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性醜聞與大數據時代

教宗方濟剛正式承認,天主教神父除了有不少孌童醜聞,修女被神父性侵犯的悲劇,也時有出現。在可見將來,宗教在急速變化的社會能否維持其重要性,如何理順這類醜聞,將會十分關鍵。

事實上,神父不能結婚生子只是人為的規定,緣起自然不單是為了「專心侍奉主」,而是充滿世俗計算。在中古時代,一切資訊不透明,神職人員作為凡人與神秘力量的中介,身份遠比今日為高,他們若能顯示摒棄一般人的七情六慾,除了能被信徒視為言行合一的聖人,也有助增加整個宗教的道德感染力。佛教僧侶出家,也有類似計算,更極端的還有耆那教的苦行,本來就是要把凡人升格為非人。

不過天主教神職人員獨身的設定,還是源自權力分佈為主。當中世紀教會成為早期全球化的最龐大官僚體制,如何避免個人利益凌駕集體利益,就成為教會捍衛自身地位的最大挑戰。假如神父有家庭,很難避免把種種特權嘗試傳送到妻子兒女,甚或建立家天下的宗教王朝,此所以梵蒂岡歷代領袖雖然充滿醜聞,但卻能根本杜絕被單一家族騎劫。某程度上,封建王朝以宦官取代正常男人掌管內廷,雖然形式相異,但某種邏輯卻是相通的。

問題是在基因改造人類出現前,沒有人能避免情慾,要求神職人員獨身、而沒有合理渠道宣洩,本就不可能。教會主事人都是智者,對此心知肚明,往往以「水至清則無魚」的態度處理,因為根本沒有解決之道。神父孌童、和尚通姦一類故事,歷朝歷代無日無之,其實當事人的壓抑,也不足為外人道。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的武當派泰斗張三丰徒孫宋青書本來是欽點接班人,最終變成反派、身敗名裂,不少讀者只記得他謀殺師叔的罪行,卻忘記了問題根源,是他在道貌岸然的武當山抑壓不住情慾,偷看峨嵋女俠睡覺,程度遠較神父性侵修女輕得多,但本質並無二致。

當世界邁入大數據、零私隱年代,從前可以輕輕帶過的「個別事件」,現在已不可能掩蓋。當每一個受害人都可以匿名在網絡高呼「#MeToo」,基本上沒有罪行不為人知,更何況就是沒有親自性侵的神職人員,要是在網絡瀏覽成人電影,也會無所遁形。另一方面,當資訊越來越透明,教會最大財富由哪些既得利益者掌管,也不可能長期保密,當教徒發現權力核心形同世家,又有何反應?何況不少神職人員的功能,例如祈禱,也是人工智能可以取代的事,中世紀那個官僚架構是否還需要如此龐大,也大可商榷。科技發展改變一切,宗教也不例外,再維持神職人員獨身令,再也沒有本來的誘因,只會帶來無窮無盡的問題。梵蒂岡改例的挑戰也是與時間競賽,正如美國Vs華為的戰爭也是與時間競賽,當數位時代完全出現,那時候才回應,就晚了。

小詞典:《提摩太前書》4:1-5

「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他們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謝著領受的。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2月8日

延伸閱讀:袋住先:中梵關係的「越南模式」

One thought on “梵蒂岡性醜聞與大數據時代

Add yours

  1. 佛教獨身,與展現聖人吸納大眾形象無關,而是要離慾脫苦,它有一套修行方法。惜歷代總有修持不善者。所以不能與其他宗教相提並論。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