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一國兩制綠洲」埃比爾,會繁榮多久?

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期間,感覺相當虛幻。一方面,這裏繁榮穩定,首府埃比爾、文化首府蘇萊曼都有現代化大型商場,也有歷史悠久的傳統市集,當地人極其親切友善、熱情好客,同時充滿自信,自然景色則壯麗如瑞士,一切應有盡有,理應無限快活。然而,作為研究國際關係的人,卻時刻擔心這裏的和平能否持久,因為當地的結構性穩定,最婉轉的說,「其實不能算是絕對存在」。

庫爾德斯坦今天成為「伊拉克綠洲」的最大憑藉,在於庫爾德人1991年起義後,終於打動了西方列強,令聯合國劃定禁飛區,自此才有了基本安全保障。其實庫爾德人的自治身份,早在1970年代就出現,但當時沒有邊界,到了1991年後,才名實相符。再到了薩達姆垮台,伊拉克新政府承認聯邦制度,憲法規定陸軍不得進入庫爾德斯坦,當地國際地位才急速提高,也開始發行自己的郵票、擁有自己的出入境政策,儼然一個國中國。

庫爾德人如此地位的一大憑藉,是他們的軍隊「不死軍」。根據當地民間傳說,這支軍隊被渲染得神乎其神,他們成功從薩達姆手中解放北部,又對戰勝ISIS貢獻良多,令族人對自衛力充滿信心。然而這支軍隊的本質,始終只是游擊隊,最精良的裝備依然是從薩達姆軍隊、被ISIS擊敗的伊拉克政府軍、乃至ISIS武裝俘虜得來,此外買新武器必須伊拉克政府批准,也沒有自己的空軍,不存在和任何正規軍正面作戰的能力。他們的強項,在於利用庫爾德斯坦非常險要的高山地形打游擊戰,但用來保衛類似埃比爾、蘇萊曼等大城市,卻絕非所長。何況不死軍雖然戰意比伊拉克政府軍要好,但內部問題也極多,單是效忠對象就分為數大軍閥,貪污腐敗也同時存在,只是庫爾德人從自己的文宣看不到而已。

庫爾德人經常與猶太人比較,認為以色列最終成功立國,是自己的最大鼓舞,但始終忽視了一點,就是自己沒有美國那樣的強大盟友。表面上,薩達姆倒台是庫爾德人的佳音,但與此同時,庫爾德斯坦的自治地位,卻要和伊拉克新政府重新角力。一旦出現一個新伊拉克強人,能穩定全國局面,帶領伊拉克復興,同時又符合西方列強利益,那時候,他要取締庫爾德斯坦的「國中國」地位,幾乎順理成章,也不見得有任何大國會真心捍衛庫爾德人利益──事實上,舊伊拉克強人薩達姆一度與西方非常友好,當時庫爾德人的命運,就沒有任何強權關注過。

去年庫爾德人搞獨立公投,全球唯一支持的國家只有一個,就是對庫爾德人經歷有切膚同情的以色列;之後伊拉克政府軍以瞬雷不及掩耳速度,從庫爾德人手中收復石油重鎮基爾庫克,同樣沒有任何國家聲援庫爾德人,一律說「不干涉別國內政」云云。誰敢保證今天我們見到的一切,足以長存?

小詞典:庫爾德不死軍(Peshmerga

又譯為「敢死軍」、「自由鬥士」,伊拉克庫爾德斯坦自治區的軍隊。伊拉克憲法規定,陸軍不能進入庫爾德斯坦自治區,令庫爾德不死軍成為保護庫爾德領土的唯一武裝。目前士兵約有15-20萬人,包括著名的女兵,雖然裝備不足,但在游擊戰場上戰績不俗,也在打擊ISIS戰爭發揮了獨特作用。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18日

延伸閱讀:摩蘇爾的夕陽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