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重探列根的「星球大戰」計劃

美國總統特朗普作風浮誇,但卻有高深的議題設定能力,令不少天方夜譚在他手上起碼成為嚴肅議題,而且有連鎖效果。一年前,他宣佈建立新的「太空軍隊」,並指太空將成為和陸海空一樣的戰爭場域;與此同時,以貿易戰為幌子的「中美科技戰」又進行得如火如荼,相信很快將延伸到太空科技層面。這一次,不禁讓人想起冷戰時代列根的「星球大戰」計劃。

「星球大戰」是戰略防禦系統的俗稱,以當時大行其道的科幻電影命名,列根任總統時,聲言要發展這套系統,在太空就把蘇聯的軍事威脅攔截於無形。傳統學者大多認為,這是一個子虛烏有的騙局,只是列根用來嚇唬蘇聯,誘使蘇聯進行無止境軍備競賽,讓其虛耗資源,從而拖垮共產陣營的手段,列根也因此被視為終結冷戰的天才。問題是星球大戰提倡要開發的反彈道導彈武器,如激光、雷射、電磁武器等,在當時普遍被認為技術上不可行,最終卻真的被通過執行,乃至投入了一兆億美元預算,這卻說明並非全然是騙局,起碼美國政府是認真想過執行的。究竟當時列根的算盤為何?2000年,著名政治記者費茨杰拉德 (Frances Fitzgerald)出版了名作《列根、星球大戰計劃與冷戰的終結》,憑此獲得普立茲獎,內裏訊號對特朗普的「太空軍隊」,依然充滿啟示。

「星球大戰」的美國歷史宗教根源

費茨杰拉德通過第一手調研,肯定星球大戰並非刻意為之的騙局,同樣也不是誘使蘇聯消耗國力的陷阱。當時列根及其團隊,的確是打算付諸實行,而且和美國的歷史宗教觀完全連貫。美國獨立以來,一直相信「美國例外論」,認為身處兩大洋之間、得到天險保護的美國,是被上帝所選中的福地,所謂「山中聖城」,美國人亦成為得天獨厚的「上帝選民」。費茨杰拉德認為,這種幾近「公民宗教」 (civic religion)的信念,在蘇聯發展核威懾、洲際彈道導彈下,受到嚴重挑戰,意味著美國一直仰賴的大洋天險,不再是無法跨越的障礙,因為新武器無視地理區隔,對美國本土帶來直接威脅。

根據《紐約時報》記者博德 (William Broad)憶述,星球大戰計劃主要倡議者、亦積極參與計劃的物理學家泰勒 (Edward Teller)強調,如果蘇聯已建立了高科技防禦體系,美國卻沒有,蘇聯對世界的征服將不可避免,所以美國必需建立更完善的防禦系統。因此,列根才以宗教用詞,形容蘇聯是破壞這片選民之地的「邪惡帝國」。星球大戰之所以能實行,正是列根準確捕捉到美國人對「邪惡帝國」的恐懼心理,以其演說力、辯才和個人魅力借題發揮,還隱喻了電影《星球大戰》的「黑暗帝國」,令一個遙遠的太空議題,忽然成功「落地」。

換句話說,列根是真心希望一勞永逸的靠高科技戰勝蘇聯的軍事威脅,不過與此同時,星球大戰有份拖垮蘇聯資源,卻也是客觀事實。聯合國裁軍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普迪維格 (Pavel Podvig)發現,蘇聯在星戰強勢推行的1983-85年,先後進行Kontakt、D-20、SK-1000等計劃,作為針對星戰、強化自身反衛星武器和導彈防禦能力的回應,間接了蘇聯領導層的主戰派得勢,但國內形勢卻開始嚴峻。戈爾巴喬夫上台後改開放改革,急於和美國進行裁減核武協商,部份也是對此回應。究竟特朗普提出建立「太空軍隊」純粹是要設定議題,讓中國等對手虛耗資源,還是真正要進行太空軍備競賽?參考列根的經驗,可能這卻根本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兩者是沒有衝突的。

小詞典:「星球大戰」計畫

正式名稱是「戰略防禦系統」(Strategic Deference Initiative, SDI),列根時代的美國政府研發的軍事防衛計劃,目的是在太空安裝雷射裝置,建立反導彈飛彈系統,以蘇聯為假想敵,讓對方導彈進入大氣層前就被堵截,令美國進入核戰時也能先發制人,保障領土安全。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3日

延伸閱讀:特朗普「末法時代」:自由主義秩序的終結?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