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機制一部份:英國脫歐二次公投?

假如一百年後還有國際關係教科書,年前英國的脫歐公投和後續發展,很可能成為直接民主變成民粹操作的反面教材:政客的刻意誤導和操控數據、群眾對可能出現複雜後果的簡單決定、公投題目缺乏可操作方案的種種盲點,當時都未獲足夠注視,但到了脫歐通過,到了實際操作層面,後遺症就具體浮現。

此刻文翠珊的方案陷入膠著,但英國各方、歐盟整體同時滿意的方案幾乎不可能出現,在「硬脫歐」危機不是毫無可能出現的情況下,根據最新民調,支持脫歐的民意大幅回落到45%,要求「二次公投」的呼聲卻越來越強。然而假如真的有所謂二次公投出現,而民眾的決定又真的變回留歐,即使對留歐派而言,同樣可以後患無窮,因為先例一開,民意稍為逆轉之時,政客同樣可以提出三次公投、四次公投,令整個議題變成一場鬧劇,國家撕裂也會沒完沒了。

其實世界各國對重要、不能逆轉議題的公投門檻,很多時候都不會採取絕對簡單多數制。例如有些地方對投票率的門檻很高,有些地方要改變現狀的門檻超過英國脫歐公投的50%(例如黑山脫離「塞爾維亞和黑山」獨立的門檻是55%贊成票),有些地方公投通過的議題要同時獲議會2/3多數票贊成,總之原則都是避免民意並未真正形成共識時,就因為種種外部技術操作,而下達輕率決定。

那「二次公投」有沒有案例可尋?理論上,一個國家就同一議題確實可以重複公投,但通常不會完封不動的在短時間內再來一次,例如英國從前也曾進行留歐(共體)公投,但已經是1975年。有些案例則是在公投否決議案後,政府立刻進行修訂,然後短時間內再公投一次,例如2008年愛爾蘭公投否決歐盟的《里斯本條約》,經修訂後翌年再投就獲通過;丹麥曾在1992年公投否決歐盟的《馬城條約》,在歐盟修訂條款後的翌年再公投又是通過。

有些地方要在隔一段時間後進行多於一次投票,避免純粹一時三刻的政治炒作,做出不能挽回的錯誤決定。在英國脫歐的案例,由於正反民意差距不大,簡單多數的結果只會令國家分裂,而掌握具體情況的國會議員又沒有直接制衡公投結果的權力,致令有心人像約翰遜等只能走到民粹當中。假如英國公投機制設有隔兩年再投一次的冷靜期,二次公投作為機制的一部份,一切還可以彌補,偏偏現在任何改動都是推倒重來,已經沒有萬全策略。

英國脫歐公投卻是一個完全沒有保護傘、沒有頭盔的實驗,結果覆水難收之餘,卻要在有了結果後才思考具體務實問題,歐盟自然也不會放之在眼內。如果英國主流民意真的希望二次公投,又擔心開了「不斷公投」的先例,也不是不能解決的,方法就是直接承認現存的公投法律過份粗疏,乾脆一併制定更完善的公投規則,把門檻、冷靜期等計算在內,畢竟在民主社會,大部份制度的制定都是從錯誤中學習。而且有了檢討機會,上次公投的一籃子問題,也可以一併提出,例如公投期間的虛假陳述,也不是法律不能處理的議題。

看到英國亂局,歐盟各國也是時候自我檢討,防微杜漸。當全球民粹主義興起之際,各國都有類似呼聲,全球化的贏家Vs輸家二元對立,已成為選舉的普遍議題。如何把這挑戰建設性地彰顯,而不淪為純粹的撕裂,只得智者深思。

小詞典:直接民主

民主制度的一種,由全體公民直接參與政治決策,源自古希臘的公民大會,現代應用大多以公民投票形式,內又有倡議、投票、覆決、罷免等不同種類。直接民主優點是直接反映民意,不用通過代議民主被政客代言,但也有效率低下、難以決定複雜內容、成本效益等問題,而且容易被綑綁作其他目的,通常只針對重大、不可逆轉的議題才出現,不少地方的法律則不容許直接民主作為制度的一環。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18日

延伸閱讀:英國脫歐,英聯邦復活?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