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與抖音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公佈,不少人視之為香港人身份認同被重構的里程碑,但假如我們超越政治,純粹從國際關係的自然融合概念而言,一切的經濟、社會、文化融合,總會自然出現,非人力所能改變。在虛擬世界,真正的範式轉移同樣早已成型:假如八十後的香港人習慣使用的社交媒體是Facebook,九十後使用Instagram,千禧後最大行其道的,肯定是抖音──內地研發的抖音。

抖音主要支援的是15秒短視頻,對新生代而言,閱讀文字已是天方夜譚,單看Instagram的圖像又難有足夠娛樂,看長片需要思考又強人所難,抖音在上述空間當中脫穎而出,本來就是全球千禧世代的共同需求。抖音得以大行其道,乃至影響輻射到全球,除了受惠於資訊科技的急速發展,又和中國龐大的人口紅利有直接關係,令任何人上載短片都有可能成為網紅,任何衣食住行的小事都可以被二次創作,跑出的短片,必然滿足了群眾心理的某一面,和用戶數量有限的本土化平台相比,吸引力自然大幅拋離。在香港中小學生當中,模仿抖音網紅短片已成為生活一部份,假如不使用,和同學也沒有共同話題,家長們對此必有所感。

抖音初始版本不過出現在兩年前,第一次公佈全球用戶數字已突破五億人,冒起速度之快,邁向全球能力之強,都令人刮目相看。從來沒有國家領導人像推廣大灣區那樣推廣抖音,也沒有甚麼委員會、規劃綱要宣傳,但抖音在新生代社群當中徹底擊敗Facebook和Instagram,對用戶身份認同的影響,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抖音既是娛樂社交平台,本來就不會有太多政治訊息,加上是內地研發,內容當然政治正確,雖然也偶有出現疑似兒童色情動作一類爭議,也有個別視頻被禁,但整體而言,用戶不會有任何獲取嚴肅訊息的期望,更不會在抖音關心社會。這和嚴重老化的Facebook用戶有泛政治化的傾向,絕對是兩個世界。當內地新一代網紅通過抖音,成為香港中小學生的共同偶像,兩地青年之間的疏離感,自然大幅下降,香港學生普通話的流暢程度,自然也與日俱增。昔日無數官員、幹部念茲在茲的任務,可能就這樣,自然而然得到解決。

大趨勢背後,反映一個客觀現實:當融合的需求和動力真正出現,不是任何政策能阻擋的,反之亦然。當香港樓價高企,青年的置業機會只能在大灣區,自然就會每週出現睇樓團,不受意識型態宣傳阻隔,就像昔日內地人千辛萬苦走到香港,也不是邊境政策所能杜絕。Facebook的虛擬邊界,曾是無數港人融入內地的重要心理障礙,抖音破關的象徵意義,可能比大灣區的政策更深遠。

小詞典:抖音短視頻

中國內地研發的社交媒體,2016年9月由《今日頭條》孵化上線,主打分享15秒短片,定位最初是適合中國年輕人的音樂視頻,2018年公佈全球用戶已超過5億,並已推出34國語言供全球用戶使用。2017年抖音贊助的節目《中國有嘻哈》,可謂抖音邁向絕對主流化的轉捩點。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2月19日

延伸閱讀:《香港-東盟自由貿易協定》作為香港經濟出路初探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