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峰會2.0:出了甚麼錯?


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河內舉行的「美朝峰會2.0」戲劇性落幕,本來外間普遍以為將出現的「河內宣言」流產,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究竟這又是否「破局」,我們不妨嘗試重組案情。

根據外交慣例,這類最高領袖之間舉行的峰會必有事前準備,各自放風進行期望管理,去為正式會議設定真正要討論的議題。雖然美朝兩國沒有外交關係,但自從去年破冰後,溝通渠道不少,上述慣例亦不可能不存在。根據之前發放的訊息,二人真正要討論的其實不多,只有兩組議題的兩個函數,上下限都很清晰,不應發生「意外」:

  • 北韓要承諾怎樣的「棄核」,換取美國承諾怎樣的「放寬制裁」。會議前,第一次峰會時美國強調的所謂「完全、可查證、不可逆轉的棄核」(CVID)已不再被提起,特朗普本人多次放風,不急於即時無核化,已說明自己的彈性;朝方則多次表明,美國撤銷制裁是自身的最大目的,但是否只能接受「完全」解除制裁,不可能沒有迴旋空間,畢竟北韓從前和美國交手,都沒有完全達到自己要求的經歷,但無損出現「階段性」結果。
  • 北韓和美國要是達成協議,究竟怎樣體現友好,才能對歷史交代:「終戰協議」很難不讓韓戰時死傷無數的中國參與,不符合雙方利益;「和平協定」則必須理順為甚麼美軍還要駐守在南韓,美國不會接受。協定要加上哪些附註,才能滿足兩國的其他計算,這也是兩位領袖討價還價的內容。

「河內宣言」的初稿理應早就完備,只是上述字眼被留白,然而可供選擇的答案,其實也不是太多。從特朗普、金正恩二人的國內需要而言,二人理論上都希望達成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協議,也準備了以語言偽術誇大成果,含混過去,各取所需,畢竟二人是「美朝峰會1.0」的共同贏家,而上次峰會就是這樣終結的。

那麼,哪裏出了錯?

特朗普在記者會表示,北韓要求美國全面解除制裁,自身卻不願意完全放棄核武,所以談判急轉直下拉倒。雖然金正恩沒有召開記者會,但可以想像北韓官媒的說法,會是北韓已承諾「原則上」放棄核武,但美國依然不願意解除制裁,於是談判才拉倒。但這些分歧,應屬於本來的期望管理範圍之內。根據雙方內部情況推測,有可能是談判期間其中一方提出了一些枝節條件,但另一方本來卻對內部保證這類條件不會出現,以致勉強達成協議,只會弄巧反拙。

有甚麼屬於這範疇?舉例,也許是美國提出棄核時,指名要關閉北韓某沒有公開的核武試驗場,但金正恩沒有想到美國知道那試驗場的存在,開會前卻對同僚說那不是談判範圍,要是承諾了,回國就下不了台,於是唯有堅持要美國「完全」撤銷制裁,去為自己爭取時間理順內部問題。至於擅長談判的特朗普,卻可能是因為國內敵對媒體已掌握了政府的北韓情報,要是自己高高興興宣佈達成「協議」,回國卻被「fake news」披露一切是騙局,間接佐證了前律師震撼性爆料證明自己是「騙子」,那只會得不償失。

重要的是,以上分歧,其實無損雙方已經達成了局部共識。特朗普表示,金正恩承諾不再核試,這其實也算是「凍核」;同時因為「經費昂貴」,美國也決定不再在朝鮮半島軍演,這不但是北韓的要求,也符合中國利益,相信這些本來就是「河內宣言」的組成部份。雖然談判拉倒,但二人各自對國內對手展現了強硬,通過展現「敢對對方說不」的「walk out勇氣」,確立自己的「做deal大師」地位;與此同時,又強調保留了對方的「友好關係」,暗示其他領袖不能有同樣效果,也是為了未來鋪墊。所以這並非「破局」,只是半推半就、劇情需要的一部份,如有雷同,應不屬巧合。

小詞典:「完全、可查證、不可逆轉的棄核」(CVID)

第一次美朝峰會前,美國政府官方提出的談判底線,是要北韓承諾「完全」(complete)、「可查證」(verifiable)、「不能逆轉」(irreversible)的棄核(Denuclearization),以免對方像以往一樣,只做出姿態上的讓步,去爭取時間暗裡壯大自身。然而峰會過後,北韓、美國都沒有再提CVID,特朗普也被國內對手批評為軟弱。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2月28日

延伸閱讀:金正恩得和平獎?1973年黎德壽和平獎的啟示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