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科幻,今日科學:亞瑟克拉克的《童年末日》

大家可能以為這些介紹太天馬行空,而且和國際關係不應該有什麼關係。然而《童年末日》真正探討的問題,其實不是科幻部份,而是地球人類的倫理部份,這正是今天世界各國面對科技巨變時,真正的最大挑戰。《童年末日》在主宰離開地球、年輕人和地球俱滅後戛然而止,雖然留下眾多謎團,卻是張力十足。從未露臉的「智宰」是誰?是否就是《聖經》、《可蘭經》講述那全知全能、無以名狀的「祂」?「祂」的終極目的又是什麼?錯過進化的主宰,在無盡的旅程中,所獲得的啟示又是什麼?脫離個體肉身,進化成「心智集合體」的孩子們,他們最後去了哪裡?最後,超越自我而進化的「人類」,是否還能稱為人類呢?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對這些問題定必感到似曾相識,一旦人類真的要面對這情況,社會倫理又是否已準備就緒呢?

假如脫歐公投發生在大數據時代

試想像,在相關技術完全成熟的未來平行時空,脫歐公投可以怎樣進行?首先,主辦公投的政府應能客觀掌握大數據,讓各行各業、不同年齡層、不同關注面的選民,都知道脫歐或留歐對自己的具體影響,而不用被既定立場的政客扭曲資訊來欺騙。由於直接民主的前切需要選民掌握充份資訊,他們的一票才有價值,假如公投由電子政府進行,亦可以強制所有選民都要讀了相關訊息,才能投票。

英屬印度洋領地案:大英帝國的最後陰謀

結果在英美兩國商議下,決定首先把查戈斯群島從毛里求斯殖民地切割出來,再和附近另一些小島,組成「英屬印度洋領地」。時為1965年,毛里求斯還未獨立,政府也無力抗議,英國的說法則是「永久買下」這些島嶼,自此成立了一個新領地。行政手術完成後三年,英國將查戈斯群島的全體二千名原住民趕走,把他們遷徙到毛里求斯等地,令島嶼變成無人島,再將之租予美國,成為美國軍事基地至今。美國對這個基地十分重視,除了建立了軍港供戰艦停泊,還興建軍事機場供轟炸機升降,近年美國攻打阿富汗、伊拉克時,羣島依然是轟炸機的前線基地,目前約有三千至五千美軍和家屬住在當地。

英國脫歐亂局:何不承認第一次公投出現技術失誤?

「是否支持英國繼續留在歐盟」這問題,本質是一個純政治表態;但「主張英國應該和歐盟建立哪種關係」這問題,本質卻是具具體體的技術操作。前者的答案,可以是簡單的「支持」Vs「反對」,但後者的答案,就必須包含由光譜一極到另一極的不同選擇,也就是由無協議硬脫歐這極端、到維持現狀留歐這另一極端,與及其他種種介乎兩者之間的方案。只要把那些方案並列出來,相信結果很可能是支持「留在歐盟但談判爭取更大自主性」、與「支持脫歐後與歐盟維持緊密關係」這兩個偏向中間的選項,會成為主流民意;但在簡單的二元對立式公投,支持這兩類選項的人,卻會被兩極綑綁。事實上,從第一天開始,金馬倫推動公投時,就沒有認真想過「方案」問題,當時幾乎沒有人想過甚麼「挪威模式」、「瑞士模式」,更不用說公投設定的根本問題。英國政府假如不承認這一點,在日後推動公投時附加應有的責任條款,還會發生類似鬧劇。

前瞻未來恐怖主義

令人擔心的是,這些技術快速發展,就像基因編程一樣,而且不需要國家級支援。當世界出現了非常方便、廉價、機動性的戰爭工具,即使強權擁有核武,也不能掌控一切,正如大國今天還是會在游擊戰、地面戰焦頭爛額。在這股浪潮中,受益最大的不單是固有霸權、主權國家,而是恐怖份子和極端團體。他們通過黑市、間諜滲透等方法,擁有高端自動化武器,並不困難;未來版本的ISIS,只要掌握上述技術,就會更精準地進行種族、宗教清洗。由於技術總能繞過政治、倫理規範,新一波的未來軍備競賽,既是歷史無法終結的原因,也是國際鬥爭的副產品,何況研發更高端的新科技、新武器,依然是大國博弈的主戰場,沒有國家會願意獨自為科研自我設限。上行下效,恐怖組織又怎能免俗?

歷史終結論2.0:福山的「歷史很久也不會終結論」

福山在《我們的後人類未來》強調,當人類漸漸掌握改造自身的能力,令自己獲得更長的壽命、智力、戰鬥力,自然令人類社會的「基礎原子」(即人類本身)獲得強化,然後這些「原子」組成的社會、組織、經濟、文化、政治等,也早晚會被同一技術傾覆。例如生物技術馬上就會改變戰爭模式,細菌戰、人機互動武器、強化骨骼、神接增強等都會很容易出現,未來我們甚至可能看見通過改動基因製造沒有「感情妨礙」的「士兵人種」,或以大量生產的方式製造廉價士兵,以降低發動地面戰的成本。這令人想到電影《22世統殺人網絡》,就出現了主角可以在程式世界「下載」功夫大全、直昇機操作方法等技術,即各種兵法、軍事學甚至臨場反應,都可以現成下載和大量散佈,學習成本減到近乎零。這些還只是生物科技的範疇,如果加上AI、雲數據等,整個未來革命,更一發不可收拾。

回到鐵托時代:舌尖上的南斯拉夫

執筆時身在貝爾格萊德,深夜總是餓,巴爾幹的回憶卻是伴隨味覺滲出來。曾經寫了不少回憶南斯拉夫強人鐵托的文章,那時候的南斯拉夫人吃什麼,同樣值得重溫。巴爾幹半島一直是東西交匯點,同時佈滿奧匈帝國和額圖曼帝國的特色,雖然論講究,南斯拉夫的食物比不上法國和意大利,但在鐵托管治期間,南斯拉夫人和其他鐵幕國家的同志完全不同,過著小資生活,連帶飲食文化,也別具韻味。

移民政策的背後:美國是一個「國家」嗎?

至於所謂「低端移民」,或許和本土基層構成一定競爭,但在其他方面也帶來大量好處。即使不談百年前黑奴承擔的勞動力角色,現在的網絡經濟講求人口紅利,要維繫一個持續增長、又不像日本般老化的人口大國,不得不靠新移民來補足;要把多元文化吸納進自身經濟體系,更必須依靠來自各地的新移民。不少本土主義者視「多元文化」為洪水猛獸,然而美國的大熔爐是世界各地最成功融合多元文化的實驗,無論是非洲、拉美、印度還是日本文化,都已經被融入美國體系,再變成美國推廣「美式全球化」的工具,否則單靠白人文化要在新時代壟斷全球,完全不可能。管理美國,畢竟不同管理一間公司,可以單純以數目字計算盈虧,否則世界各國都由核數師管理,就可以了。

加拿大、香港與英聯邦:由維多利亞十字勳章談起

用今天的人道主義角度而言,奧士本並非刻意為異鄉而死,他是一個軍人,只是盡軍人在戰爭中的責任,但他的犧牲是鐵一般的事實。為甚麼他要死在香港,除了個人操守,更重要的是當時加拿大外交,依然為英國馬首是瞻,只是到了戰後,美國對加拿大的影響才越來越大。即使在今天,英國王室在加拿大依然受歡迎,加拿大人在二戰時被「感召」守護香港這英國遠東窗口,也成了今日英聯邦的謳歌對象。英國脫歐公投後,一直有輿論主張與英聯邦的盎格魯-薩克遜國家重構緊密關係,尤其是加拿大,更被寄託為英國復興的中介。諷刺的是,今天澳門獲國家委以重任,成為溝通葡語國家的橋頭堡,但被指為「人心未回歸」的香港,要善用和英國的淵源則困難重重,正是各有前因。

《毒家企業》:從經濟學角度了解毒品市場

雖然各國政府都努力打擊毒品,但毒品依然橫行,究竟可以如何回應?除了種種法律監管,《經濟學人》英國編輯溫萊特(Tom Wainwright)出版了《毒家企業》一書,則嘗試以經濟學角度解構毒品的產業鏈。販毒畢竟也是一門生意,與賣餐飲賣衣服賣基金無異,只是毒販賣的是違法毒品,打擊毒品時加入經濟學理論,合情合理。溫萊特揭示大毒梟也在使用大家耳熟能詳的經濟學和企業管理理論:像香港兩大超級市場般壟斷採購、像美式快餐店般特許經營、像大企業般管理幫派人力資源、搞公關和形象等,販毒集團越來越有組織,已經自成一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