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19:特朗普國師納瓦羅向「全球主義富豪」宣戰

隨著特朗普身旁的「救國委員會」成員蒂勒森、凱里、馬蒂斯全部離職,美國政府高層只剩下清一色的特朗普親信,明年美國政策恐怕更難觸摸。團隊內僅有的學者納瓦羅 (Peter Navarro) 未來可能更舉足輕重,而他是開宗明義的反華派,中美貿易戰的大推手,目前擔任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推動美國走回「前全球化時代」不遺餘力。他的最新動態,是在近日公開抨擊「全球主義富豪」(globalist billionaire) 拖特朗普後腿,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猶大,漣漪所及,可大可小。

早在特朗普競選時,已用「全球主義者」這(他眼中的)負面標籤形容跨國企業老闆,認為他們將工序外判到世界各地,令美國本土工廠倒閉,未倒閉的也大量僱用新移民、非法移民,這都是美國不能「再強大」、美國人 (尤指白人) 失去職位的元凶。中美貿易戰前後,特朗普不斷呼籲企業回到美國設廠,又不斷退出種種跨國貿易協定,目的都是要本國富豪「更愛國」。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主義者」這名詞,在希特拉的時代已經出現,當時更是反猶主義的配套,因為在希特拉眼中,猶太人在世界各地巧取豪奪,只是世界的寄生蟲;他們積極宣傳所謂「全球一體化」,只是為了蠶食包括德國在內的各國利益,所以希特拉的「國家社會主義」,處於全球主義的絕對對立面。時至今日,猶太人依然把持不少美國、全球企業,股神巴菲特、大鱷索羅斯、洛希爾家族 (Rothschild) 等都是猶太人,特朗普團隊高調針對「全球主義富豪」,難免令不少猶太富豪不安。然而這種說詞除了能籠絡「另類右派」支持,連「另類左派」也可能被吸納過去:年前左翼發起的「佔領華爾街」運動,針對的正是同一群人。

中美貿易戰期間,「全球主義富豪」被指不惜低聲下氣迎合中國政策,換取打入龐大市場,卻可能損害本國利益,角色更瓜田李下。像Tesla的Elon Musk一面批評特朗普,一面盛讚中國政府對高科技的支持,近日終於與上海政府達成協議,在當地興建新廠房,令產品能免關稅打入中國市場,潛台詞自然是不再依靠美國。Google靜靜部處回歸中國市場之際,有員工揭發存在一個「蜻蜓計劃」 (Project Dragonfly) ,坊間才知道Google在設計一個有審查、有「中國特色」的搜尋器,Google高層也因此被美國國會傳召到聽證會,令「蜻蜓計劃」暫時無疾而終,但進入中國市場,始終是美國科網企業念茲在茲的大事。

針對「全球主義富豪」的聲音,可能成為2019年的主導思想,美國國內大企業、大富豪始終不能完全開罪政府,更擔心成為民粹主義宣洩的對象。近來不少財閥、前朝財金官員都強調自己「首先是愛國者」,他們本來卻是中美關係的第二管道,例如高盛高層出身的前財長保爾森、紐約前市長兼超級富豪彭博等,到了特朗普朝代,都被廢掉本應有的關鍵角色。發展下去,令人不安。

小詞典:納瓦羅 (Peter Navarro1949-)

美國經濟學者,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經濟學退休教授,特朗普競選期間任期經濟顧問,特朗普當選總統後被委任為新成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總統助理、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等職。強烈反對全球化,反對TPP、NAFTA等國際貿易平台,力主扭轉中美貿易逆差,著作包括《致命中國》、《臥虎》、《中國未來戰爭》等。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26日

延伸閱讀:十年後的品牌:特朗普的利益衝突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