖好。目前的性愛機械人依然是社交形的,產品的銷售、推廣和應用,也考慮到大眾或多或少的「恐怖谷」心理,但假如有一天,這些性愛機械人高度像真,生產者究竟是助長了戀童癖陽光化,還是為避免出現針對真人的兒童性罪行提供了建設性解決方案,相信會成為未來辯論比賽的熱門題目。

根據「恐怖谷理論」原創者森政弘假設,當機械人和人類的相似度繼續增加,最後到達足以以假亂真的時候,臨界點就會過去,人類既然已不能分辨真假,也就不懂得恐懼,對其的反感,卻又會完全消失,官感重新回到正向。不過這後段的幻想理論成份更重,因為以現時的技術,人類社會還未能製造突破「恐怖谷理論」的擬真機械人,而一旦有了這樣的技術,是否讓其出現,大概也和基因改造嬰兒一樣,會觸法全球性的大辯論,而在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也會有不同答案。

小詞典:森政弘 1921-

日本機械人科學家,東京工業大學名譽教授,除了研究科技,也研究科學倫理,例如人類對非人類產生的情感反應,以及機械人與宗教等議題。1970年發表「恐怖谷理論」論文,1974年發表《機械人中的佛》,1988年創立機械人製造比賽,是普及機械人的先驅人物。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3日

Picture: Wired UK

延伸閱讀:霍金的智慧:「基因改造新人類」對國際關係的衝擊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