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文章分享]馬來西亞宮心計

所以基本上馬來西亞政治就是這一群馬來菁英的宮廷劇,彼此都認識彼此都有彼此手機號碼都感情很好很有淵源。華人政治人物的前途都是要跟對馬來老闆,馬華公會的老闆就是巫統,所以林良實的老闆就是老馬,廖中萊的老闆就是納吉,(所以他老婆的工作就是要陪他老闆的老婆打羽毛球),行動黨林氏父子這二十年的馬來老闆本來是安華,結果跟了二十年好像也沒什麼油水,所以這兩年就換老闆了跑去跟老馬,果然升官發財豐衣足食,風水輪流轉,輪到馬華公會怪自己的馬來老闆不給力,(其實很大部分也是自己不給力)。 所以這些華人政治人物鬥彼此就很兇,遇到馬來老闆就靜靜。就和辦公室政治一樣,鬥永越是鬥和自己同級的,誰敢越級打怪鬥大老闆隔天就失業了。

伊拉克的「一國兩制綠洲」埃比爾,會繁榮多久?

庫爾德人經常與猶太人比較,認為以色列最終成功立國,是自己的最大鼓舞,但始終忽視了一點,就是自己沒有美國那樣的強大盟友。表面上,薩達姆倒台是庫爾德人的佳音,但與此同時,庫爾德斯坦的自治地位,卻要和伊拉克新政府重新角力。一旦出現一個新伊拉克強人,能穩定全國局面,帶領伊拉克復興,同時又符合西方列強利益,那時候,他要取締庫爾德斯坦的「國中國」地位,幾乎順理成章,也不見得有任何大國會真心捍衛庫爾德人利益──事實上,舊伊拉克強人薩達姆一度與西方非常友好,當時庫爾德人的命運,就沒有任何強權關注過。

如果是機制一部份:英國脫歐二次公投?

那「二次公投」有沒有案例可尋?理論上,一個國家就同一議題確實可以重複公投,但通常不會完封不動的在短時間內再來一次,例如英國從前也曾進行留歐(共體)公投,但已經是1975年。有些案例則是在公投否決議案後,政府立刻進行修訂,然後短時間內再公投一次,例如2008年愛爾蘭公投否決歐盟的《里斯本條約》,經修訂後翌年再投就獲通過;丹麥曾在1992年公投否決歐盟的《馬城條約》,在歐盟修訂條款後的翌年再公投又是通過。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