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時代教室:刻意錯誤的藝術

不少學院科目的指導思想是「簡單複雜化」,乃至以不能在現實世界應用為榮,其實「複雜簡單化」的技巧更高,而且往往不是傳統精英能掌握。到了今天的互聯網時代,我們的閱讀習慣完全由演算式主導,懂得議題設定的高手,除了要知道群眾心理學、資訊科技最新趨勢,還要有通盤策略,例如「刻意錯誤的藝術」。

美國企業管理漫畫《Dilbert》的作者Scott Adams出版了一本很有啟發性的書,名叫《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就是訴說特朗普一類領袖如何突破傳統精英的局限,通過種種「後真相」演繹,成為操控群眾的大師。其中他特別談到「刻意犯錯的藝術」,包括三大情節:

1.領袖提出一個總體正確的大方向,但刻意誇大部份事實,甚至故意提出有失誤的細節;

2.基於人類天性、社會責任與專業反應,傳統精英、專家學者、廣大網民會立刻被誇大、錯誤的部分吸引,感到如獲至寶,不斷放大這些錯誤,以為自己可以從中得分;

3.結果討論被成功炒熱,一般人只會記得整個辯論的大方向,而不在乎細節的對錯;支持己方立場的人會對對家針對枝節的「吹毛求疵」感到反感,更堅定支持自己的領袖;對家面對永不承認「錯誤」的領袖,也會進一步自以為擁有道德高地,窮追猛打,卻不知道自己覺得無比重要的「真相」或「辯論道德」,在一般人眼中卻是不屑一顧,嚴重脫離群眾而不自知。

特朗普上台前後的政策推動,幾乎都是根據上述公式運作的。墨西哥邊境圍牆、聲言隔離所有非法入境兒童、對北韓發動核戰、向中國徵收天價稅項等,在操作層面,任何人也能輕易找到大量不設實際的內容、錯漏,「世事給我看透了」的文章應運而生,令知識份子以為特朗普的提案「眾叛親離」。殊不知一切都是計劃的一部份,一般人反而堅定了特朗普「大方向正確」的信念,假如不是《紐約時報》、CNN等主流媒體不斷質疑特朗普提供的細節,一般人還不容易關注。特朗普如是,英國脫歐公投期間脫歐派的理據,巴西總統大選期間「巴西特朗普」針對中國投資的警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對國內庫爾德危機和「居倫叛國集團」的宣戰,乃至某些地方的移山填海特區計劃(指的自然是沙特阿拉伯),莫不如是。

假如我們還是覺得這策略很遙遠,只要看回自己的社交媒體,也能明白一二。根據演算法,一個帖子得到越多回應,就越容易被其他人看見,但要吸引一般網民留言的內容,很難不是情緒主導,結果哪怕是大量負評,在演算式下,也是「否定的肯定」,屬於炒熱議題所必須。政客現在為了設定議題,根本不會提出四平八穩、具可操作性的建議,只會思考sound bite怎樣適應演算式,去吸引支持者和反對者回應。與此同理,一篇文章假如有錯別字,能吸引網民當「認字特警」,在演算式下,那也是令議題炒熱的方式之一。究竟甚麼是「對錯」、甚麼是「真相」,在這個世代,早已變得模糊了。

小詞典:後真相時代

源自九十年代的美國政論,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被發揚光大,成為2016年牛津字典收錄的年度詞彙。「後真相」指通過情緒、感覺、偏見演繹數據和事實,而不是通過事實去疏導情緒,特朗普即被視為「後真相大師」。但與此同時,「後真相」亦不同簡單「說謊」,因為畢竟存在一定事實依據,而且傳統精英通過數據的分析,亦可以充滿偏見,此即為特朗普所批評的「fake news」。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1月2日

延伸閱讀:未來國際語言:「你用錯filter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