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未來恐怖主義

昨天談及早在十多年前,著名政治學者福山教授在發表「歷史終結論」後,就警告了生物科技發展對人類未來的衝擊。這種衝擊不單顛覆了我們社會的倫理道德觀,也會影響未來的國際博弈,例如全新的戰爭模式、恐怖份子帶來安全威脅,都會紛紛出現。

例如現時已有廠商將AI和「性愛機械人」結合,而性愛機械人和戰鬥機械人的技術門檻,並不會差太遠,而製造小型戰鬥機械人的技術,也早已出現。與此同時,航拍機現在大行其道,小型無人機亦是大家能負擔的新技術,將之用於作戰或恐怖主義,並不困難。當全球零售商亞馬遜在美國已經以無人機送貨,用無人機安置戰鬥機械人和炸藥、然後用GPS定位,再加上人面辨識技術,令遙距殺人在技術上早已能夠操作。何況將來的人類亦可能全盤「數碼化」,令各種定位更精準。屆時大量生產的小型機器,除了將發動戰爭的成本降低,說不定還可以避免誤傷無辜,屆時連烈士也可能失業,被搭載人工智能的小機械取代。連帶「買兇殺人」這門業務,也會變得數碼化起來。

除了新武器的出現,人工智能亦會令網絡戰變得更超現實。當一個社會的自動化程度越高,在網絡戰之下就越脆弱;當一個國家甚至全球的電網、工廠、交通工具、通訊系統、核電廠、武器庫等全部網絡化的時候,戰爭在現實世界展開之前,就已經在網絡世界分出勝負。事實上,即使在AI未普及的時代,國際網戰已經無聲無息出現。例如2012年,美國和以色列政府為了阻止伊朗發展核武,除了以外交和政治施壓,還發明了稱為Stuxnet Worm的電腦病毒,成功感染了伊朗的電腦系統,據稱成功令伊朗濃縮原料的高級離心器分解。另一核武新貴北韓則通過黑客和電腦病毒,勒索不少國家和機構,據報這也是該國「賺取外匯」的常用手段。

令人擔心的是,這些技術快速發展,就像基因編程一樣,而且不需要國家級支援。當世界出現了非常方便、廉價、機動性的戰爭工具,即使強權擁有核武,也不能掌控一切,正如大國今天還是會在游擊戰、地面戰焦頭爛額。在這股浪潮中,受益最大的不單是固有霸權、主權國家,而是恐怖份子和極端團體。他們通過黑市、間諜滲透等方法,擁有高端自動化武器,並不困難;未來版本的ISIS,只要掌握上述技術,就會更精準地進行種族、宗教清洗。由於技術總能繞過政治、倫理規範,新一波的未來軍備競賽,既是歷史無法終結的原因,也是國際鬥爭的副產品,何況研發更高端的新科技、新武器,依然是大國博弈的主戰場,沒有國家會願意獨自為科研自我設限。上行下效,恐怖組織又怎能免俗?

小詞典:歷史終結論

美國政治學者福山於1992年出版著作《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提出西方民主制度、資本主義經濟、自由社會等,隨著冷戰終結,會成為人類歷史的終極模式。這曾成為全球化理論的主流,然而福山其實也預見人類在「歷史終結」後,並無能力控制未來科技,只是今天的趨勢,遠比他1992年的預測來得更快罷了。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1月15日

延伸閱讀:歷史終結論2.0:福山的「歷史很久也不會終結論」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