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峰會2.0:越南的智慧

特朗普和金正恩的「美朝峰會2.0」選擇在越南舉行,這事對越南的價值,很可能大於對美朝兩國自身。其實早在「美朝峰會1.0」舉行時,外交界傳出,越南已在爭奪主辦國地位,雖然最終美朝挑選了新加坡,但越南也在兩國能接受的最終名單之中。這次中選,也算順理成章。

越南主辦峰會的官方理由,包括剛在前年主辦APEC峰會、去年主辦世界經濟論壇-東盟峰會,展示了主辦國際會議的能力。對特朗普、金正恩而言,越南有和新加坡接近的優勢,即一方面能夠讓全球媒體自由發放關於峰會的一切訊息,滿足二人當國際舞台主角的野望,另一方面卻又能保證二人不會出現尷尬場面。畢竟越南依然由共產黨統治,要會議安全可控,本是份內之事。

論及作為世界各方信任的中介人,新加坡似乎遠較越南合適;但仔細一看,越南要的類似優勢,卻也可塑性甚高。當今世上依然存在的共產國家不多,北韓、越南正是其二,它們有歷史上的緊密淵源,與強鄰中國也有相類既親非親、若即若離的複雜情感,越南要得到威權國家信任,自然並不困難。更有意思的是美國雖是越南老對手,近年卻成為其重要戰略夥伴,合作已經由經濟拓展到戰略、軍事領域,針對的自然是中國,西方國家紛紛加持「越南奇蹟」,作為由敵人變成盟友的樣板。日本戰後復興之時,正是倚仗這樣的身份,越南自不會錯過機遇。

即使在東盟內部,越南作為無神論國家,也能作為各大勢力的緩衝,在印尼等伊斯蘭國家、天主教國家菲律賓、佛教國家泰國等之間維持文化中立。而越南境內不同宗教並存的風景,乃至大雜燴fusion本土宗教「高台教」的興盛,都反映越南雖由共黨管治多年,卻有兼容並處的一面。作為法國前殖民地,越南大街小巷依然保留了大量法國遺跡,特別是越南咖啡和飲食文化,乃亞洲最能融會東西特色的精品。以往只是因為歷史原因,令上述特色被按下不表,一旦越南通過「美朝峰會2.0」宣揚上述形象,卻事半功倍。

新加坡通過主辦峰會,目的是拓展關鍵小國的軟實力,同時暗示美國加持,回應在南海爭議表態後的中國壓力。越南主辦峰會的算盤,也是異曲同工:作為南海爭議的直接參與方,越南對中國的忌憚更大,需要美國的戰略支持更多,這次特朗普君臨越南,在中國鷹派眼中,自然讀到其他訊息。

不過越南要一而再舉辦其他國際盛事,也不能和中國鬧僵,怎樣一方面連接環北部灣整合的機遇,再通過東盟走出去全球,才是越南未來十年的宏大佈局。這幾年可謂越南「全方位盛事外交」的關鍵:2017年主辦APEC會議、2018年主辦世界經濟論壇-東盟峰會、2019年主辦美朝峰會2.0、2020年擔任東盟輪任主席國,世人憧憬越南崛起,自非無因。

小詞典:世界經濟論壇-東盟峰會(WEF-ASEAN

2018年9月舉行的國際論壇,由越南主辦,主題是「東盟4.0:企業精神和第四次工業革命」,出席者除了東盟各國領袖和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還包括中國副總理胡春華等。越南在會議期間強調對區域和世界經濟的貢獻,其7%的GDP增長,也得到世界經濟論壇高度肯定。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2月15日

延伸閱讀:金正恩得和平獎?1973年黎德壽和平獎的啟示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