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墨西哥牌

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和不少國家關係鬧僵,包括身邊的墨西哥。他其中一項最富爭議性的政綱,就是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邊境築圍牆,以解決墨西哥非法移民問題。然而即使不談形象、理念、道德問題,連綿3141公里的美墨邊境要建一幅全方位圍牆,所需金額估算由80億到300億美元不等,總之很難獲國會通過。但客觀而言,特朗普依然認為這項政綱能夠鞏固、開拓他的票源,因為「墨西哥牌」已經成為美國政壇的重要棋子,也是二元對立的典型議題。

百多年前,德州、加州、亞里桑拿州、內華達州、新墨西哥州等,並非美國「自古以來」的領土,而是割讓自戰敗的墨西哥。隨著美國國勢增強,墨西哥人的生殖率同樣強勁,並以各種方法到達「故土」圓「美國夢」,結果也各取所需,美國需要廉價勞動力開拓南疆,墨西哥也需要美國解決人口問題。雖然墨西哥已失去挑戰美國的實力,但通過墨西哥人改變美國人口結構,從而令美國民主投鼠忌器,卻是正在發生的事,而且不失為墨西哥「制約」美國的手段。

目前拉丁裔人大概佔美國人口17%,墨西哥人佔其中6成,他們大多住在美國西南部,且有向外擴張的趨勢。目前在美國南部生活,懂得西班牙語會方便很多,荷里活電影也反映出這種影響,例如動畫《荒失失奇兵》的獅子Alex說話時,就經常夾雜西班牙口頭禪,墨西哥菜也大舉滲入了美國菜單。早前Pixar製作的動畫《Coco》就是以墨西哥萬靈節來做背景,市場計算十分精準。

除了生意人要照顧這市場,政客也垂涎拉丁裔票倉,而拉丁裔移民的投票取向,大概是民主黨與共和黨支的6:4比。住在這些州份的美國白人,往往卻是共產黨的忠實擁躉,特朗普的對象,正正是他們:對這些傳統白人主義者而言,拉丁文化自然不代表「真美國」,而「墨西哥牌」能激起族群認同,有一定催票作用。

在不同年代,美國政府對拉丁裔有不同看待,有時歸類為白人,有時則與「美國白人」區分,重點是他們的工資,與其他「美國白人」相比依然有一段距離,學歷和社會地位也較低,而由於宗教和傳統,人口膨脹卻十分迅速,漸漸在美國形成一個個「拉丁貧民窟」,又往往與毒品拉上關係。近來更有號稱Caravan的大型拉丁裔移民團,從拉美各國匯聚民眾,浩浩蕩蕩通過墨西哥,衝擊美國邊境,內裏也包括毒販控制的人蛇集團。特朗普強調打擊非法移民,通常從治安角度宣傳,對其支持者而言,自有其說服力。

然而只要拉丁裔人口持續增加,政治勢力越來越龐大,共和黨針對墨西哥移民的政策越不容易持久,何況這樣的態度,也可能有助中國進一步進入拉丁美洲。剛宣誓就任的墨西哥左翼新總統奧布拉多屬左翼民粹主義者,與特朗普處於光譜的兩極,自認為有責任捍衛廣大窮人、包括被特朗普拒諸門外的墨西哥人利益,二人未來會有怎樣的火花,就充滿變數。但假如特朗普只在乎短期政治效益,他的「墨西哥牌」卻只會變本加厲,一如中美貿易戰,令「美墨移民戰」變成他任內的常規項目。

小詞典:布拉多 (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1953- )

現任墨西哥總統,代表左翼政黨「國家復興運動」,2000-2005年出任首都墨西哥城市長,曾三度競選總統,最終在2018年當選,政綱包括提高各種福利補貼,降低政客薪金,終結國家石油公司壟斷等。由於特朗普對墨西哥非法移民的政策,很可能令墨西哥邊境成為難民中心,一般相信扶貧形象深入民心的奧布拉多將和特朗普連番角力。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19日

延伸閱讀:美國的反智傳統,造就了特朗普?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