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家企業》:從經濟學角度了解毒品市場

毒品禍害人類,除了因為它損害人的身心,還有很多人因毒品被殺害。2010年,墨西哥就有超過2萬人因毒品被謀殺,當地華雷斯城 (Ciudad Juárez)更是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城市,拉丁美洲也因毒品令人聞風喪膽。毒品全球銷售額達每年3千億美元,若果毒梟聯合統治一個國家,這國家足以擠身全球40大經濟體之列。

雖然各國政府都努力打擊毒品,但毒品依然橫行,究竟可以如何回應?除了種種法律監管,《經濟學人》英國編輯溫萊特(Tom Wainwright)出版了《毒家企業》一書,則嘗試以經濟學角度解構毒品的產業鏈。販毒畢竟也是一門生意,與賣餐飲賣衣服賣基金無異,只是毒販賣的是違法毒品,打擊毒品時加入經濟學理論,合情合理。溫萊特揭示大毒梟也在使用大家耳熟能詳的經濟學和企業管理理論:像香港兩大超級市場般壟斷採購、像美式快餐店般特許經營、像大企業般管理幫派人力資源、搞公關和形象等,販毒集團越來越有組織,已經自成一國。

正當生意有行規、有法例監管,販毒也有自己的地下秩序。為了摸清這地下秩序,溫萊特親身深入拉丁美洲毒品產業鏈的各部份,冒著生命危險訪問、調查當中大小人物,以得到第一手資料。毒品由種植、收購、提煉、批發、零售,都由龐大的卡特爾販毒集團控制,當中涉及龐大利益,小混混、販毒集團、各層警察、不同官員之間關係錯綜複雜,並非非黑即白,而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爭執亦由此起。當爭執不能以正常法律途徑解決,只能流血收場。

歐美國家近年積極打擊販毒人士,甚至插手拉丁美州國家內政,以捉拿毒販和摧毀種植毒品的農田,打擊販毒源頭。表面上,這類行動觀感震撼,得到民眾支持,不過溫萊特認為打擊效果不彰,毒販春風吹又生:大毒梟自有躲避方法,又或已勾結政府官員或警察;小混混掃之不盡,人浮於事,只能靠毒品勾當維生;農民沒有技術種植比古柯樹更賣錢的農作物,亦別無選擇。打擊了一處毒源,毒梟在另一處另起爐灶;即使收入被打擊,「羊毛出自羊身上」,街角「零售」的可卡因又會漲價。

根據一般邏輯,只要政府管治得當,人民安居樂業,毒品這高風險行業的從業員自然會減少。可是不少拉丁美洲國家都是「失敗國家」,政府沒有管治能力,毒梟甚至代替政府位置,提供社區服務,這既為自己提升形象,又能從中吸收新血。政府腐敗不得民心,但某些毒梟被補或死亡時,反而得到民眾哀悼。

現在大毒梟面對的最頭痛問題,並非各國政府的打擊,而是如何面對經濟轉型。互聯網興起後,個人可以透過黑網 (dark web) 販毒,並以加密貨幣交易,令人難以追查交易雙方,這大大減少了毒販上下其手、從中取利的空間。黑網交易反而令毒品質素提高了,連「交易態度」也好了,符合全球Uberization、去中介化的大趨勢。毒梟的嘍囉其實也不太靠得住,除了信任問題,也會經常失手,有質素的嘍囉又會依靠網絡另起爐灶,都令毒梟集團再不易壟斷。新興的合成精神藥物、各國逐步讓大麻合法化的潮流,也為傳統毒梟帶來競爭,令他們慨嘆「生意難做」。

溫萊特以身犯險寫成這本書,除了讓人看透毒品產業鏈,也是要各國反思如何有效打擊毒販,特別是要避免以傳統方式動刀動槍搜捕(令人想到菲律賓杜特爾特的反毒戰爭),情願通過計算經濟學誘因和動機,從而減少枉死的生命。加拿大令大麻合法化的同時,同步以經濟政策大規模打擊毒販,成效如何,對未來的全球掃毒運動,就有指標作用。

小詞典:溫萊特(Tom Wainwright

《經濟學人》雜誌的英國編輯,2004年牛津大學哲學、政治、經濟學畢業,主要報導犯罪、移民等社會議題,2010年成為《經濟學人》的拉美局主管,期間對拉美毒梟進行了詳細採訪,2016年出版《毒家企業》一書,分享了自己的所見所聞。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1月8日

延伸閱讀:大學教育淘寶化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