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伊拉克聖誕勞軍的權謀

特朗普忽然到伊拉克前線軍事基地進行聖誕勞軍,無論大家是否喜歡他,也很難不佩服他的計算。

他在毫無預警下,跑到依然充滿危險的伊拉克,這行為本身就足以引起掌聲,而從勞軍現場所見,他的確十分受前線美軍歡迎。這種群眾互動、selfie,從來是特朗普的拿手好戲。雖然特朗普宣佈撤軍的戰地是敘利亞、阿富汗,而不是伊拉克,但總體而言,最喜歡撤軍政策的,自然是前線士兵和他們在國內的家人,這一群人的選票,特朗普可謂十拿九穩。

而且特朗普此行採取「由下而上」方式,發生在國防部長馬蒂斯將軍、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辭職之後,明顯是要向國人宣示即使沒有的重量級軍頭背書,他依然有能力駕馭軍隊,而且方法更直接。在可見將來,他大概會委任更多沒有直接軍隊經驗的親信,例如右翼律師、軍火商、石油商等,像候任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那樣,去處理國防事務,更需要這種由下而上的前線群眾支持。

不少朋友拿特朗普的撤軍和奧巴馬的撤軍相提並論,但兩者的敘利亞政策有一明顯不同:特朗普對動用種種重型武器、(對當地人的)大殺傷武器沒有甚麼顧忌,也不大在乎當地「恐怖份子」的死傷數字,這種策略,自然會得到國內某些關鍵人物支持。從特朗普的發言可見,他強調美軍「完成任務」,但沒有排除再回來,而且可以通過另一種有利軍火商、但無須直接出兵的方式回來,有關方面應心領神會。

這次聖誕勞軍比美國傳統晚了一天,令美國本土左翼媒體紛紛發炮,殊不知特朗普卻似是要引蛇出洞,到了他真個成行,那些批評他的報導,就一律變成自打嘴巴的「fake news」。在這個後真相時代,特朗普陣營要證明傳統主流媒體的偏頗,靠的就是這類「鐵證」,積少成多,那些大報的公信力就岌岌可危。所以他的每一個行動,都蘊含媒體戰的視角。

對特朗普而言,此刻他的最大目標,自然不是在敘利亞是否撤軍、更不會是有沒有對敘利亞庫爾德人背叛,而是他自己兩年後能否連任。從近來的人事調整可見,他佈局的唯一基準,就是團隊會否現在開始就配合他打2020年選戰,而不是有甚麼治國理念。所以他身在伊拉克時,卻用了不少篇幅談論美國政府停擺、國會不通過修築墨西哥圍牆撥款一事,這和自敘利亞、阿富汗撤軍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卻是特朗普「綁架民意」的策略之一:只要他證明了撤軍的決定獲得主流民意支持,政府民望得以提升,用來和國會議員討價還價的籌碼也會增加。在未來兩年,種種以民望為目標的內外政策還會層出不窮,對全球領袖和美國國內政客而言實在太難觸摸,對這位非常總統,也難免又愛又恨。

小詞典:沙納漢(Patrick Shanahan, 1954-

美國候任代理國防部長,獲特朗普任命於2019年1月1日上任,接替辭職的馬蒂斯。2017年起擔任國防部副部長,此前毫無從軍經驗,一生主要履歷是擔任波音公司高層,包括參與與國防部的軍事戰機合作,被視為軍火商的代言人。他的繼任惹來利益衝突批評,但擔任國防部副部長期間,沙納漢顯示了外交手腕和理性態度,與特朗普內閣的強硬右派應不盡相同。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2月27日

延伸閱讀:特朗普的墨西哥牌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