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滄海:敘利亞太空人的故事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稱,正「非常接近」「完全殲滅」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最後據點,但自從普京出兵後,阿薩德政權能維持下去大局已定,只是西方也得到代理人作為反對派政權而已。其實敘利亞曾是區內強權,人民生活、教育、文化水平甚高,今天回看不久前的輝煌,還是充滿欷歔。

在整個中東世界,敘利亞作為冷戰時代的蘇聯盟友,科技發展一度領前,更產生了罕見的中東太空人。1987年,敘利亞土產太空人Muhammed Faris 參加了蘇聯的聯盟號 TM-3 計劃,與蘇聯太空人一起登上太空,成為國家英雄,也得到蘇聯英雄、列寧勳章等殊榮。當時他在整個中東的風頭一時無兩,官方照片處處,有學校、公路、甚至機場以他命名,敘利亞更專門發行郵票,描繪前總統哈菲茲・阿薩德(即現任總統巴沙爾的父親)與太空上的 Faris 通話。在冷戰時代,特別是在共產陣營,太空人象徵了超越人類的最高成就,敘利亞太空人的意義,可想而知。

不過Faris還不是歷史上第一名中東人,他只是第二位,最早出現的是沙特阿拉伯人Sultan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後者在1985年跟隨盟友美國的太空船登上太空。這位沙特英雄來頭更大,他也算是沙特王室外圍成員,因此是人類歷史上第一位上太空的王室成員。雖然他早已退役,但作為國家英雄,依然有一定號召力,一直擔任部長級職務,去年12月更被國王任命為新成立的太空事務委員會主席。

相較下,敘利亞太空英雄Faris的近況則坎坷得多。敘利亞內戰爆發後,住在反對派大本營阿勒頗的Faris令人意外的離棄了栽培他多年的阿薩德政權,公開支持反對派,輾轉逃亡到土耳其,淪為曾擔任最高職務的難民。由於他在同胞當中具有高知名度,反對派很希望以他為宣傳樣板,更於2017年委任他擔任國防部長。其實Faris反阿薩德之路也有跡可尋:他來自多數派遜尼派,本來只是被阿薩德政權放在征空陪跑名單,只是阿薩德所屬的阿拉維派候選人連番表現不濟,加上蘇聯軍官堅持,大後備才成為正選。成為國家英雄後,Faris雖然兼任空軍學院院長,但並沒有實權,建立太空學院的建議也不被接納,當阿拉伯之春爆發,他多年來的複雜情結就瞬間爆發。

既然阿薩德政權沒有倒下,反對派也沒有消失,敘利亞要回到昔日有能力征空的規模,恐怕還有漫漫長路。Faris現在住在土耳其,無可避免捲入土耳其的大國博弈當中,例如土耳其視反阿薩德、反ISIS、但支持庫爾德人獨立的敘利亞庫爾德民兵為眼中釘,是否在美國撤軍後乘機越境攻擊,這類議題,客居異鄉的昔日太空英雄,就不可能置身事外。回看那枚數十年前的官方郵票,Faris的經歷可算比《快樂的謊言》那位東德太空英雄更傳奇,也更悲哀。

小詞典:《快樂的謊言》(Goodbye Lenin!

2003年的德國政治喜劇,講述兩德統一期間,一名婦人昏迷不醒,醒來後並不知道柏林圍牆已倒下、東德快將消失。家人為免刺激她的病情,努力在日常生活重構東德,包括請淪為的士司機的前太空英雄錄製假新聞,宣佈開放東西德邊境。電影回應了不少東德人懷念昔日時光的精神,在全球叫好叫座。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2月18日

延伸閱讀:快樂的謊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