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峰會2.0:出了甚麼錯?

有甚麼屬於這範疇?舉例,也許是美國提出棄核時,指名要關閉北韓某沒有公開的核武試驗場,但金正恩沒有想到美國知道那試驗場的存在,開會前卻對同僚說那不是談判範圍,要是承諾了,回國就下不了台,於是唯有堅持要美國「完全」撤銷制裁,去為自己爭取時間理順內部問題。至於擅長談判的特朗普,卻可能是因為國內敵對媒體已掌握了政府的北韓情報,要是自己高高興興宣佈達成「協議」,回國卻被「fake news」披露一切是騙局,間接佐證了前律師震撼性爆料證明自己是「騙子」,那只會得不償失。

特朗普時代的奧斯卡:《臥底天王》與極端主義

但這是否代表白人激進主義比黑人激進主義更恐怖?似乎也不是。《臥底天王》是一部喜劇,目的就是要通過看似兒戲的情節,訴說任何形式的激進主義,都以差不多的非理性思想主導,關鍵是誰來領導。黑豹黨逐漸瓦解,因為他們的領袖逐步被主流消化;3K黨居於社會邊陲,但領袖同樣擁有陽光下的名譽地位。這些「激進」領袖其實都失去了「勇武抗爭」的勇氣,因為代價太大,自己其實對當前的既得利益已經滿足,自然也沒有付諸行動的誘因,一切激進言論只是打嘴炮。反而是那些基層支持者,往往容易對幼稚文宣信以為真,電影最「激」的黑人和白人,都是邊緣人當中的邊緣人。

《綠簿旅友》:從特朗普時代的奧斯卡電影談起

《綠簿旅友》的旅途從北向南,背景逐步由多元、開放的大都會變成充滿種族歧視、偏見和仇恨的南部農村,這樣的「一國兩制」,才是最令人震撼之處。雖然美國南北大不同乃基本常識,但自從六十年代平權運動出現後,南方白人骨子裏是否依然沒有改變,卻是一個難以正面探討的敏感話題。畢竟表面上,一切歧視性法律都已改變,但如何「釋法」、日常生活如何行事,卻屬於深層次的文化層面。何以大家都是美國人,北部城市人能接受黑人精英,南部卻充滿敵意,電影其實不斷暗示,原因是結構性的:南部既得利益集團盤根錯節,背後的教會、財團、地主等勢力,即時在今天,也是不能撼動。特朗普的最大支持者「另類右派」,對支持大白人主義毫不避忌,南方白人區尤其是票倉,他們對白人在美國不久後可能淪為少數族群,有刻骨銘心的憂慮,隨著特朗普當選,一下子把這些憂慮發洩出來。黑人精英今天到了南方,自然不會有相同經歷,但是否就沒有其他歧視?恐怕不可能。

未來無人戰爭:一秒決勝的「雲端化戰場」

1983年,美國昇陽電腦提出「網絡就是電腦」口號,但在未來,恐怕「網絡就是戰爭」。19世紀普魯士軍事名著《戰爭論》提出「戰爭是政治的延續」,但也許在21世紀,「戰爭只是網絡的延續」。屆時人的世界的一切,也許都已不再重要。

我認識的切尼外交啟蒙導師

切尼為首的新保守主義陣營主張出兵伊拉克,固然早於9/11事件以前,但背後的原因,除了石油,同樣有冷戰式二元對立思維。他們相信強大的敵人永遠存在,只是以不同面目出現,所以伊拉克、伊朗、北韓一類以反美主導國內意識型態的政權,就是頭號敵人,所謂「邪惡軸心」。切尼除了力推出兵伊拉克,另一大「貢獻」,就是把北韓列入邪惡軸心,千方百計阻撓北韓和美國達成任何共識。喬治布殊時代的國家安全顧問賴斯雖然是蘇聯問題專家出身,但主張拉攏北韓,一度在六方會談框架內,接近和北韓達成協議,最終卻是切尼一手摧毀,目的之一,就是要論證美國建立導彈防禦系統的必須性。

《為副不仁》的切尼Vs特朗普

切尼的濫權,有其特定理論基礎和時代背景,他步入政壇時是越戰年代,近距離目睹總統和行政機關的權威因為反戰運動和水門事件而急劇下降,政府也失去昔日應有的龐大能量(其實以往的美國總統頗有相當獨裁的),深感有責任撥亂反正。所謂「行政一體論」,就是強調總統作為行政領袖理應不受制衡地主導行政,才能發揮美國憲法賦予的職能。這樣的信念,令他產生了「釋法」的強烈慾望,也以9/11後壯大了的行政權力為榮。無論其他人認同與否,「切尼革命」假如延續下去,客觀效果就是令行政機關重新壯大,而不是他個人成為獨裁者。特朗普愛獨裁,卻沒有嘗試令體制出現改變,只在意自己這一任能有多少權力使用;切尼看不起特朗普,也是意料中事。

曾經滄海:敘利亞太空人的故事

相較下,敘利亞太空英雄Faris的近況則坎坷得多。敘利亞內戰爆發後,住在反對派大本營阿勒頗的Faris令人意外的離棄了栽培他多年的阿薩德政權,公開支持反對派,輾轉逃亡到土耳其,淪為曾擔任最高職務的難民。由於他在同胞當中具有高知名度,反對派很希望以他為宣傳樣板,更於2017年委任他擔任國防部長。其實Faris反阿薩德之路也有跡可尋:他來自多數派遜尼派,本來只是被阿薩德政權放在征空陪跑名單,只是阿薩德所屬的阿拉維派候選人連番表現不濟,加上蘇聯軍官堅持,大後備才成為正選。成為國家英雄後,Faris雖然兼任空軍學院院長,但並沒有實權,建立太空學院的建議也不被接納,當阿拉伯之春爆發,他多年來的複雜情結就瞬間爆發。

大灣區與抖音

抖音初始版本不過出現在兩年前,第一次公佈全球用戶數字已突破五億人,冒起速度之快,邁向全球能力之強,都令人刮目相看。從來沒有國家領導人像推廣大灣區那樣推廣抖音,也沒有甚麼委員會、規劃綱要宣傳,但抖音在新生代社群當中徹底擊敗Facebook和Instagram,對用戶身份認同的影響,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抖音既是娛樂社交平台,本來就不會有太多政治訊息,加上是內地研發,內容當然政治正確,雖然也偶有出現疑似兒童色情動作一類爭議,也有個別視頻被禁,但整體而言,用戶不會有任何獲取嚴肅訊息的期望,更不會在抖音關心社會。這和嚴重老化的Facebook用戶有泛政治化的傾向,絕對是兩個世界。當內地新一代網紅通過抖音,成為香港中小學生的共同偶像,兩地青年之間的疏離感,自然大幅下降,香港學生普通話的流暢程度,自然也與日俱增。昔日無數官員、幹部念茲在茲的任務,可能就這樣,自然而然得到解決。

中美貿易戰前傳:《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

戴卓爾夫人在冷戰末年,提出所謂「TINA」概念:「there is no alternatives」,指共產主義陣營的崩潰,反映除了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別無他途。然而IMF坐大十多年後,新興經濟體卻紛紛尋找「alternatives」,中國外交適時以「沒有任何附設前提」為口號,針對發展中國家政府「無需強迫改變就能獲得援助」的慾望,就逐步成為足以和美國體系比併的新金主。當然,正如毛主席教導我們,「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中國提供貸款的「不設附設條件」,只是說不會像IMF那樣干涉政體運作,而不是說不用付利息、不用抵押品,這都是「一帶一路」的基本理念,這裏不贅。

美朝峰會2.0:越南的智慧

論及作為世界各方信任的中介人,新加坡似乎遠較越南合適;但仔細一看,越南要的類似優勢,卻也可塑性甚高。當今世上依然存在的共產國家不多,北韓、越南正是其二,它們有歷史上的緊密淵源,與強鄰中國也有相類既親非親、若即若離的複雜情感,越南要得到威權國家信任,自然並不困難。更有意思的是美國雖是越南老對手,近年卻成為其重要戰略夥伴,合作已經由經濟拓展到戰略、軍事領域,針對的自然是中國,西方國家紛紛加持「越南奇蹟」,作為由敵人變成盟友的樣板。日本戰後復興之時,正是倚仗這樣的身份,越南自不會錯過機遇。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