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挑戰者:印第安人還好嗎?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敢言」作風,眾所週知,於是不少美國被掩蓋的深層次矛盾,在這時代一一展現出來。不久前他在社交網站貼文,揶揄聲稱自己是印第安人後代的民主黨參議員華倫 (Elizabeth Warren),說她拍的一段宣傳片應該以傷膝河大屠殺 (Wounded Knee Massacres) 和大號角之戰 (Battle of Bighorn) 為背景,他丈夫也應穿上印第安服裝登場。由於華倫率先表態參與2020年總統大選,特朗普這番話,可以視為「選舉工程」之一,不過他已不是第一次發表揶揄印第安人的言論,也一直以「Pocahontas」 (《風中奇緣》女主角,印第安人與白人的橋樑樣版) 稱呼華倫。這次他以印第安人被白人屠殺的歷史事件開玩笑,印第安人組織嚴厲譴責,而究竟他們現在的生活狀況,又是如何?

相對百年前的生活水平,印地安人的現況自然大有改善,但仍然比一般白人差,聚居地普遍受失業、貧窮、酗酒、毒品等問題困擾。現時全美大概有五百多萬印第安人,可細分為五百多個部落,失業率估計高達50-90%,即使有工作的一群,四成人年收入低於25,000美元,有大學學歷的不到10%,青年自殺率、懷孕率、離校率都是全美最高。美國政府給予印第安人平等權利,其實也不過數十年的事:1965年,美國通過《投票權議案》,正式釐清印第安人擁有投票權;1968年,再通過《印第安人民權議案》,保障印第安人得到公平審訊、不被警察濫捕的權利,言論、結社和出版自由也得到落實。這些都是六十年代自由主義運動的成果,但要改變對印第安人的成見,卻不是單單法律能落實的事。

聯邦政府為對歷史責任「保償」,也有一定行動,但這是否「正面歧視」,卻也充滿爭議。例如印第安人在不受州政府管轄的部落領地能開設賭場,擁有較大自治權利訂立部落法律,得到的收入也不用向州政府納稅,根據印第安國家博彩局 (NIGC) 2015年的數字,博彩業為各部落帶來高達298億美元收入。不過博彩業令印第安人染上各種惡習,地方政府也以各種手法去分賭場收入一杯羹,例如以各種權利去威迫利誘酋長交換賭場部份收益。

印第安人分佈全美,但大部份集中在西部如加州、奧克拉荷馬州、亞里桑那州、德州、新墨西哥州等,其中七成多人住在城市或市郊,住在部落領地的只有兩成多,所以上述博彩收入,其實大部份印第安人不容易直接受惠。而且美國政府刻意將部落領地打散,令部落間難以聯繫,畫出的領地也比白人地方貧瘠,除了博彩業,印第安人缺乏自力更生的能力,也就養成結構性依賴。各地政府不時打領地主意,要興建道路貫穿,又覤靦地下石油和其他天然資源,對印第安人的貪婪,可謂從沒改變。

不少特朗普極端支持者主張「白人至上」,雖然針對的主要是非裔美國人、拉丁裔人,但印第安人也未能倖免。在剛過去的中期選舉,北達科他州發生了疑似阻撓印第安人投票事件,在選舉前三週改變選民登記政策,要求選民證上必須印有確實地址,但領地的印第安人一直沒有地址概念。雖然在各方協助下,大部份印第安人都能更新選民證,多個印第安人聚居地更創投票數字新高,但上述措施,已被質疑是共和黨阻止一直支持民主黨的印第安人投票的小動作。華倫參選,無可避免令印第安議題浮上水面,對印第安群組是福是禍,殊難定論。

小詞典:傷膝河大屠殺 (Wounded Knee Massacres)

19世紀末,美國各地興起淘金熱,政府勒令驅逐淘金熱點附近的印第安人,以保護淘金者安全。1890年12月29日,南達科他州傷膝河附近的印第安人被500名美國騎兵包圍,騎兵以印第安人不服從驅逐令為由,對部落進行大屠殺,造成估計150-300人死亡,包括不少婦女、兒童。1990年,美國國會對事件正式表示深切道歉。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2月14日

延伸閱讀:特朗普時代,加拿大人的美國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