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出賣:特朗普Vs敘利亞庫爾德人

上週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自治區期間,才談及庫爾德人的「亂世綠洲」狀況並非必然,因為他們缺乏任何大國強而有力的背書,也沒有一流裝備的軍隊,只要大國之間談好利益,隨時就會被犧牲掉。言猶在耳,特朗普忽然宣佈從敘利亞撤軍,最大輸家肯定是敘利亞的庫爾德人,再次印證了國際關係的無情,而且是絕對的無情。

敘利亞庫爾德人是繼伊拉克庫爾德人後,第二個獲得自治地位的庫爾德社群。兩者「成功爭取」的背景也大同小異,伊拉克庫爾德人是因為配合美國挑戰薩達姆有功,敘利亞庫爾德人則是一方面抗擊阿薩德、另一方面打擊ISIS,成了敘利亞內戰中,美國僅有的可靠夥伴。敘利亞庫爾德人2013年宣佈自治、2016年宣佈成立民主聯邦,雖然都沒有得到國際社會正式承認,但美國一直予以強烈支持,輸送軍火與物資,以壯大這支足以抵禦阿薩德和ISIS兩大敵人的第三勢力。雖然敘利亞庫爾德人對正式立國不敢心存僥倖,但由於美國官員多次保證,就算是特朗普本人早前回答庫爾德記者提問時也信誓旦旦,聲言「永不會忘記這些為我們戰死的庫爾德戰友」,當地人對前途還是樂觀。

敘利亞庫爾德人建立的政權,並非單純的庫爾德國度,也不是單純的避難所。他們有野心建立一個模範國,雖然兵荒馬亂,但也著重典章制度,希望境內一切都是阿薩德和ISIS的反面教材:不同民族、宗教背景的人可以共同生活,互相融合,女性和少數族裔權益獲尊重,自由開放,領袖也要經過民主制度產生。這些一切,大概也是受旁邊的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啟發,天真地認為又一個亂世綠洲,可以這樣建立;以為成了既定事實,就能獲國際社會認可。

但這劇本的後續發展太明顯:假如庫爾德人在伊拉克、敘利亞先後建立自治區,而廣獲國際支持,之後就會輪到庫爾德人口最多的土耳其。土耳其對伊拉克的庫爾德自治區出現早已不滿,筆者身在當地期間,不少遊客之後進入土耳其,也不敢帶有任何同情「庫獨」的物品,以免觸犯大忌。土耳其「新蘇丹」埃爾多安不斷打「庫爾德牌」合理化自己的獨裁,一直以敘利亞庫爾德人勾結土耳其庫爾德恐怖份子為由,力主鎮壓;土耳其軍參與「反ISIS戰爭」,其實唯一的打擊目標,就是敘利亞庫爾德人。美軍一天留在敘利亞,敘利亞庫爾德人就得到安全保障,所以如何令美軍離開,居然成了特朗普、普京、埃爾多安、乃至ISIS的共同目標。

美軍離開敘利亞後,ISIS死灰復燃當然不是沒有可能,但更可能的後續發展是獲俄羅斯全力支持的阿薩德完全控制局勢;由於俄羅斯和庫爾德人關係不壞,把敘利亞庫爾德自治區摧毀的任務,自然由土耳其這支北約第二大軍隊負責,然後大功告成的埃爾多安不追究沙特王儲在土耳其境內疑似肢解記者事件,再分擔美國和北約軍費,皆大歡喜。相比起伊拉克中央政府在伊拉克庫爾德人公投獨立後,忽然出兵奪回石油重鎮基爾庫克、而美國漠視不理,敘利亞庫爾德人的境況還要悲慘得多,結果可以一無所有。列強究竟有沒有其他默契?其實已不重要,對庫爾德人而言,也習慣了被背叛。

不過這次無論是特朗普的國防部長「瘋狗」馬蒂斯,還是負責組成反ISIS聯軍的美國特使Brett McGurk都先後為此辭職,因為這樣的背叛程度,實在太難令這些軍人找下台階。漣漪所及,只要敘利亞庫爾德人又淪為難民,肯定大量湧入本來相對平靜的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ISIS夾雜其中,亦更見容易。昨天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就發生了久違的炸彈襲擊,據報正是ISIS殘餘份子所為。想起遇到那些對美國寄予厚望的庫爾德人,和此刻正在社交媒體對我哭訴的庫爾德朋友,不得不感到無限唏噓。

小詞典:北敘利亞民主聯盟(Democratic Federation of Northern Syria

又稱「西庫爾德斯坦」,普遍被稱為羅賈瓦(Rojava),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人聚居區,2013年反阿薩德起義後建立自治政府,面積3.9萬平方公里(約佔敘利亞1/3),人口460萬,2016年升格為聯邦制自治政府,積極配合美國打擊阿薩德和ISIS,目前能實行有效管治,但政權一直未獲國際社會正式承認。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25日

延伸閱讀:庫爾德斯坦有可能獨立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