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之汽車業:由豐田一元專利傳說談起

參看高鐵發展史,以上關於電動車的江湖傳聞,似非空穴來風。中國政府當然亦有政策扶持,在國內推出多項優惠補貼,令電動車迅速普及;對外則實行「電動車外交」,免費或低價將大量電動巴士投放到各大城市,除了搶佔市場、增加曝光,也可以大規模試車,收集行車大數據。收購外國車廠也令中國車廠直接吸收技術,當中做得最成功的要算是吉利,收購富豪汽車後悉心經營,車廠也慢慢壯大,到現在把富豪貨車也收歸旗下,同時也持有不少平治股份。

孟晚舟案:加拿大民間的視角

由於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主義與美國的「大融爐」政策不同,容許、甚至鼓勵新移民保留既有的文化背景,海外華人在加拿大的不少聚集地區,往往反客為主,成為主流文化。筆者在加拿大留學的學生不時分享一些笑話,例如說土生土長的加拿大白人,行經溫哥華烈治文市時,感覺往往如同少數民族,因為不論商店、報紙、電視或電台,都以華語為主,說英語反而難以溝通。某些「文化特色」,在加拿大本土社會,往往亦容易和華人拉上關係,例如去年10月一宗懷疑賂選案,就在烈治文市華人社區瘋傳。無論孟晚舟案的發展如何,針對加拿大華人的暗湧,可能已無聲出現。

阿布達比羅浮宮(二):當傳統被Instagram顛覆

如日前談及,由於阿布達比羅浮宮以主題、而不是按時空策展,當不同時期的非洲神像、基督教神像、佛教神像並列一起,本身就是後現代的mix and match。更能令遊客在Instagram發揮的是,不同展品之間相隔的空間,也可以成為獨特構圖,只要用心設計,可以隨意找到以波斯地毯為背景的羅馬圓柱,或以中世紀文藝復興名畫為背景的伊斯蘭裝飾。博物館主體既然是「文明間的對話」,遊客的主觀心境,通過iPhone,自然也成為對話的組成部份。

每人都很虛偽,每人都在說謊:大數據告訴我們甚麼?

大衛德維茲在書中開首,就以「特朗普當選和當時民調數據的矛盾」,以及「奧巴馬成為美國總統,是否代表大部份美國人已沒有種族歧視心態」這兩個問題,指出我們從民意調查、常理推斷和個人觀感所得,往往與真實狀況大相逕庭。這反映網絡使用者在匿名狀態下,往往會表露不敢在線下談論的事情,諸如種族歧視、同性性傾向、性事、虐童、仇恨思想等。大數據正將我們原本沒有在人前展現的部份暴露出來,正如替此書寫推薦序的心理學家平克 (Steven Pinker)所言,大數據彷彿成為了「窺探人心的窗口」。

阿布達比羅浮宮:全球在地化的實驗(一)

由於阿布達比羅浮宮展品不多,反而令人專注細看每一個策展,進而有不少意外收穫。例如在人像展區,兩件貌似風馬牛不相及的文物並列在一起,一件是公元二世紀的羅馬《雄辯家》人像,另一件是巴基斯坦的佛教鍵陀羅文明菩薩像,但兩者的姿勢、神髓出奇地相似,原來都受古希臘雕像文化影響,古希臘文化隨著阿歷山大大帝遠征傳播到世界,結果殊途同歸,此所以佛教初時並不盛行人格化的神佛雕塑,直到鍵陀羅文明受希臘文明薰陶,才改變了面貌。數月前,我先後到過羅馬和巴基斯坦的鍵陀羅文明遺址,但唯有在阿布達比羅浮宮,才找到兩者crossover的視角觸動。凡此種種,阿布達比羅浮宮又豈止一個炫富博物館?

在中東坐Uber:還有搭的士的理由嗎?

以往的壟斷性行業今天紛紛被打破,已經不能逆轉,但的士的案例,還是相當獨特。其他壟斷即使被打破,也起碼能和新競爭者提供同一服務,但傳統的士司機相比Uber,在壟斷保護下,質素反而差得多。以往專業的士強調比Uber安全,但實情往往相反,太多「專業司機」懂得濫用不透明資訊,積習難返,乘客反而對一切透明的Uber更有信心。有了Uber,到世界各地出差、生活的門檻都大為降低,假如是十年前,一個流落沙特阿拉伯而不懂阿拉伯語的人,幾乎不可能生存,現在問題則迎刃而解。依然以Uber為「違法」的地方,就像活在遠古時代,令人嘆息。

波斯灣小國:印度化不是夢?

但巴林的案例,已經比鄰國卡達爾、阿聯酋健康得多。卡塔爾近年人口有幾何級數增加,因為國家需要大量勞動力,晉身「區域關鍵小國」之列。經過重重後天手術,卡塔爾今天終於擁有人口260萬人,但本土人只有三十多萬,人口比例不過12%,而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等南亞裔人口加起來,佔比率卻高達65%。面積比卡塔爾大得多的阿聯酋,近年人口也是倍增,本土人口大約有100萬,比例比卡塔爾更低,只佔全國11%,而南亞裔加在一起,也超過50%。在這些國家,遇到的司機、服務員幾乎都是南亞裔,他們之間溝通的語言、平常聽的音樂,都和活在南亞無異。

沙特阿拉伯的聖馬力諾:巴林

每逢週末,沙特人就大規模駕車過境駛往巴林,在那裏瘋狂購物,也享受中東相對的自由,女性不用戴面紗,酒精也可以在領有酒精拍照的酒店、餐廳享用,還有夜夜笙歌的夜場,這些都不是沙特目前所能提供。不要看輕這些生活「瑣事」,對沙特人、特別是富人而言,假如老是過國內的單調生活,實在難以想像,但政府也沒有能力擺平內部保守勢力建設「真特區」,讓沙特人有合法的宣洩窗口,就是雙贏。當然,沙特人也可以到鄰近的杜拜、多哈,但都不及駕車來到巴林方便,沙特遊客也就成為巴林經濟的另一大支柱。

昨日科幻,今日科學:亞瑟克拉克的《童年末日》

大家可能以為這些介紹太天馬行空,而且和國際關係不應該有什麼關係。然而《童年末日》真正探討的問題,其實不是科幻部份,而是地球人類的倫理部份,這正是今天世界各國面對科技巨變時,真正的最大挑戰。《童年末日》在主宰離開地球、年輕人和地球俱滅後戛然而止,雖然留下眾多謎團,卻是張力十足。從未露臉的「智宰」是誰?是否就是《聖經》、《可蘭經》講述那全知全能、無以名狀的「祂」?「祂」的終極目的又是什麼?錯過進化的主宰,在無盡的旅程中,所獲得的啟示又是什麼?脫離個體肉身,進化成「心智集合體」的孩子們,他們最後去了哪裡?最後,超越自我而進化的「人類」,是否還能稱為人類呢?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對這些問題定必感到似曾相識,一旦人類真的要面對這情況,社會倫理又是否已準備就緒呢?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