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拉伯考察後記:特區會成功嗎?

早前到沙特阿拉伯考察,當地正成立一個「特區」,聲稱以香港為參考樣板,希望吸納香港一國兩制的成功模式。對沙特而言,「一國兩制」能令香港保持不同於內地的經濟體制,而受國際社會接受,成為中國融資集資、處理種種金融問題的白手套,自然算是成功;至於人民是否快樂(正如沙特國民是否快樂),自然不是他們定義「成功」範圍之內。那沙特特區的前景又是如何?

沙特特區的構想,是2016年公布的「2030年願景」經濟發展計劃內容之一,目的是減少經濟對出口石油的依賴,推動經濟及產業轉型。新特區「NEOM」 取其「新未來」之意,被規劃為推動旅遊業、可再生能源、高科技產業、智能城市等項目,預計投資總額高達五千億美元,據說將享有獨立的政治、經濟、法律、行政等自主權。

沙特財大氣粗,建設特區的硬體自無困難,但畢竟依然高度依賴出口石油為生,近年國際油價持續不穩,多少令新特區的規劃受影響。以2017年為例,沙特經濟衰退了0.74%;到2018年,沙特國內生產總值增加約2.21%,同樣也是油價的影響,可見這個單一經濟體的軟肋所在。

理論上,沙特亦可以透過發行債券,以吸引外資。沙特財長賈丹(Mohammad Al-Jadaan)早於一月上旬透露,相關項目債券已從國際市場吸納27.5億美元,更與中國簽訂價值28億美元的投資協議;2016年起,沙特已發行總值52億美元的債券,冠絕新興市場,但是否真有回報,卻是未知之數。至於股票市場,以沙特這樣規模的國家,可算嚴重落後:我們參觀沙特股票交易所時,獲告知每年的IPOs數目只有十多個,規模可能比一間中小型金融公司還不如,委實令人「震驚」。

沙特記者卡舒吉被殺後,不少外國投資者對計劃卻步,如蘋果公司第一任首席設計官伊夫(Jony Ive)、Sidewalk Labs行政總裁多克托尼夫(Dan Doctoroff)、美國前能源部長莫尼茲(Ernest Moniz)等,均停止參與項目。這自然不代表沙特找不到國際人才規劃新特區,但這些只會是典型的高價僱傭兵,不但價不廉物不美,對國情不了解,建議離地、水土不服,利益分配過程中,更難免和「外國勢力」關係千絲萬縷。像我們拜訪了的另一特區籌備總裁,一位美國人,他對香港居然十分熟悉,因為他從前在迪士尼公司工作,香港的大嶼山迪士尼協議,正是他一力促成,於是在沙特也照辦煮碗,弄出一塊太平地,由零開始規劃。每一項基建的利益分配,都是一塊一塊的肥肉,作為過來人的香港,自然心知肚明。

這個NEOM新特區位於沙特與以色列、約旦、埃及等國交界,毗鄰阿卡班灣及以色列唯一的紅海入口蒂朗海峽,在地緣政治角度,也有一定敏感性。早在1967年,埃及因加沙地帶及西奈半島的主權問題,而禁止以色列船隻進入蒂朗海峽,成為六日戰爭的導火線,最終兩國雖然簽訂和約,但革命後的埃及局勢動盪,邊境始終存在隱憂。沙特雖然以伊斯蘭聖地保護者自居,但與以色列關係相當良好,然而一旦區域形勢生變,位處邊陲的新特區,自然首當其衝。假如你是投資者,而願意到沙特特區投資,可以有一百個背後的理由,但單純看好沙特一國兩制的前景,相信不會是其一。

小詞典:阿卜杜拉國王經濟城

沙特十多年前推出經濟改革,在西部建立一座全新的經濟城市,面積173平方公里,位於吉達以北100公里,同期全國還有另外五座新經濟城市被規劃,吸引國際投資者,作為沙特經濟改革的里程碑。但這些規劃出現不少大白象工程,而對爭取外匯成效不彰,不少評論歸咎沙特和世界脫軌的法律制度,結果逐漸催生出建立特區的念頭。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7日

延伸閱讀:沙特阿拉伯的「一國兩制」實驗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