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國定勝利日:回看ISIS之謎

身在伊拉克期間,巧逢當地一個全新的公眾假期:12月10日在去年開始,被伊拉克政府定為「國定勝利日」,慶祝戰勝ISIS,今年是一週年。與此同時,在伊拉克也參觀了全球第一個「反ISIS戰爭烈士紀念館」,展出了庫爾德不死軍的棺木,ISIS的「官方」印章,以及大量恐怖圖片,依然不寒而慄。

回看ISIS在2014-2017年間的「立國」歷史,震撼過後,謎團只有更多。為甚麼ISIS可以由一群烏合之眾起家,即使是全盛時也不過數萬武裝、數萬支持者,卻足以佔領伊拉克、敘利亞兩國的廣葇土地?一個有了規模的「國家」,又為甚麼在「解放摩蘇爾」最後一役,毫無死守行為;反ISIS聯軍、和背後的美國與俄羅斯,又何以默許數萬ISIS士兵和官員化整為零,逃出包圍網?為甚麼ISIS戰敗後,國際社會沒有像懲罰薩達姆時代伊拉克復興黨人那樣,進行大規模清算?

歸根究底,ISIS雖然是極端殘暴的恐怖組織,但本質上,依然是伊斯蘭遜尼派組織。雖然幾乎所有週邊國家都與ISIS作戰,也備受ISIS威脅,但只要正規軍健全,ISIS的威脅,其實只是隔靴搔癢。ISIS對遜尼派教徒相對「溫和」,主要暴行都是針對什葉派、其他宗教、庫爾德人等;地緣政治上,ISIS卻是阻擋了伊朗什葉派勢力向西的擴展。假如不是ISIS忽然崛起,伊朗得到伊拉克多數派什葉派支持、與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結盟、作為黎巴嫩真主黨的幕後主腦,已足以和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勢力平起平坐。

在伊朗,幾乎舉國上下都認為ISIS是西方、沙特、以色列聯合製造出來的陰謀,目的就是針對自己。這觀點自然以偏概全,然而伊朗人這樣想,卻也有自己的道理:ISIS和理論上的意識形態天敵以色列幾乎毫無衝突,土耳其一類西方盟友也不願全力打擊ISIS,而且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反政府軍吸收了不少和ISIS有聯繫的「溫和反對派」,都表明ISIS在那個位置的存在,對不少國家而言,並非最壞選項。

由於「打擊ISIS」佔有道德高地,幾乎任何國家都能以此為名出兵,或乘亂拓展勢力範圍,例如伊拉克庫爾德不死軍乘亂奪取了石油重鎮基爾庫克,約旦等國也通過ISIS重塑國家向心力。反ISIS一方也不是以儘快終結ISIS政權為大前題,例如伊拉克政府軍曾拒絕庫爾德不死軍協助防守摩蘇爾,土耳其則以「打擊ISIS」為名攻擊庫爾德民兵,最可憐的是伊拉克人民日盼夜盼和平到來,結果卻淪為無人理會的棋子。

ISIS和其他恐怖組織的最大不同之處,除了真的有領土管治,還包括擅用社交媒體宣傳,這其實是受惠於2014-2017年的互聯網黃金時代。這段期間,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的監管相對寬鬆,除了ISIS成功以低成本方法,利用虛擬世界拓展勢力,其他種種組織、網紅個體戶、乃至俄羅斯一類洞悉先機的國家,都是受惠者。但隨著大數據等技術越來越成熟,各國政府紛紛以此為管理工具,互聯網正朝規範法方向邁進,ISIS除了現實世界的版圖大幅萎縮,在虛擬世界也不復當年勇。至於ISIS通過互聯網,得到全球不成比例的影響力,最後誰是最大贏家,相信再多過數年,就會越來越清晰。

小詞典:解放摩蘇爾

ISIS「立國」後,以2014年奪取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為實質上的首都。伊拉克政府一直以解放摩蘇爾為擊敗ISIS的目標,本來計劃2015年就要光復,但連番作戰失利下,要到了2017年7月才宣告完全收復摩蘇爾。然而摩蘇爾至今未能重建,ISIS殘餘勢力依然盤據在內,時有爆炸恐襲,和平依然無期。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11日

延伸閱讀:ISIS是一個國家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