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友誼:加拿大與香港保衛戰

近日加拿大因為孟晚舟案,成為國際關係的爭議焦點,也可能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次出現「反加潮」,令不少人開始重溫中加關係的高低起伏。當中不得不談的,除了老杜魯多總統,還有香港在其中的獨特角色。

假如我們駕車駛進加拿大皇家軍事學院,會發現有一座大理石造拱門,門上刻有加拿大軍隊歷來參與過大大小小的戰爭。其中一場,就是二戰期間的香港保衛戰。雖然加拿大已於1931年根據英國國會通過的《西敏法令》,得到實質上的獨立地位,但當時加拿大在國際關係和外交政策上,依然貼近英國。1939年,英國向德國宣戰後四天,加拿大國會就跟隨大英帝國參戰,在歷時六年的二戰,戰死士兵達23,000人,連同平民及因戰爭間接死亡的本國人數,則高達四萬二千人。

加拿大曾參與二戰的最重要戰役,自然是歐洲戰區的登陸諾曼第。當時加拿大聯同英軍一起作戰,目標是朱諾海灘,在6月6日成功搶灘,登陸後即興建朱諾海灘控制塔,為揮軍柏林作準備。登陸朱諾海灘被視為加拿大戰爭史上最重要的一頁,每年6月,加拿大都會派官方代表,聯同退役老兵,參與紀念儀式。

與此同時,加拿大還參與了遠東戰役。1941年,日軍南下香港,面對大軍壓境,駐港英軍連同增援,兵力也不足15,000,唯有號召盟國協助。加拿大派來的援軍有2,000人,包括兩營步兵,主要是由溫尼柏來的榴彈兵組成,另外就是皇家加拿大來福槍營,甚至一度還考慮派出空軍,只是未及準備,戰爭就爆發。加軍不少到香港前,都以為日軍是烏合之眾,會輕易獲勝,殊不知到了才發現兵力懸殊,盟軍抵抗日軍約三星期後,香港總督楊慕琦還是在聖誕日宣布投降,史稱「黑色聖誕節」,楊督本人亦淪為戰俘。加拿大援軍陣亡者多達千人,包括羅遜准將,他也是加拿大在二戰戰死的最高級軍官;倖存者則被日軍俘虜,不少死在集中營。香港重光後,這批戰死他鄉的烈士大都葬於西灣及赤柱軍人墳場,墳場依山而建,面向東北,直望鯉魚門,好讓烈士望海歸家。

由於「三年零八個月」有上千名加拿大人與香港共存亡,加拿大對香港保衛戰的歷史十分重視。加拿大每年在本國舉行紀念二戰儀式之餘,在香港,加拿大總領事館都會在西灣軍人墳場舉行悼念儀式。儀式中,總領事會陪同老兵一同出席,加拿大總商會、駐港機構、加拿大學制學校等,都會派代表參加,作為「加拿大國民教育」一部份。加拿大郵政發行過一套二戰紀念郵票,集中一枚就是紀念香港保衛戰,在世界各國當中如此重視香港戰史的,不作他人想。也可以說港人大舉移民加拿大之前數十年,兩地的親密友誼,就有了基礎。然而時至今日,在歌舞昇平的一國兩制年代,還記起曾為遠東小島而戰死的加拿大人,就不容易了。

小詞曲:朱諾海灘(Juno Beach

朱諾是盟軍登陸諾曼第、搶灘五個海灘之其一,另外四灘為寶劍海灘、黃金海灘、奧馬哈海灘、猶他海灘。登陸諾曼第是人類戰爭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戰,朱諾海灘登陸軍主要由盟軍的英軍、加拿大軍、少部分挪威軍、及自由法軍組成,戰後成了加拿大軍事史上的一大榮耀。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21日

延伸閱讀:紐芬蘭:加拿大昔日的獨立實體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