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終結論2.0:福山的「歷史很久也不會終結論」

早前中國學者賀建奎聲稱成功製造基因改造雙胞胎,涉及生物科技的高度道德爭議,雖然引來全球鞭韃,卻也是一個新時代到來的先聲。世界衛生組織表示,正籌建一個專家小組,討論基因編輯技術的道德和安全問題,預期會制訂一個各國適用的研究指導原則。然而生物科技利益巨大,而且涉及各國國力的競逐,能否有效監管,誰也不樂觀。國際關係和生物科技貌似風馬牛不相及,但一些有識之士早在十多年前,已看到了兩者關連。早在2002年,著名美籍日裔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就出版了一本著作,名叫《我們的後人類未來:生物科技革命的後果》,除了前瞻到類似賀建奎事件的出現,還沙盤推演了人類的未來。

對全球化理論有基本印象的朋友,對福山的名字斷不會陌生。他就是冷戰終結後,在九十年代提出「歷史終結論」的學者,被認為是全球化時代的重要推手之一。當時蘇聯剛解體,衛星國紛紛倒向資本主義和民主體制,福山認為世界的歷史就是意識形態鬥爭,冷戰終結,代表資本主義、民主主義和共產專制主義的對決已經終結,人類只剩下一條可行的道路,就是政治上的民主制、經濟上的資本主義,以及社會上的自由主義。這理論一度成為全球化研究的主流學說,雖然受到不少爭議,但一紙風行,想不到福山的《我們的後人類未來》卻直接推翻了自己的「歷史終結論」。在這本續集,福山其實並沒有離開自己的老本行,他仍然是從政治哲學、全球化、人類文明的高度,研究我們的未來,只是他發現改變人體的科學技術,最終都會進入現實政治,而且會改變「歷史的終結」這本來的定律。

事實上,即使沒有生物科技革命,「歷史是否已終結」這場辯論,本來就不可能一錘定音。在西方學界角度而言,「歷史學」是由希羅多德創造,西方史觀是由希臘城邦對決波斯帝國的史詩開始,習慣了二元對立;之後興起的基督教神話,也是對抗的歷史觀,即是天國和塵世、上帝和魔鬼的鬥爭;到了近代,就成了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陣營的對峙。但就在「歷史終結論」出台後十年,中國崛起、歐美在金融海嘯受重創、各地民主退潮、民粹主義興起,已經打擊了福山的舊預言。

不過與此同時,福山原來已經牽頭修正自己的理論,不過是以未來學角度。現在,他主張「除非科技終結,否則歷史就沒有終結」。他有這個科技哲學的轉向,是因為意識到除非永遠沒有新科技出現,否則人類國族、各集團之間,還是會出現互相超趕的競賽,紛爭不休。在福山眼中,生物科學才是新一輪歷史鬥爭的原材料,這涉及近日火紅的基因編輯,還有神經藥理學、大腦科學等命題。

福山在《我們的後人類未來》強調,當人類漸漸掌握改造自身的能力,令自己獲得更長的壽命、智力、戰鬥力,自然令人類社會的「基礎原子」(即人類本身)獲得強化,然後這些「原子」組成的社會、組織、經濟、文化、政治等,也早晚會被同一技術傾覆。例如生物技術馬上就會改變戰爭模式,細菌戰、人機互動武器、強化骨骼、神接增強等都會很容易出現,未來我們甚至可能看見通過改動基因製造沒有「感情妨礙」的「士兵人種」,或以大量生產的方式製造廉價士兵,以降低發動地面戰的成本。這令人想到電影《22世統殺人網絡》,就出現了主角可以在程式世界「下載」功夫大全、直昇機操作方法等技術,即各種兵法、軍事學甚至臨場反應,都可以現成下載和大量散佈,學習成本減到近乎零。這些還只是生物科技的範疇,如果加上AI、雲數據等,整個未來革命,更一發不可收拾。

這樣的趨勢,可以被控制嗎?這正是福山在這本書最後的探討。在他的思考中,新技術顯然需要擔憂和被控制,因為這些技術隱含的優生學、社會達爾文主義意味,可以輕易將「人」這生物的一切前切瓦解,進而顛覆現時人類的所有社會和政治基礎。正如他指出從1945年第一顆原子彈誕生以來,核武器就被施以政治控制,結果是1968年的《核不擴散條約》,到了近代的北韓問題,核武仍然是談判重點,因為北韓要得到國際社會接納成為核俱樂部成員,就要符合某些(現在未能達標的)國際規範。

然而,畢竟與《核不擴散條約》相對的現實,就是核武不斷擴散,不斷有新國家加入核子俱樂部。基因編輯、AI等技術,雖然不能說是毫無規範,但明顯不像是否擁有核武那樣清楚嚴格,也不那麼容易執行。以基因編輯技術來說,美國科學界本來有基改胚胎長成之前就會銷毀的規定,但賀建奎就告訴你,他可以輕易突破規範。由此可見,當基改研究成本不斷下降,以往沒有條件的地方,今日都能做到;新技術由於太新,技術進步的速度,遠遠快過各國形成共識和管制的速度。一個國家要立法已經官僚重重、費時失事,何況是聯合國一類國際組織?賀建奎只是生物科技的北韓、巴基斯坦和伊朗,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人」。

國際社會企圖對新技術建立規範,必然會誇誇其談,但實在不能對其效果過份期待。政府、政治其實難以控制技術,只有技術人員可以控制技術,從而在強國對峙中形成恐怖平衡。福山的「歷史終結論2.0」是悲觀的,也不能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因為那涉及人性的根本問題,除非同樣是生物科技能消除DNA的貪婪、自私等種種人類劣根性,但那又回到「超人」取代智人的人類覆滅論。到了歷史又一次頻臨「終結」之時,到時人類在未來世界還剩下多少自主權,自然是另一回事了。

小詞典:福山(Francis Fukuyama1952-

美籍日裔學者,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畢業,師從「文明衝突論」作者亨廷頓教授,先後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史丹福大學等任教。九十年代發表《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成名,並參與新保守主義智庫「美國新世紀計劃」,然而在2000年後研究逐漸轉向,更多強調科技發展對人類未來的衝擊。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1月11日

延伸閱讀:《今日簡史》:甚麼才是真正的國際關係議題?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