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爾德斯坦獨立公投後的哀歌

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期間,當地人談起去年獨立公投,依然歷歷在目。公投一如所料,庫爾德人壓倒性的支持獨立,卻因為得不到國際社會支持,加上伊拉克聯邦政府黃雀在後,令庫爾德自治區出現了近年最大挑戰。

庫爾德領袖的誤判原因很多,主要在於庫爾德不死軍對擊敗ISIS,的確發揮了關鍵作用,令庫爾德族上下都以為盟軍「論功行賞」,理應以獨立來回報庫爾德人。殊不知庫爾德軍隊得以急速壯大,並非自身戰力如何凌厲,而是中東列強、以致伊拉克內部各派系各懷鬼胎的結果,否則單論裝備和人數,ISIS本來就不可能成為氣候。換句話說,西方列強雖然欣賞庫爾德不死軍努力作戰,也希望庫爾德人長期作為大國之間的緩衝區,但心底裏並不認為這是天大功勞。這樣的期望落差,令大多數庫爾德人對列強極其失望,然而,這正是國際關係的現實。

另一個誤判,在於庫爾德人以為就算公投獨立得不到國際支持,也無大礙,反正從前也舉行過類似「諮詢性公投」。殊不知在伊拉克政府眼中,庫爾德人已是反ISIS戰爭的大贏家,因為庫爾德不死軍乘亂奪取了不少戰略要地,特別是石油重鎮基爾庫克,這必須「撥亂反正」,而公投正正給了聯邦政府難得的合法性。2014-2017年間,擁有基爾庫克的庫爾德斯坦經濟實力大增,開始參與國際石油大博弈遊戲,醞釀和俄羅斯簽訂能源協定,人民生活指數進一步提高,到了拋離伊拉克本部的地步,這些除了令伊拉克人不滿,美國也不願俄羅斯勢力進駐當地。只是這些暗湧,被庫爾德民族主義情懷蓋過罷了。

薩達姆倒台後,新伊拉克政府本來與庫爾德人達成協議,就基爾庫克前途問題舉行公投,但遲遲未落實。於是庫爾德人在獨立公投中做了一些操作,把公投範圍延伸至自治區外的基爾庫克,希望製造既成事實。伊拉克政府卻以此為由,在公投後全力進攻基爾庫克,以重賞激勵士氣,沉醉在「公投勝利」喜悅中的庫爾德人措手不及,居然不到一日,就丟失了這個經濟收入主要來源的重鎮。

三年前,ISIS以一群千多人的烏合之眾,擊敗伊拉克數萬政府軍奪取摩蘇爾,之後全賴庫爾德不死軍頂住局面,現在本來不堪一擊的伊拉克軍隊,卻輕易擊敗ISIS剋星庫爾德人,這背後自有玄機。事源伊拉克庫爾德人長期由兩大派系把持,一方是搞獨立公投的總統巴爾札尼家族,另一方是被美國安置在伊拉克總統虛君位置的塔拉巴尼家族,他們分別領導庫爾德兩個大黨,把自治區分裂為南北兩部分,各自建立勢力範圍。伊拉克政府軍進攻基爾庫克時,秘密和塔拉巴尼達成協議,其部下毫不抵抗,就自願撤出庫爾庫克,巴爾札尼高呼這是背叛,但已回天乏術。

現在庫爾德自治區不但獨立不成,還失去了公投前控制的40%土地、最重要石油收入來源,被逼簽訂城下之盟,包括讓伊拉克政府控制境內機場出入境、簽訂新約承諾永不分裂國家、上繳全部石油收入換取中央每年補貼等。庫爾德人從天堂的夢想打回原形,生活大受影響,就像這次遇到當地的學校老師,才知道他們已經三個月沒有獲發任何工資,因為政府失去基爾庫克後,再沒有能力支持本來承諾的福利開支。但庫爾德人普遍沒有怪責巴爾札尼或塔拉巴尼,這些民族英雄的形象畢竟深入民心,只是對列強的現實和背信棄義,算是有了新的理解。對庫爾德新生代而言,這樣的教訓太深刻了。

小詞典;巴爾札尼家族(Barzani Family

伊拉克庫爾德人政治世家,第一代Mahmud酋長開始進行反英立國鬥爭,第二代Mustafa在1946年建立庫爾德工人黨(PDK)挑戰伊拉克,第三代Massoud就是發動2017年公投的庫爾德自治政府主席,第四代Nechirvan目前是庫爾德自治政府總理,家族壟斷了PDK領導層幾乎所有位置,一方面被視為民族英雄,另一方面也同時壟斷了庫爾德自治區主要企業和經濟命脈。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13日

延伸閱讀:摩蘇爾的夕陽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