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文章分享] 愛在宗教霸權蔓延時

記得沈教授接受某雜誌訪問時,提到幾年前太太教會那班姊妹因你是非教徒而杯葛婚禮,條氣好唔順。我沒有教授這麼幸運,面對interfaith relationship及流言蜚語,最終也能與愛人共諧連理。我那失敗的感情不是因為他愛耶穌比愛我多(這已笑到有腹肌了!)或是不辭而別令我氣結,而是宗教霸權在一段關係裡,以教會為生活的中心,引發的專橫、自私、無理舉動,令相戀變得荒誕無稽、啼笑皆非!

雖然早知道他是教徒,但確要慢慢相處,才感受到一個宗教狂熱份子,走火入魔至不可理喻的地步有多震撼!例如鄙視自慰、聽搖滾樂也是褻瀆神明等等。他們真寧願接受偽善的教徒,卻排斥晚晚打J但善良的非教徒親友。

【只許聖經內容亂倫、不許情侶一片濕潤!】

他沒送過什麼給我,只送過一些在他而言是優質定情信物—宗教刊物!談話內容,十句唔埋九句關於他的教會、宗教生活;拍拖活動,只要牽涉到過夜、兩人在室內而又無其他人在場,我也被「未審先判」成為該場合勾起他性慾的撒旦(他不說出口,但措舉之突兀更讓人感到「此地無銀」),必需強行分隔;他聽神的旨意,性慾只(許)在婚後突然出現,婚前親了一個非基女友的小嘴,好像距離落地獄僅一步之遙。總之,拍拖有多少身體接觸,本是兩人之間的默契,卻變成什麼也要向神禱告請示的事。

【約束自己而非強人所難】

對於屬靈需要,我持開放態度的,你有你信你心中的神,但(你認為)我再無神論,多神論,也有我的原則、信仰和一套價值,只是我修身齊家的方式並非那麼著迹,或恆常周期性地去教會崇拜、聽道、查經而已,我所重視的是個人修為,而非流於形式化的個人或集體活動。

個人信仰,有時只適用於約束自己,而非刁難別人。如你覺得你所信奉的東西比其它人優越,並以之來斷定對方好壞,就等於說「食煙飲酒紋身講粗口一定是壞人」一樣膚淺!唔食煙飲酒紋身講粗口的仆街多如恆河沙數!假如我愛護動物奉行純素飲食,卻強加於人,走去肉檔DYLM,人家也會覺得我CLS,立即放我上肉檯斬X我吧?

我們吵架,他沒有想過如何修補裂縫,我的錯,錯在我不跟他返教會導致心靈空虛、思想偏差;他的錯,錯在他太愛耶穌,沒法對任何人真誠!真是哈利路亞!(我心想講嗰句也是四個字)

諷刺的是,如果他心有所屬,與耶穌熱戀,那麼他走來和我拍拖也該是越軌、包二奶的通姦惡行,該以石刑處決!

【妥協的藝術該是雙向】

同樣的邏輯,為什麼要我妥協返他的教會,而非他妥協唔返教會呢?或是跟我去清真寺/廟宇/佛寺呢?連求同存異的精神也沒有,只一味要人無止境的遷就與屈服,這叫愛,還是教會跑贏大市的光榮勝利?

他對宗教的投入度、無私奉獻(即對其它非教會的奉獻是「有私」),已嚴重影響了他的社交能力。教會隔絕了他與非教徒的接觸,整個生活圈子也完全依賴敎會,猶如吸食精神鴉片。我向他的家人善意提醒,他兒子待人處事方面似乎不太理想,竟遭到斥訓:

「你唔鍾意咪飛咗我個仔囉!」

「教會個個都話我個仔好人。」

Come on!如果極端伊斯蘭教、猶太教、佛教、祅教、道教、印度教的教徒連續和你兒子相處144小時後,得出結論他是好人,我就信他的確是好人!在一個思想僵化、一言堂的小圈子圍爐取暖,個個爭著要一個無拖拍無家庭負擔的人做「好人」,有何了不起?連異教徒也被你感動才算厲害了我的國吧?

【信仰>公義?】

除了以優越的宗教觀來闡釋一切,排斥異己,教會彷彿也把他的獨立判斷力、同理心斷送。例如某些地方的天災摧毀了他派系的建築,他就踴躍捐錢重建,但在同一地點被毀的是幼稚園、體育館、清真寺,他和教徒還這麼熱心和善心嗎?難道「人溺己溺」只適用於個別宗教和派系,其它死人塌樓就視而不見,或見死不救,不用講論理和公義?

這才是我對他,或很多教徒不滿、反感的地方!問題的癥結不在宗教本身,而是教徒無法將「行公義,好憐憫」置於所有教義之上,無法以身作則去實踐仁義道德,或選擇性地執行對教會有利的公義,卻又不自量地為跑數而做宗教傳銷,更甚是對異己惡言相向,其矛盾和弱智程度令人咋舌。

【象牙塔內滋長的愚昧】

若以上不合邏輯之事發生在教育水平較低的家庭,我或許能理解,因為他們「被困」在教會裡,所有資訊、生活規範也全由教會給指引;可是他的家境不俗,家族也是高級知識份子,中產家庭也竟然產生出這種愚昧和偏頗,就叫我感到嘖嘖稱奇。

論能力、論見識,出身基層的我已經輸在起跑線。父母或我改變不了我的出身,改變不了二百呎的生活空間,惟有改變想法,擺脫貧窮的思維。有能力、有時間,就盡量爭取出外見識的機會,擴闊視野,累積在世界各地的寶貴經歷,讓自己過得更實在。

很多人,明明所有條件也比我優越,住房比我大多倍,但心胸面積卻比納米樓、棺材房、太空艙狹小,眼光短淺、坐井觀天,想來也覺得是一個自稱國際都會的悲哀。

居所可以狹小,思維卻不能狹隘。

走出二百呎,你就能擁有世界。

【認識世界  完善自我】

世界很大,我們很小。因為喜歡旅遊,所以喜歡國際關係;也因為喜歡國際關係,所以喜歡旅遊。多了解國家、政體、民族、宗教之間環環相扣、千絲萬縷的關係,才能切實去擁抱和欣賞多元文化、價值。因為我沒有歸屬任何宗教團體(或沒有信得很深),才有更寬宏大量的心胸去接受異同,更可以集諸家之長,兼收並蓄,豐富自己的內涵。我可以守十誡,同時學佛家和諧、慈悲,兩者沒有抵觸,更有互補不足之效,why not?

與其像硬銷23條般傳福音,但又每每其身不正,自相矛盾,倒不如擴闊眼光,以謙卑、寬容的心,正視社會種種的不公義,多行善積福。

先做人,再做世界公民,最後才做香港人,這才是世界的真正福音。

[作者為一位知名博客,希望在此匿名分享,寫於2018年12月]

延伸閱讀:信與不信的婚姻:由沈旭暉婚禮談起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