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蘇爾的夕陽

這次到北伊拉克,本來有一個心願,就是在ISIS崩潰一週年之際,到訪昔日的ISIS首都摩蘇爾,然而在每一個當地朋友都勸阻下,還是打消了念頭,原因後述。作為研究國際關係的人,對這個伊拉克第二大城市的悲哀,實在感受甚深。

摩蘇爾是庫爾德人根據地和伊拉克本部之間的緩衝區,歷史上以文化多元著稱,盛產學者,也盛產將士。美伊戰爭期間,摩蘇爾受到大量空襲,但總體而言,復原速度也算理想,直到2014年淪陷在ISIS手中,才步入真正浩劫,除了一下子有數十萬居民逃離,無數古蹟、包括著名的大清真寺和「駝子」宣福塔,也難逃劫運。留下來的居民以為政府軍和反ISIS聯軍會很快收復這個大城市,想不到ISIS的「管治」,居然持續三年。

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摩蘇爾被ISIS攻陷,都充滿人為責任。ISIS進攻摩蘇爾的情報,伊拉克政府軍早就知悉,到了雙方對陣,ISIS一方只有千多名裝備差勁的士兵,伊拉克一方卻有三萬正規軍、三萬警察,結果卻在潛伏摩蘇爾城內的ISIS份子裏應外合下,以伊軍迅速潰敗告終。伊拉克政府明白摩蘇爾陷落的恥辱性象徵意義,本來2015年就有了光復計劃,但剛巧伊軍在另一戰場拉馬迪,再次出現六千名正規軍被150名ISIS士兵擊潰的戰績,大挫士氣,光復摩蘇爾之戰,就這樣又拖了兩年。

伊拉克軍隊雖然沒有戰意、貪污腐敗,但論裝備並不差,他們去年精銳盡出,在空軍、坦克掩護下,從庫爾德人手中奪回石油重鎮基爾庫克,就是最好明證;而ISIS在戰場上面對庫爾德不死軍,卻幾乎望風而逃。摩蘇爾的三年煉獄歲月,部份源自伊拉克擔心庫爾德人乘亂奪取摩蘇爾,部份則是由於沒有聯軍成員願意入城打巷戰,也不敢承擔瘋狂空襲造成大規模平民死傷的責任,才變成長期對峙。最後還是好大喜功的特朗普一改奧巴馬策略,批准以一切方式空襲摩蘇爾,令ISIS無險可守──這新「戰術」可說是成功了,但全城淪為一片廢墟,無辜平民死傷極慘重,這卻不是美國主流媒體關心的細節了。

伊拉克北部的庫爾德斯坦自治區,自從海灣戰爭後的庫爾德人起義,就沒有受過戰火直接洗禮,一片繁榮安定,首府埃比爾(Erbil)甚至成了遊客區。然而ISIS的大本營摩蘇爾,不過距離埃比爾85公里,車程不過四十分鐘,兩大城市遙遙相對,堪稱天堂與地獄。ISIS不是沒有計劃過進攻埃比爾,但他們不擅長正規作戰,面對庫爾德不死軍的嚴密防守,就無計可施,甚至連策劃零星恐襲的能力也沒有。當地人談起摩蘇爾昔日的輝煌和和諧生活,怎樣屋頂茶聚,怎樣市集熱舞,無不惋惜。

就在伊拉克全國慶祝「戰勝ISIS一週年法定紀念日」之際,摩蘇爾的朋友傳來訊息,說ISIS在市內已經重新集結,明目張膽策劃襲擊,情況就像2014年摩蘇爾陷落前一樣。伊拉克什葉派強人薩德爾也警告,要是各派繼續分贓不勻,摩蘇爾很容易又陷落ISIS之手。摩蘇爾解放一年多以來,重建速度異常緩慢,唯一振奮人心的消息,是出現了一間民情café象徵新時代,但當地年青人若無路可走,要是不投靠ISIS,還真的不容易有其他選擇。其實在這片土地,一切變數都可以在剎那間出現,無論此刻感覺多麼安全,太陽如常升起,但人生原是無常,都不能保證明天還是一樣。

小詞典:埃比爾(Erbil

伊拉克北部庫爾德斯坦首府,位於摩蘇爾以東85公里,人口130萬,是庫爾德斯坦的最大城市,也是全球歷史最悠久、持續有人居住的古城之一,舊城區已經有4500年歷史。自從薩達姆倒台,埃比爾發展一日千里,也成了國際遊客的新寵兒,但繁榮背後,依然有庫爾德人獨立問題、以及強鄰虎視眈眈的隱憂。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12日

延伸閱讀:伊拉克國定勝利日:回看ISIS之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