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3.0」:人工智能如何改造人類未來

新一輪大國博弈若火如荼,但並非在地緣政治上發生,而是圍繞著人工智能的構想和技術進行。當人工智能的用途漸擴及軍事、工業、生產、農業、教育等不同層面,以人工智能操作的機械人逐漸取代各行各業的工作,而且顛覆了從前對「國家安全」的認知,人類未來的社會倫理、政治制度,又會如何改變?

麻省理工學院物理學家鐵馬克 (Max Tegmark) 2017年出版了《Life3.0:人工智能時代,人類的蛻變與重生》一書,討論了眾多人工智能普及後的世界現象,認為當人類進入「生命3.0」,昔日的「1.0」、「2.0」時代的舊規則,都難免變得不合時而。所謂「1.0」到「3.0」,其實是他演繹的人類生命發展三階段:第一階段依靠生物本能和生理需要而行動,目的主要是為求存續、繁衍後代;第二階段的逐漸擺脫單純生物本能和生理需求,發展出社會結構和組織、文化、道德價值規範,開始探索生命意義和本源等心靈世界,這也是我們現在身處的階段。

然而我們在「生命2.0」階段,仍無法完全超越肉體和生物性的限制,以鐵馬克的話說,就是雖然人類的「軟件」改變了,仍無法改變「硬件」。現在被接受為「主流」的種種規範、宗教、倫理、道德,都是為這個階段度身定造的。但直到出現他所言的「生命3.0」,人類可以依靠人工智能和科技發展,通過意識移轉、離開肉身而在不同空間傳遞,讓人的精神能逐漸脫離肉身,達至同時改變人類「軟件」和「硬件」的目的,那時候,新規範就必然出現。與此同時,若人工智能進一步發展為在智力和精神上超越人類、能用於廣泛層面的「超人工智能」,那不單是「人類」的定義,甚至連生命本身的形態,都會發生根本改變。這種改變不只是影響工作機會、產業發展等即時問題,更會徹底改變人類社會、生命本身的形態和存在方式。

不少懷疑論者質疑,人工智能發展為「超人工智能」需時甚久,就算真的有這一發展,也非短時間內能發生。也有論者認為為了阻止「超人工智能」出現,我們需要儘快催生科技發展的守門人,即使是靠極權世界的體制力量,也優於任由不可測的未來出現。但鐵馬克從技術角度,認為不能完全否定「超人工智能」很快出現的可能性,而且這議題事關人類最大利益,更需要整體考慮長時期的藍圖和規劃;至於極權社會也好、民主社會也好,根本不存在防止人工智能進步的誘因和能力,單是富人希望通過人工智能改善自己下一代的動力,已足以抵銷一切。

小詞典:超人工智能(Superhuman 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超越人類的人工智能,能表現正常人類的所有智慧行為,包括情感、恐懼與靈感等,而且猶有過之,以相對於之處理個別問題的「弱人工智能」。關於出現「超人工智能機械人」後,他們是否算是生命一部份,正成為社會倫理學的爭議。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1月2日

延伸閱讀:未來國際語言:「你用錯filter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