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Men 專訪:人到中年,Make A Change

10 Keywords About Simon Shen 沈旭暉

閱讀國際關係、喜愛生活品味、討厭政治的離地中產

#破立
先在學術圈做出一定成績,然後在行業裡make a change。記得20年前我被邀請做類似「頭條新聞」評論節目,最近又再有邀約,同一件事,20年後還在做着,就好像沒有進步,加上我最討厭就是做時事評論。情況如學術界,運行多年太小圈子,規則上多掣肘,所以寸步難進。我一直希望稍為改變一下業界生態,所以要做到這點,必須先做點成績出來。而change之後我想做更多令國際關係「落地」的事,如日常生活知識品味化。

#自由
人生要manage到轉型,首先自由很重要。首先是財務自由,然後是地域上的自由。我覺得這時代不應只stuck在一個地方,特別是這代年輕人,可以每個星期去台灣,消費可能比香港還便宜,這就是自由流動時代。我追求的生活是在幾個地方有個base,購入一些海外小物業,間中前往放假,如我在葡萄牙有一個物業,台灣、新加坡和內地各有業務,那就不只是純「旅行」概念,而是確實有些事情、network在當地運作。下一代的世界將會越來越多人用這種方式生活,住的地方與工作的關係會越來越細,globalisation 就是說這些。

#人馬座
我是人馬座,所以都會矛盾,一方面很享受這些自由,另一方面知道要有些目標才能享受這些自由。自由本身是不應該規劃的,但不規劃又沒這些自由,這是一個paradox。

#國際關係產業化 (GLOs)
教學以外,我在建立一條衣食住行教育產業鏈,也可形容為將國際關係產業化。國際關係一般人都覺得好離地,於是我想將其與日常生活連上關係。舉例說,你是喜歡去深度旅行的人,那也應該喜歡有深度的cafe,如果在一些空間較大的cafe定期辦一些國際策展,然後在食物又或海報上作出相關配合,都是很落地的方案。教育方面,我在跟遵理學校在籌辦網上學院,希望可以用AR技術去幫助學生學習進度,讓他可以掌握着自己的學習喜好,不再是填鴨式教育。我現在身份就是一個Super-connector,找志趣相投的人投資,將各方不同專業單位連接起來,已有20多間公司,40位同事大部分都是90後00後,自己則站在後面去幫他們實踐。人生每一個階段都應有一個global vision,再變成一個好實在的產品。

#未來學
下一代一定要識和電腦溝通,所以coding變得重要。新加坡幼稚園已經要修讀coding ,人類的發展是會給一些客觀的技術發展而改變,所以未來的趨勢無論是知識上還是實行上都一定與IT產業化有關。

#CQ
CQ即cultural quotient,即同國際其他地方的人合作相處共事的能力。我希望下一代更加提升自己CQ,能和完全不同背景重共融相處的能力。有些美國國際企業現在將CQ放了在員工的考核裡,相信以後會越來越多。現在我跟學院的合作就是想訓練他們這方面技能。我最近在伊拉克遇到一個年輕人,英文很好,很有前途,如果我們每年贊助一些這類伊拉克人在香港交流,讓他們來香港和學生交流,好過跟他們講公民教育。

#知所進退
人是應該知所進退的,像我創業這些各類生意真正主事的人都是90後,我的角色只是在背後推動融資,運作打理一定是年輕人,我不喜歡不斷重複又重複做同一事情。閒時整理舊文,一看,為何我20年寫過的文放諸現在也可呢?是世界沒有進步了嗎?所以很想做些新東西出來讓年輕人有機會,這樣會覺得自己在前進中,我身邊的人都面對這些中年危機。

#中年危機
20多歲時已經有危機,於是想砌個roadmap出來讓自己知道的路向。我想跟同年的人說,如果你能滿足那些基本自由的條件,你是應該改變,因世界變得很快,10年後你都不會知道會不會有人迫你改變。

#知識型lifestyle 
我相信知識型經濟,每一樣消費、享受,其實都可以好intellectually地去享受,我去旅行都能找到些東西「畀我諗到嘢」,平時我們覺得城市好悶,所以inspiration的衝擊是重要的。那些衝擊不是看一張旅行照覺得「好有質感、人間勝景呀」,城市人是需要一種啟發到他思考的,該透過不同consumption去拿到。

#獨自旅行
喜歡一個人去旅行而不喜歡一大班人是因為有彈性去和當地人溝通,總有一些意外驚喜,又即時make到decision ,這種是有限度的隨意率性,又不似流浪,很乎合我個性

ElleMen,2019年3月7日

延伸閱讀: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