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峰會2.0:北韓的「女性主義外交工程」

在國際關係,硬實力並非決定各國形勢的唯一憑藉,有效的形象建構、規範設立這些「虛」的東西,也足以根本改變「實」的一面。這就是建構主義學派的根本假設:為甚麼美國不擔心英國核武,卻視數目更少的北韓核武為「危機」,背後都是建構的成果。本欄年前又介紹過國際關係的「女性主義」學派,這學派建構相對於雄性形象的柔弱身段,或關注國際「雄性議題」以外的價值觀外交,有時也能得到意外效果。「美朝峰會2.0」雖然破局收場,但北韓在過程中展現了不少苦心,除了希望成為「普通國家」、「正常國家」的姿態表露無遺,還有意無意間塑造了符合西方眼中「東方主義形象」、「女性主義外交」的新規範。這些計算,比會議能否達成協議本身,可能更有閱讀價值。

首先,金正恩選擇乘坐六十多小時火車,從北韓經中國陸路走到越南,而不是像上次峰會乘坐飛機到新加坡,除了是安全考慮,也是精心部署的對比。相對於特朗普從美國專程飛到越南要十多小時,北韓本來佔有地利優勢,但一改成乘坐火車,「舟車勞頓」、「長途跋涉」、「憂國憂民」的好領袖,就變成了金正恩,誠意也似在自己一方。內地網友廣傳的「八十後領袖熬六十小時鐵皮廂救國圖」雖然是調侃,但背後也不無正面宣傳意義。

金正恩有抽煙習慣眾所週知,上次在新加坡比較克制,這次到了越南沿途,耗時甚久,就不可能不解放。從官方畫面可見,金正恩抽煙時,負責遞上煙灰缸的是胞妹「長公主」金與正,背後除了有保安原因(擔心身體機密留下痕跡),據北韓外交官表白,還有一個形象工程在內:假如是男性隨從負責遞上煙灰缸,就會是君臨天下的畫面,但由金與正出手,除了顯示「長公主」親民,還能突顯這是家人兄妹之間的「親情」,淡化了硬邦邦的感覺。

副外長崔善姬:北韓女性主義外交代表人物

峰會破局後,北韓外長李永浩深夜召開記者會反駁特朗普,同場的還有副外長崔善姬。這位女士,可說是「北韓女性主義外交」的代表性人物,和著名「人民播音員」李春姬並稱「北韓外交兩姬」。記得南韓外交界的朋友曾對筆者說過,他們最忌憚的對手正是這位精通中英語、了解西方運作的北韓女外交家。崔善姬曾在西方和中國留學,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卡特訪問北韓時,都是她擔任翻譯,本身的專才是研究美國,2010年擔任美國局副局長,2016年在金正恩時代升任局長,去年再升為副外長,專門負責北美事務相關談判,可說是金正恩提拔的親信。

據南韓外交界朋友所言,崔善姬在談判桌上的強項,就是利用自己的女性身份,強調自己是溫和派,但北韓溫和派「很難做」,因為內部強硬派眾多,所以請大家同情她的處境,好歹接受北韓條件,以免鷹派坐大云云。這種「暴露國家機密」的作風,初時確能令對手心生同情,但慢慢下來,黑臉白臉的遊戲,自然也為各國資深外交人員熟知。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記者會,李永浩說了官方反駁後,最後是刻意交由崔善姬以女性身分作出「溫馨提示」:「我們的金委員長往後對這樣的朝美會談會不會失去了興趣,我有這樣的感覺」。這話如果由李永浩說出,變成了官方聲明,就失去了迴旋空間;但一旦變成一個女外交官的「個人」「憂慮」、「感覺」,完全符合她一直被賦予的角色,也維持了各自表述的外交彈性。

李永浩的記者會和特朗普相比,雖然是各說各話,卻提供了更多的具體內容,例如說「金正恩提議在美國專家的見證下,由兩國技術人員共同拆除寧邊核子設施內,提煉鈽與鈾等核子材料的設施,換取美國解除對北韓民生經濟相關的五種制裁措施」,又說為了令美國安心,已準備白紙黑字確保不再核試和試射導彈。相反,特朗普和國務卿龐貝奧只說因為美國發現了其他核設施、北韓不願意放棄,談判才拉倒。在國際談判,能提供更多具體細節、數字的一方,通常被認為是較具誠意的一方,雖然那些細節可以是枝節,也可以和大局無關,卻是塑造認真、真誠形象的工具。北韓記者會針對了特朗普粗枝大葉的特點,刻意反其道而行,同時又不大見一貫的威嚇字眼,自是為了建立自身的無辜形象。

特朗普回國後,金正恩繼續在越南官方訪問一日,期間和記者有直接互動,頗見機智,高潮一幕是在越南總統見證下,撥玩越南傳統樂器一弦琴。一弦琴雖然是中國傳入,但現已成為越南國樂,然而在西方傳統視角眼中,假如搖滾樂代表陽剛,一弦琴自然代表陰柔。極少外訪的金正恩願意與民同樂玩一弦琴,這本身就不尋常,雖然以他的身形彈一弦琴的圖像略見滑稽、笑容略見靦腆、神情略見尷尬、從眾略見花生,卻強化了他作為「東方文化愛好者」的形象,和外傳那個以高射炮處決意見人士的狂人身影,判若兩人。

類似的細節,在整個美超峰會2.0前後,還有不少,可見這次峰會雖然準備倉促,但北韓方面還是下過功夫的,而且隨機應變的能力也算不俗。雖然北韓處處強調要在體制上、結構上和美國平起平坐,但針對特朗普一以貫之的「大美國白人男人主義」表現,北韓卻似是部署了反其道而行的對比形象,來為自身的國際形象重新定位。雖然最終沒有談成,但北韓展現了願意成為「正常國家」的決心之餘,也體現了柔性身段的可能性,這些都已經是一定成果。

小詞典:女性主義國際關係學派

九十年代,批判主義進入國際關係領域,美國國際政治教授Cynthia Enloe發表《性別並不足夠:女性主義意識的需要》一文,開宗明義指出現實主義、自由主義等範式,都忽視了女性在國際關係的作用,本質上充斥「男性氣概」,而「國際關係女性主義學派」,正是充分發掘女性在國際關係與男性不同的天賦特質,時而更直接反映在國際政策之上,例如目前強調價值觀的「瑞典女性主義外交」。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3日

延伸閱讀:美朝峰會2.0:出了甚麼錯?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