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將成真的侏羅紀公園:生物科技的國際倫理衝擊

多年前,本欄寫過一篇文章,探討狗獲得「非人類人」身份的可能性,一位業界前輩近日特別為此相約探討,似乎這方面的國際立法出現,並非遙遙無期。但更大規模的國際生物倫理衝擊,還是剛剛開始:隨著生物科技不斷進步,自1996年第一隻複製羊多莉出現後,今天已有科學家利用DNA技術,「挽救」頻臨絕種動植物,甚至嘗試令絕種動植物「復活」。這種技術一旦成熟和流行,可能翻天覆地的衝擊人類倫理和地球生態圈。

以二十年前的標準而言,當年多莉的實驗,可謂十分成功:牠活了六年,沒有出現一般複製動物的器官早衰,甚至成功與另一頭山羊生下後代。然而1996年的多莉羊,其實是277個複製胚胎樣本中唯一存活下來的,成功率很低,但據BBC作者Christine Ro引述康乃狄克大學生物科技教授田秀春(Cindy Tian),現在生物科技已大為進步:今天的複製牛,100個複製胚胎中,會有10-20個成功活下來。生物科技專家的興趣,逐漸轉移到複製絕種動植物,也就毫不為奇,記者也不時就此發表問題和評論。前述BBC探討「滅絕物種動物園」的文章,就很值得參考。


「復活」工程一般要通過絕種動物的近親DNA取得,催生出來的物種,就會擁有絕種動物的基因。由於在冰河時期,長毛象的基因保存得十分完整,近年有科學家透露,已在進行復活長毛象的研究。即使《侏羅紀公園》的情節還有點遠,但今天的技術複製一些瀕危動物,卻是綽綽有餘,例如遭濫捕的大象、老虎、鯊魚、犀牛等,都可以如此繁衍下去。理論上,這樣做對人類也是有好處的:一旦這些食物鏈上層的生物缺位,對整個生態系統的影響難以想像,如果人類可以扮演上帝,維持這些物種的數量和生物多樣性,倒也可以挽救被人類活動破壞的生物鏈。

「象牙海岸」也會隨之復活嗎?

然而細想下,當人類可以通過生物複製技術,令瀕危動物不再「瀕危」,當中的倫理危機,同樣令人不安。如果人類可以自己「生產」瀕危動物,捕殺牠們就不再是禁忌,一切只是成本效益;只要成本可以攤分到市場,某些物種的苦難,可能因為人類看似大恩大德的技術,反而永續下去。例如象牙貿易已被國際社會普遍取締,不過始終未能完全杜絕,香港就不時被點名為象牙走私黑點;早前本欄訪問了葛珮帆議員,就是少數關心這類「無票」國際議題在本地立法的例子。假如大象可以源源不絕「復活」,獵象就可能成為「休閒活動」,非洲「象牙海岸」(今天已「正名」為科特迪瓦)和象牙經濟體也可能一併復活,保護瀕危動物的口號,也不再具說服力。

當大象一類動物不再瀕危,也會造成國際關係的連鎖影響。以非洲南部國家津巴布韋、南非等為例,多年來,它們都反對象牙貿易禁令,因為大象經常與偏遠地區的農民衝突、破壞農民的家當田地、吃光他們的糧食,所以獵殺大象,有時是為了保護居民與遊客(筆者一位同學,就是在博茨瓦納遇上大象襲擊而不幸離世)。加上大象保育工作所費不菲,上述國家認為象牙貿易應有限度開放,政府有所獲利,才能「更好地保育大象」。另一例子是2015年,一名美國人在納米比亞獲准射殺一頭年老黑犀牛,引起連串爭議。納米比亞黑犀牛是受保護動物,但政府會拍賣射殺年老黑犀牛的黃金機會,聲稱會用資金保護其他黑犀牛。

生物科技,與特朗普的「氣候變化騙局論」

上述活動畢竟未能大規模進行,但一旦動物不再需要被保護,類似射殺行為就彷彿光明正大,一切會成為一門生意;人類對動物,只會視之為一項產品,態度只會更不尊重。然而圈養和野生,畢竟是不同的:人類「生產」的瀕危動物,只能是圈養的,導致瀕危動物越來越少野生種,最後也是「另類絕種」罷了。至於不斷複製貓狗,乃至以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克隆「未來寵物」,聽來玄幻,其實已經有認識的朋友在打算開拓這門商機。何況一旦先進國家壟斷技術,打造《侏羅紀公園》一類「瀕危動物園」,以各種人工合成或基因編輯催生奇珍異獸,這就不是展示動物本身,而是展示先進技術的「動物園2.0」;那時沒有技術可展示的「動物園1.0」,可能完全失去賣點,對落後地方的旅遊業,也會帶來衝擊。

即使人類能在大象子宮中,將長毛象帶回來,但這已不是四百八十萬年的那個地球,生態環境已大為不同,牠們要生存,可能還要基因改造。但正如用基因編輯的方式令北極熊不再怕熱,令牠能適應全球暖化下的氣候,甚至在熱帶也能生存,基因改造後的北極熊,又是否「真・北極熊」?似乎很難說「是」。然而主流輿論皆是卻可能認為,既然連長毛象也能復活、北極熊也能續存下去,全球暖化更不必擔心。這樣的邏輯,就接近特朗普所謂「氣候變化是謊言」的論述了。

去年11月底,中國科學家賀建奎通過基因編輯,生產了天然免疫於愛滋病毒的嬰兒,令全球嘩然。科學界大力批評他玩忽人命,無視倫理守則,後來他很快「被失蹤」;據外媒報道,他可能面對刑事控罪。權威科學界雜誌《自然》(Nature)將賀建奎列入十大人物,形容他是「基因編輯流氓」,反映掌握生物技術的人類,很容易變得剛愎自用。人類在動物上「play god」,雖然刑責和道德考慮較少,但也是牽一髮動全身。正如沒人會想到歐洲人將家貓帶到澳洲之後,會導致生態失衡,近年還要開始殺貓;將古代動物以另一種形式帶回地球,可能也出現類似問題。最後,人類會否也要像《舊約》的上帝一樣,用洪水對自己的造物進行大屠殺?既然對複製動物可以通過「大數據」「數目字管理」,未來人類對人類同胞自身的管理,又有何不同?

小詞典:《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

史提芬史匹堡導演的科幻電影,1993年上映,改編自同名小說,講述生物科技集團「InGen」獲得恐龍基因,成功復活恐龍,並將之發展成主題公園,但隨著安全網出現漏洞,出現種種歷奇場景。電影叫好叫座,出現不少續篇之餘,也前瞻了生物科技未來發展的方向,被認為是最具影響力的普及電影之一。

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3月11日

延伸閱讀:霍金的智慧:「基因改造新人類」對國際關係的衝擊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